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荒谬绝伦的起诉书:四评谭作人案/冉雲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6日 来稿)
    
    荒谬绝伦的起诉书:四评谭作人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August 6, 2009
     (博讯 boxun.com)

    
    读毕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对谭作人的起诉书,真有满纸荒唐言之感。昨天与代理黄琦案的莫少平、丁锡奎二律师一起吃饭,说及法官和检查官对审案程序的无知,你就感觉到中国司法制度,不只是制度糟糕,法官和检查官的素质之低下令人瞠目。十多年前贺卫方在《南方周末》撰文提及中国公检法素质低下、裙带关系严重,其中一条就是转哥子(转业军人)进公检法特别是法院的太多,使得本不完善、漏洞很多的中国司法制度的运转,雪上加霜,导致错案冤案层出不穷。
    
    起诉书应该简洁明了,罗列事实,清楚明析,不要多发妄议,以便所述事实与所定罪名之间形成一个法理和逻辑上的必然对应链。但这份错谬百出的起诉书,完全像文革大批判材料,如果有可能,哪天我会用一份文革时的起诉书与这份起诉谭作人的起诉书加以对比,进行对比性研究,让人感到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检方的水平之差和用语之僵化,远远没有得到相应的知识和思维更新。且先不说,其思维的僵化、面貌之呆反可恶,首先从文字上来说,单就“多年来以各种方式从事所谓纪念‘六四’的活动”一句,我们来加以分析,就可以得出其表述不准确,有意夸大,造成歧义。发网文和献血也就是两种纪念六四的方式,而以“各种”名之,用意在于夸大谭纪念六四之方式多样,乃至无所不用其极,使得起诉书在脱离事实的情况下,造成情绪和倾向上的加重罪名。“从事所谓纪念‘六四’的活动”,“所谓”有不屑之蔑视的态度,含有不承认对方所说所做之意。细索检方要旨,检方的意思当然是否认谭作人所参加的六四纪念活动的意义,但分析前后语境和这句话本身的逻辑,确是大可玩味。“所谓纪念”就是不成样子的纪念,那也叫纪念?好像检方有更隆重的纪念六四的方式,尚待拿出来展示给我们民众一看似的。因为这话的主体在于否认这活动,而没有否认六四。准确地说法应该是:“从事纪念六四的活动”,而不应加这个“所谓”,这个“所谓”在特定情形下是有一定反作用力的。
    
    再者陈述事实时无端定性、夸张事实,近乎裁赃似的言辞,在起诉书中比较多。在一份检查书中多次使用“境外”一词,这“境外”一词也成了这份起诉的中心词。细玩检方的起诉书,其把“境外”已经视为天然的敌对势力,好像世界上除了我们,那些叫“境外”的人所做出的事都是可疑的,都是对中国充满敌对意识的,这和改革开放前中国的意识形态有相当多的师承关系。同时将希望之声视为境外敌对媒体,把王丹当作境外敌对分子,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世界上多元信息的出笼和民众信息的获得,是由各种不同的媒体发表出来的,你可以说希望之声哪条所发的新闻不是事实,而不能对其作为媒体来定性。既然别人是境外的媒体,你成都检方有什么资格来定性呢?难道你的确要管地球?何况这种定性之愚蠢之不符新闻传播的规律,是有目共睹的。在战争状态下的敌国,被政府控制的宣传媒体,你可以称之为敌台或者敌对媒体,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以这样来称呼批评自己政府的媒体的。至于说王丹是境外敌对分子,这种定性从何而来?中国法律对王丹的判决是这样定性的吗?即令如此,释放了这些法律定性也就失效,有罪像“红字”一样要背负终身吗?这样胡乱地诽谤人,王丹是可以起诉成都市人民检察院的。
    
    更为荒唐的是,成都检方多次在起诉书中提到谭作人对不满党中央、攻击党中央,“发表了大量严重诋毁我党和政府形象的言论”。这个“诋毁我党”真是生动已极,一个由纳税人所养的国家检察院,却成一党一派的看门狗,却成了党派私利的工具,这倒真泄露了打着国家旗号却偷掠他人利益的党产检察院的秘密。 “诋毁我党”这当然不是成都市检察院的创造发明,但堂而皇之地写进起诉书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倒是成检在“勇敢”地“泄露国家机密”。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是国家公诉机关,不是“贵党”(你们的“我党”)的私人机构,宪法129至131条写得相当清楚明了,难道成都检察院连宪这样的基本法律都没读过或者不能通晓吗?单举“第一百三十一条”为例:“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谭作人倘有诋毁(当然这都诬枉不实之辞,不存在诋毁),诋毁政府可以由成检公诉,而诋毁党干你纳税养的政府公诉机关屁事啊。诋毁党的事应该由党的法定代表人起诉,不关成检任何事。而成检作为国家公诉机关,其大言不惭的“诋毁我党”是拿纳税人的钱,替“社会团体”来进行“私诉”而非公诉,这是完全的渎职滥权行为。
    
    检察机关不受行政机关(即政府)、社会团体(如某党)和个人(如胡锦涛等)的干涉,“独立行使检察权”。但这上面数条没有不受干扰,没有不违背的。检方成为政府衙门,而受制于政府在中国是非常明显的事;受共产党的制约到起诉书中悍然写明“诋毁我党”,没有任何遮掩,其无法无天到了何等气焰嚣张的地步,纳税人为何养这种对纳税人权利有多侵夺的“公诉机关”呢?至于说个人在起诉书中的干扰作用,自然是隐藏在起书后面的,就谭案来说这份荒谬绝伦的起诉书的出笼,与一些地方官员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综上所述,成检起诉书对宪法中的129至131条特别对131的违犯是明显的,是典型的知法犯法,应该对起诉书的起草者和即将用此起诉书来诬控谭作人罪行的检察官,施以法律制裁。
    
    朋友北风在看了这起诉书后说,再没看到比这更烂的起诉了。当然,对于中国各地检察院来说,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在今年对“良心犯”的审判中,成都检方荒谬绝伦、漏洞百出的对谭作人的起诉书,有可能会荣登2009年度最恶最烂起诉书榜首。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对谭作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起诉书。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ranyunfei/archives/311139.aspx。
    
    2009年8月6日9:13分于成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微软上海挥大棒:购4台电脑起诉3家公司
  • 外资银行洗劫内地富豪数千亿财富 10位受害者起诉
  • 二次起诉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是否立案待审/高洪明
  • 起诉刘晓波是火上浇油: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姜维平
  • 恶人还要先告状: 绿坝扬言要起诉美国密支根大学
  • 柴玲起诉卡玛,是不是“恶意诉讼”?/茉莉
  • 绿坝已经涉嫌盗用美国公司代码面临起诉
  • 起诉北京知识产权局要证明:专利复审存在腐败/陈兆志
  • 哪位想起诉国务院 一定要找袁裕来/张培鸿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 拒“脱裤放屁”遭北京法院庭长全玉海等人侵害将被起诉/吴光周
  • 山东临沂被拆迁户起诉省建设厅经过/刘国慧
  • 郭永丰准备起诉老家公安机关以维护合法公民权利
  • 老乔: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和含泪大师的《含泪劝告情愿灾民》
  • 关于参与起诉雅虎的两点声明/陶君
  • 关于《联名起诉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倡议书》的公告/李长军等
  • 全民联合起诉腾讯QQ禁止“民主”2字 (图)
  • 关于联名起诉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倡议书/李长军等
  • 对于拆迁受害者在美国起诉中国政府的几点建议
  • 郭飞雄的律师刘士辉起诉梅州监狱和省狱管局/RFA张敏
  • 律师会见谭作人,检察院起诉书
  • 天津国土局迫害教会,朝鲜族牧师聘律师提起诉讼
  • 天津国土局迫害教会,朝鲜族牧师提起诉讼
  • 甘肃白银安监局书记收矿主贿赂放高利贷被起诉(图)
  • 山东青年发帖举报被起诉续:将追究办案人员刑责
  • 南充晚报前总编被挑脚筋 检察院以轻伤起诉
  • 山东曹县撤销“段磊诽谤案”起诉并公开道歉
  • 浙江金华"法官艳照门"当事人涉贪污受贿被起诉
  • 浙江法官性爱录像被寄送多部门 涉嫌贪贿被起诉
  • 报纸前总编闹市被人挑断脚筋 检察院以轻伤起诉
  • 市民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索赔10亿
  • 全球最大盗版团伙起诉报社败诉,索赔300万落空成笑柄
  • 李忠琦等9名访民起诉南通市政府(附精神病院出院记录)(图)
  • 邓太清起诉太原市公安局太原市中院不予立案
  • 安徽“白宫书记”张治安被起诉
  • 北京市旅游局遭起诉(图)
  • 81个当事人签名反软禁反监控 接力起诉开锣
  • 异见人士起诉接力开锣 邓太清打响第一枪
  • 云南普洱思茅工行买断员工赖俊平的起诉状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张文化:征求起诉国务院的意见书
  • 讨债老汉被警方击毙续:家属起诉兰州警方被驳回
  • 如何起诉 Yahoo ?
  • 深圳八旬老人散步被收容 当事人愤而起诉一审判决败诉
  • 老娘被警察撞伤,儿子找警察挨打受起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