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成龙公开献媚失败 留给献媚者的教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对于“香港、台湾太自由,太乱,中国人是需要管的”的言论,面对港、台、大陆三地的舆论质疑,成龙辩称媒体对他的言论断章取义,以致造成了他被误解,但成龙显然忽略了一点,他直接面对电视镜头讲这番话,而不是与平面媒体记者的单独交谈,根本无可抵赖,因此,无论在说这番话之前、之后他还说过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著名演员,素来以正面角色出场的“真心英雄”,
     用自己不诚实的辩解表明他开始感到了心虚。 (博讯 boxun.com)

    
    事实上,成龙完全不必辩解,他有权利说这番话,根据公开视频,他的谈话原文如下:“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今天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原来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无论在“太自由”的香港,还是在不太自由的大陆,这番话你可以说,他可以说,我也可以说,都不触犯法律,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但是,自由的另一面是责任,每个人在行使自己的自由权利的时候,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而责任不限于法律责任,还有道德责任,很显然,说出这番话后,成龙在港、台、大陆同时受到普遍的道德质疑:《苹果日报》头版通栏标题〈成龙这个奴才〉,台湾民众呼吁取消成龙的听奥大使身分,国内则有网友呼吁抵制成龙的电影和演出。对于一个靠脸面吃饭的演员来说,这样广泛的质疑意味着什么,成龙心里明白,因此,他试图用不诚实的行为将责任推给“断章取义”的媒体。
    
    献媚以获演出市场?
    
    但这番言论不是孤立的,此前,成龙对华人社会第一个通过民选产生最高领导人的地区说:“台湾的民主是一个笑话。”而对民主、自由遥遥无期的大陆,他有过什么样的批评?香港、台湾的自由与大陆的不自由,并不是一个地域性问题,而是价值观的区别,在表达对于自由之“乱”的厌恶的时候,成龙向往的是把中国人“管”起来,而最喜欢“管”中国人的,无疑是中国大陆的权力机构。
    
    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还是专业性的电影领域,中国政府的“管制”能力和欲望都是世界一流的,为此,中国政府遭受着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很显然,当成龙在中国大陆的海南博鳌说出“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他回避了大陆官方“管”中国人的弊病(视频中看不出有媒体断章取义的迹象),人们对于成龙借这番话献媚中国政府、以取得更多个人利益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众所周知,大陆已成部份香港影星、歌星的主要演出市场,而成龙也获得了香港演员能够在大陆官方电影机构获得的最高地位——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会长。
    
    成龙显然算错了帐。首先,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言论在越来越珍视自由的港、台、中国人中引起剧烈反感,以致于票房直接受损、媒体重炮轰击、舆论穷追猛打;其次,更让成龙感到意外的,可能还是大陆的反应。
    
    素来被“管”得很老实的大陆中国人对成龙的言论普遍表现出了极大的反感,网友呼吁抵制成龙在大陆的演出,而在深圳卫视播出带有批评性倾向的报导之后,国内平面媒体迅速跟进,纷纷予以报导,言辞间也多对成龙持批评态度,一点情面不留。
    
    若以我的小人之心度成龙君子之腹,他此时一定会感到茫然:大陆的电视、报纸多属官方,怎么也对我成龙这番献媚之言不领情呢?在港台社会和大陆民间一片喊打声中,大陆官方可是我成龙唯一的依靠了。只要有来自大陆官方的支持,管他谁来反对,都无损我将来的利益,而失去了这一保护,我成龙可真要臭遍华人世界的啊!
    
    看来,经常拍戏、代言、剪彩、经营于大陆的成龙对于中国大陆的社会变化一无所知,他只顾忙着赚钱去了。在这片历来被“管”得严严实实的土地上,人们对于自由的向往和追求自由的努力正是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也是近年来中国社会缓慢走向公民社会的表征,尽管仍处在不自由的管制之下,人们已经开始学会独立的思考和表达,而媒体人对于自由的向往,也恰恰与成龙这个享受着自由的演员表现出不同的立场,于是,在第一时间里,他们发出了对成龙的广泛批评。
    
    马屁拍到牛腿上
    
    而成龙献媚的物件也没有给成龙期待中的保护。诚然,中国官方并不愿意给社会太多的自由,但是,他们并不公开说出反对自由、民主的话,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恐怕也不会,他们对于自由的打压是“做而不说”的,此刻,如果他们站出来保护成龙,便会此地无银,表明他们是喜欢“管”,而不给中国人自由的,这与大陆官方一贯的政治策略和手腕不符。另外,面对中国民间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权的压力,中国官方虽然牢牢地掌握了足以镇压的权力,却已没有发起向自由、民主进攻的能力和欲望,他们所想的,不过就是在拖延时间中闷声发大财而已。
    
    因此,秉承邓小平“不争论”的政治遗嘱,他们总是尽量避免官方语式之外关于自由、民主问题的讨论,因为只要开启讨论,他们一定是输家,概言之,他们并不公开反对自由、民主,但总是尽力回避谈论自由、民主,而成龙恰恰犯了大陆官方的忌讳,他用几十个字的谈话在港、台、大陆三地掀起一轮关于自由问题的舆论浪潮,打乱了大陆官方“不争论”的布局,在官人们看来,“成龙这个蠢货,你可真会给我帮倒忙啊!”
    
    此时的成龙,可谓四面楚歌。这是一个献媚失败的典型案例,足以令后来者引以为戒。
    
    奉劝成龙及后来者几句:一、中国大陆的水很深,很浑,但无论多浑,中国人内心对于自由、民主的纯净向往不会消失,而且已成中国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不要以为不自由的人愿意忍受永远不自由的状况,挑战十几亿人内在的常识与良心判断不会得逞;二,中国政府垄断着过多的权力和资源,但民心与市场并不全然受权力的控制,官方固然不可得罪,但以牺牲民众与市场的代价讨好权力并不明智,你不是党员,最多属于统战对象,必要的话,牺牲掉很简单,到那时人财两空,实不划算。
    
    最后给成龙免费支个招:向封闭性权力的拥有者献媚要学会使用他们的语言,不可过于直白,比如想升官,你要说想进步;想管制,你要说想服务;想剥夺我们的自由,要说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局;想赚钱,要说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添砖加瓦。这里面学问很深,不是生活在自由社会、想什么就说什么的人能够轻易掌握的,想学会这一套,最好到中国大陆随便哪一家党校封闭性学上几年,再找家权力机关实习几年,前提是,成龙先生你要牺牲掉你的自由,忍受那种枯燥和无聊的说教,还要牺牲个人的自尊和独立性,做一个愿意被无条件“管”起来的人。否则,该干嘛干嘛去,别把演武打片的那点三脚猫用在政治投机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说说“管”与“乱”——也评成龙的“中国人是要管的”/丘岳首
  • 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言论自由邀请成龙率律师团调查访民
  • 成龙博鳌论坛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下)/施英
  • 成龙博鳌论坛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上)/施英
  • 抵制5月1日北京鸟巢的成龙演唱会/胡星斗
  • 曾伯炎:成龙的奴话
  • 吴祚来:唯小人与成龙为难管也
  • 胡恩威﹕太多成龙
  • 成龙与孙东东相比,谁更自私与无耻
  • 董建华不赞同成龙“港台太自由很乱”的言论
  • 20学者致信成龙:奴才只成虫不“成龙”
  • 再看成龙望人成虫和望人成奴之论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 请问成龙先生,中国人需要被谁管?/刘渠景
  • 从成龙失言谈自由: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
  • 成龙关于自由的个人评论掀起轩然大波/RFA
  • 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 如果成龙生长在严格管理的俺们大陆
  •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 五一访民继续折腾:卖上访材料、自杀、跳河,邀成龙到上访村(图)
  • 成龙首次回应博鳌言论风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图)
  • 成龙“太自由”言论遭两岸三地抨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