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德国人抱怨 在华不行贿做不成生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转载)
    
     【德国《南德意志报》】 在中国做生意很难,不行贿根本办不成事。王立(化名)是一位在中国南方做生意的企业家,他说:“在中国所有的人都相互贿赂。”他不否认自己眼下也身处这一旋涡当中,“如果我不和其他人一样,我的生意就没有机会”。
     对非法馈赠尤其没有抵抗力的是中国官员。今年上半年有9158名官员被判有罪。而腐败在中国是场危险的游戏。不久前,中石化集团原总经理陈同海被判处死缓,因为他受贿近2900万美元。 (博讯 boxun.com)

     但是,驱使人贿赂的更多的是深扎在中国社会的对利益的偏好,因为这从未遭到谴责。现如今收受贿赂者虽然偶尔会遭到严惩,但行贿者往往侥幸地逃脱了被起诉的命运。
     有人认为,影响深远的中国儒家哲学也对此负有责任。儒家学说虽然在2500年前就曾抱怨官员腐败,但与此同时它也强调忠诚的极大重要性。儒家思想教导说,如果爸爸偷羊,儿子出于亲情不应告发他(“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语出《论语》——本报注)。批评家指出,这也纵容了非法的阴谋诡计并促成了腐败的广泛蔓延。
     不久前《中国日报》一篇评论文章说:“如果别人不给钱,很多干部就感觉是种侮辱。他们视钱为一种对精力消耗的补偿。”
     对外国企业而言,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应加重礼物的分量。它们要在避免腐败的国际法律规定和中国文化之间保持平衡,而后者认为,给贸易伙伴大大小小的礼物是理所应当的。因此很多企业在与中方合作伙伴亲自会面之前,就具体商定好计划赠送礼物的轻重和价格。
     在腐败问题上,西门子也有与当地习惯打交道的经历。几年前,20名中国西门子员工因行贿被解雇。但是,公司宁可不谈论这个问题。据说,这个问题具有一定的敏感等级。然而,西门子事件在蒂森-克虏伯却构成了一场反员工腐败的新攻势的基础。蒂森-克虏伯中国区总裁阿尔弗雷德.韦威尔斯说:“我们在研讨会上严厉警告员工不要违反规定,否则将被开除。”
     但蒂森-克虏伯也不可避免地遵守着当地习俗。为了吸引记者,该公司的记者会向每位中国记者派发200元人民币。这相当于一位中等资历记者月薪的5%。韦威尔斯得到了北京国际经济伦理研究中心的斯特凡·罗特林的支持:“零容忍在中国是行不通的。这里有你根本无法消除的程序。人们必须现实地找出可以接受的方案。”
     罗特林16年来一直在中国生活,他承认中国人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上有了显著的进步。不管怎样,目前给年轻经理人开办的中国商学院中39%设有经济伦理学专业,有的还是必修课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威视公司涉嫌贪污行贿诈骗案件庭审延期
  • 少将魏仕河行贿200万被提拔/王长国
  • 应尽快对"行贿黑名单"进行立法
  • 我的行贿和’索贿’之路/孙宝强
  • 成思危:开发商最不愿公布行贿成本
  • 李振忠:啥样的年轻干部适合行贿者“投资”?
  • 乔志峰:冯骥才不明白过节行贿受贿已成“新民俗”
  • “玫琳凯”行贿,员工曝光有罪?/王国庆
  • 振惊!深圳报业血汗发行向领导和政府部门行贿2万份报纸价值720万/伸正/卢一平
  • 跨国公司行贿是中国官场腐败现象之根源?
  • 中国富豪除了行贿还会干什么?
  • 网友视频曝光河南官员进京欲行贿记者(图)
  • 官员进京行贿记者视频遭曝光 为负面新闻灭火(图)
  • 胡锦涛儿子曾亲自执掌的公司涉嫌行贿在纳米比亚遭调查(图)
  • 安徽一律师向多名法官行贿被判刑2年
  • 煤老板行贿神木副县长高小明借修堤非法挖煤
  • 中国将设行贿犯罪档案查询中心
  • 李长春亲自下令:所有媒体不得报道西门子行贿的中方人员
  • “证券死刑第一案”杨彦明的6000多万都拿去行贿了
  • 大摩中国地产行贿路线图:违规早已不是第一次
  • 黄光裕死结:3亿元委托理财资金炒股变相行贿
  • 黄光裕死结背后:3亿元委托理财资金炒股变相行贿(图)
  • 民生银行员工向北京公积金管理中心原高管行贿
  • 令人触目惊心的行贿官员预算表
  • 为升迁14次行贿 南阳市原市委常委李致州获刑
  • 行贿黑名单“缩水”鲜有人查询
  • 上海一房产公司涉嫌行贿1500余万元被立案侦查
  • 黄光裕行贿额巨大,当局以赌博掩盖?
  • 张清扬:上海暴出最大行贿案,一案行贿1500万(图)
  • 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二00八年上海最大数额行贿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