[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荣氏红色家族的兴衰/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9日 转载)
     去年十月,香港上市公司中信泰富爆出炒外汇损失一百五十五亿港元的特大丑闻,约是公司的一半市值。更因为有人指称闯祸的太子女荣明方被包庇而由另外两名董事承担责任,引发舆论的批评。各界的质疑主要有三点:一,董事“不知情”是否可信,“不知者”是否可以“不罪”?二,董事局早在去年九月中已获悉炒输外汇,何以拖延一个月才公开?三,董事局内部知悉公司炒输外汇后,何以继续在旗下大昌行的股东通函中,表示“就董事所知,本集团的财务及交易状况,无出现任何重大不利变动。”这是否虚假陈述?

     中信泰富事件考验特区政府

     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黑幕?香港的法治是否能够真正独立?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否可以保持?都在考验香港特区政府。 (博讯 boxun.com)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作为中资红筹股的中信泰富有其特殊的背景。所幸,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终于在今年四月三日大举搜查中信泰富总部,带走多箱文件和手提电脑,调查是否有董事作出虚假陈述或串谋欺诈。然而,调查是否真的能深入下去,真正给股东与社会一个清楚的交代,人们还是拭目以待。不过,主持中信泰富的荣家由盛转衰,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了。

     中国企业来香港发展,历史很长,例如最早的四大国有企业,就是招商局、中国银行、华润公司和中国旅行社。他们是以旧的国有企业方式在香港经营。八○年代初期中国决定收回香港主权后,为了安定投资者的信心,表示中国已经“走资”而不会重演过去“共产”的戏码,便派出两家“资皮社骨”的企业,一个是以国舅(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妻舅)王光英为董事长的光大集团;一个是以太子(中共建国后留在中国的第一号民族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荣毅仁公子)荣智健的中信集团。两家公司的母公司都在北京,王光英也是母公司的董事长,中信集团董事长则是荣毅仁。

     荣智健成功打入香港社会

     王光英虽然原来是天津的资本家,但是规模与名气不大,因此光大资金必是国家无疑;至于香港中信,是国家资金,还是中国政府退还当年被没收的荣家资金,则不得而知了,但是中国并没有退还资本家财产的记录,因此可以说,还是国家的资金。但是他们为了表示自己是真正的资本家,便大肆挥霍国家资金,甚至相互比富,表现比资本家还要资本家。但是到底,王光英是老派资本家,与世隔绝三十多年,不太能适应香港的大场面,频频出现失误,例如向李嘉诚买了城市花园,以表示对香港的信心,却又在情况不妙时信心动摇而退货给李嘉诚;退货后,香港地产业偏偏就进入复苏阶段,使王光英颜面大失。一九八九年他就离开光大,转任“和平统一”大业的闲职。如今光大已经没有留存王家的遗迹了。

     荣智健就不同了。虽然“解放”时因为年龄关系,他还不是资本家,但一九七八年他已经个人南下香港创业,加上以往深受十里洋场的薰陶,年轻而容易吸收新鲜事物,因此后来他得到官僚资本的融注后,立刻非同昔比而大展拳脚,也比较受到香港资本家的欢迎,于是也开展一系列的收购活动,例如收购香港著名蓝筹公司香港电讯、国泰航空等股权,不但知名度大增,公司资产也迅速扩大。一九九○年借泰富发展上市,成为中信泰富,再收购大肠行,还到国外投资资源开发,发展成为庞大的综合性企业。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排名榜中荣智健数度排名第一,公司与荣家的财产该也“公私不分”了,荣智健的子女也在公司内担任要职。

     荣智健的成功是极力融入香港社会,香港富豪们的玩意他都全力投入,据报道,他拥有五匹冠军级名驹;他拥有私人的豪华游艇,还有由制造商庞巴迪生产的全球快车(Global Express)私人飞机,价值超过三亿港元,可以直飞纽约。他在香港浅水湾道的住宅,当年是从郭鹤年手上买入这幅地皮,并请来著名建筑师巴马丹拿设计,建筑风格模仿十八世纪末的殖民地色彩建筑,地皮连建筑费高达两亿元;他甚至在外国也拥有世界级的名宅,例如前英国首相麦克米伦的豪宅也收归他的名下。

     光大、中信背景都相当特殊

     荣智健在香港站住脚,也必须极力香港化。与其他在香港的中资企业负责人在政治议题上满腔官话不同,荣智健会适当迁就香港人的观念而不惹人厌。他更重用香港的人才,例如他聘用的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范鸿龄,彼此合作甚佳。范的妹妹罗范椒芬不但是吃得开的香港高官(最近仕途稍微不顺),范鸿龄本人二○○五年还进入行政局成为其中一名成员,还是未来特首的黑马。当然,这次也跟着栽根斗。

     然而,不论光大还是中信,都不是单纯的企业。一九八四年到二○○○年在光大担任重要职务、后来出任副董事长的孔丹,父亲孔原是中共的特务头子,长期从事国统区、尤其是国军的策反工作,中共建国后担任过中央调查部部长,参与国安部组建工作,对外头衔则是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而潜伏在蒋介石爱将胡宗南底下做机要秘书的熊向晖,因为向共军提供机密情报导致胡宗南一九四七年攻进延安空城而损失精锐部队,在中共建国后不但担任过中调部副部长与统战部副部长,而且在一九八三到一九八七年间,也就是荣智健在香港开始大展拳脚时出任北京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党组书记,也就是说,当时的董事长荣毅仁(中共特别党员)是在他这位党组书记领导之下。孔丹于二○○○年出任中信集团副董事长,二○○六年接替王军(中共军头王震的儿子)出任中信董事长,现在接手处理中信泰富。

     而荣毅仁本人,本来人们以为他只是中共的高级统战对象,但是二○○五年去世时,讣告中所说的“伟大的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战士”,“爱国主义”指其前期接受中共的统战,“共产主义”指后来成为共产党员。由于死后才披露他的身份,可以判断他是秘密的中共特别党员,以“爱国主义”面目,兜售共产党专制独裁的价值观。严格讲起来,他也是一个共产党的间谍,所以才会与熊向晖搞在一起。

     北京对案子的态度值得关注

     香港媒体报导,特区政府对中信泰富采取行动不久,就向北京“打招呼”,总理温家宝表示愤怒,但是他自始至终并没有就这些事件对股东造成的损失表示歉意,而是认为严重影响中共的形象,因此决不姑息。孔丹则“暴跳如雷”,是不满荣智健胆大妄为,还是不满香港警方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但是北京当局已经逼迫荣智健及范鸿龄等亲信下台,由北京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及总经理常振明接任中信泰富的董事局主席兼总经理职务。应该说,已经六十七岁的荣智健的辉煌历史已经告一段落,尤其是老爸去世之后,再靠不到“父荫”了。中信泰富未来会落到中国哪一个特权集团手里,看来还会有一场新的角逐。

     至于中信泰富是否也谍影幢幢,实非我等局外人所能了解。然而如果有那么一点“谍影”的话,香港警方的调查工作就要小心了。也许,就根本由中国的有关部门接手,或者施加影响。2009.5.1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