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影片《天安门》究竟是否遗漏了柴玲的录音讲话?(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6日 转载)
    
    来源:笃哲博客
     看到《常劲:《天安门》电影制作人和柴玲的是与非----我为什么在要求《天安门》电影制作人更正影片中关于柴玲的错误记录的公开信上签名》一文,附件有《天安门幸存者、参与者和支持者致纪录片《天安门》制片人卡玛·韩丁和理察德·戈登的公开信》。
    
    公开信指责影片制作人遗漏“柴玲在1989年6月8日的录音讲话”说:
    
    “上下文有助于理解真相,因此,对于你们,影片制片人,将柴玲在1989年6月8日的录音讲话遗漏掉,我们认为很不合适。在那盘录音带中,柴玲详细叙述了她在屠杀之夜的经历和见闻,这是制片人很应该留意的地方。然而,柴玲6月8日的录音讲话在贵片中几乎都没采用,如果采用了这些录音讲话,贵片中上述的录像带的翻译和剪辑的真实性就会成为问题----而在贵片中,5月28日那盘录像带倒是被大量引用,以吸引观众的注意。”
    影片《天安门》究竟是否遗漏了柴玲的录音讲话?
    
    封从德《六四日记》。
    
    这封公开信广为传播,公开信作者为“封从德等”。封从德最近出版了由余英时等人作序的《六四日记》,在公众面前有天安门事件历史权威的公信力。公开信中指责影片制片人“将柴玲在1989年6月8日的录音讲话遗漏掉”,又一处说:“几乎都没采用”,读者读后的印象是“没有采用”。这和我对以前看电影得出的印象不同。我从网上找出电影文本,发现在引用“柴玲1989年6月8日录音讲话”时,电影没有说出日期,所以,除非是对当时情况非常熟悉的读者,其他想求证的读者,也无法通过看电影中求证“是否用过”。
    
    事实是:电影以下柴玲录音来自“柴玲在1989年6月8日的录音讲话”,电影引用的录音已经说明了柴玲最后留在广场。
    
    讨论要有一个公平的事实基础。
    
    以下录自影片《天安门》:
    
    NARRATION
    
    Xiao Bin was sentenced to 10 years in prison.
    
    His case was a warning to all: there was only one correct version ofevents, the government's version.
    
    Protesters who had been at the Square gave differing accounts of whathad happened.
    
    Chai Ling, now hiding somewhere in China, sent her story out via Hong Kong.
    影片《天安门》究竟是否遗漏了柴玲的录音讲话?


    
    由明鏡出版社出版的纪录片《天安门》脚本。
    
    解说词
    
    萧斌被判处10年监禁。
    
    他的案子是对所有人的警告:事件只有一个正确文本,就是政府的文本。
    
    广场上的抗议者们对发生了什么,给出不同说法。
    
    柴玲,现在正在中国某处躲藏,经由香港送出了她的故事。
    
    HONG KONG ANCHORWOMAN
    
    And now here is the full 40-minute message in which Chai Ling recountswhat happened between June 3rd and June 4th.
    
    香港电视女播音员
    
    这里是柴玲40分钟讲话,其中柴玲叙述了6月3日和4日发生了什么
    
    CHAI LING, in taped message
    
    I am Chai Ling, Commander-in-Chief of the Defend TiananmenHeadquarters. I am still alive.
    
    I am the most qualified person to speak about what happened in theSquare between June 2nd and June 4th.
    
    ... Only later did we find out that some students still had illusionsabout the government and the army. They thought at worst they would beforcibly removed by the soldiers. They were exhausted and asleep intheir tents. These students were crushed by tanks.
    
    ... Some say two hundred students died. Others say a total of fourthousand people died in the Square. I don't know the exact numbers.
    
    柴玲(录音)
    
    我是柴玲,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我还活著。
    
    自六月二号到六月四号这段时间整个广场情况,我想我是最有资格的评论家。
    
    ……可是我们事后才知道,我们仍然有些同学,他们对这个政府,对这支军队还报有希望。他们以为顶多是军队把大家强行地架走,他们太疲劳了,还在帐篷里酣睡的时候,坦克已经把他们碾成了肉饼。有人说同学死了两百多,也有人讲整个广场已经死了四千多。具体的数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HOU DEJIAN
    
    Some people said that two hundred died in the Square and othersclaimed that two thousand died. There were also stories of tanksrunning over students who were trying to leave. I have to say that Idid not see any of that. I don't know where those people did. I myselfwas in the Square until six-thirty in the morning.
    
    I kept thinking, are we going to use lies to attack an enemy who lies?Aren't facts powerful enough? To tell lies against our enemy's liesonly satisfies our need to vent our anger, but it's a dangerous thingto do. Maybe your lies will be exposed, and you'll be powerless tofight your enemy.
    
    侯德健
    
    很多人说,广场上曾经有两千人被打死,或者是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碾压学生撤退的人群,等等。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那么我不知道别人是在哪里看见的,我是六点半还在广场上,我一点都没有看见。
    
    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难道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么如果我们真正使用了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的泄恨,发泄的需要而已。而这个事情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那么之后的话,你再也没有力量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NARRATION
    
    Chai Ling's 40-minute message ended with a call for the Chinese peopleto rise up.
    
    解说词
    
    柴玲40分钟的讲话以号召中国人民起义结束
    
    CHAI LING, in taped message
    
    The more frenzied the fascists become in their brutal suppression, thecloser we are to the birth of a true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The final moment has come for the survival of our nation! Compatriots,awaken! Down with fascists! Down with military rule! The people willbe victorious!
    
    柴玲(录音)
    
    越是法西斯丧心病狂的镇压的时候,那么,一个真正的人民的民主的共和国也就要诞生了!民主存亡,最后的关头已经到来了!同胞们,觉醒起来吧!打倒法西斯!打倒军人统治!人民必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遗产:有繁荣但没自由(图)
  • 六四需要中共政权平反吗?/姚笠
  •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六四」20周年 中共不想「折騰」/鍾鳴九
  • 六四凌晨的雾与电:专访“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
  • 中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从五四到六四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一)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悲情六四和豪情八九
  • 寻找六四幸存者:陈一洲,你在哪儿?你好吗?/万阳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舟至洋:六四突显中国人的语言困境
  • 孙宝强:“六四女暴徒”写给“六四”的祭文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林保华:六四屠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六四周年,当局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把每家人隔开
  •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 “六四”期间一批被国保带到外地“旅游”的人士陆续送回
  •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新疆医科大关于做好“六四”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 六四北京长安街公交 增加了“乘警”每车3人(图)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图)
  • 20年后面对“六四”,普通人选择沉默(图)
  • 中国对美国公布“六四”死者名单的呼吁表示不满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