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问台风莫拉克:都市乖孩子做总统不会救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6日 转载)
    
    
     在八八水灾爆发之前,台湾经历了多次有感地震和雨水不足的旱季。正当人们私底下议论921地震是否重演,抱怨天气过分炎热的时候,最后带来灾害的,竟是台风。 (博讯 boxun.com)

    
    莫拉克没来,水不够用,苦;莫拉克来了,水太大太急,更苦。根据气象局的预测,莫拉克台风原本预估在北部登陆,但最后却是在南部狠狠地撒野,造成台湾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一场风灾。台风在8月7日登陆,但灾情的严重性却在事隔几天后才逐渐明朗化。
    
    一年的雨,三天内下完,事前谁又能预估到?这连串的出奇不意和错估形势,重创了谁?灾民痛失亲人,身心俱受到重创。而在政治层面上,总统马英九则被土石流弄得灰头土脸。民怨总是要宣泄的,马英九估计还会被骂一阵子。
    
    ①台风打击了谁?
    
    台风重创了台湾中南部,官方把死亡人数上修到500人以上,单单在高雄县的甲仙乡小林村就有约380人遭活埋。在安置中心里头的脱困灾民,有的精神恍惚,有的露出笑容,有的彼此讲述着逃命的经过。笔者问一名神情哀伤的妇女,是否来自小林村;她说是,又说不是。问她在等什么人吗?她失了魂似地说:“没了,妈妈,小林村,没了。”
    
    灾民痛失亲人,身心俱受到重创。而在政治层面上,马英九则被土石流弄得灰头土脸。继前天把救灾提升到国家安全层级后,马英九昨天在南投勘灾,面对媒体质疑救灾太慢,是否向灾民道歉时,他说,“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更快,没有做得更好、更快,我们感到很抱歉。”
    
    救灾被指反应迟钝,危机应对能力被嫌不足,随着灾情的严重性逐渐明朗,马英九也被朝野、灾民和媒体骂到臭头。身为三军统帅,他没有第一时间调动大批军队救灾,身为总统,他也没有颁发紧急命令,舆论质疑他的魄力和领导能力不如李登辉、宋楚瑜,甚至连陈水扁都不如。
    
    高雄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廖达琪说,马英九为了遵守宪法而站在第二线,第一线应该是行政院长,不过问题是,人们已经把灾难当作是打战了,当马英九没有动用三军统帅的权力调动军队时,就与人们的期待形成落差,自然就受舆论批评。
    
    对于马英九在灾区与民众的互动被指冷漠,廖达琪说,这与马英九的精英特质有关,他没有基层生活的经验。 她说:“他太像在台北都会区乖乖长大的一个人,从小当好学生、去读好学校,哪里知道民生疾苦啊?和民众互动又不亲民,谈话还不如他太太。他不懂得情绪性的分享和接纳。他只有理性上说:我来啦,你不是见到我了吗?”
    
    马英九在受访时称灾民为“他们”,和灾民互动时说,“你不是见到我了吗?”。相比温家宝在慰问矿难职工家属说“我来晚了”以及他在川震时向孩子们说,“孩子们,我是温爷爷,我是温家宝爷爷,你们一定要坚强,你们既然活着,就要好好活下去……”,马英九散发情绪和鼓动人心的技巧明显不如。
    
    救灾不利导致民怨四起,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及2012年总统选举,都将考验马英九和国民党。受访的台大政治系教授王业立说,风灾过后,一般上菜价物价都会涨,民怨总是要宣泄的,马英九估计还会被骂一阵子。
     ②救灾为何慢?
    
    脱困的小林村灾民黄金宝(56岁)告诉记者,他跑了差不多500公尺,清点了人数后,开始拨打112,然后转到119,接电话的人一直问他这个那个,但是就是不见救援来到。再跑了一段山路后,他再打,情况还是这样。他在受访时,向记者强调:“这个,我一定要讲。”
    
    虽有立委到安置中心慰问灾民,但黄金宝抱怨说,“那是做秀啦!”台风引发的不只是救灾缓慢的问题,而是中央与地方以及跨政府部门螺丝松脱,以及对信息掌握失准的问题,以致救灾物资及人员都不易整合。
    
    最早是气象局预测失准,说北部地区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中南部是要严防西南气流,结果受创最重的竟是中南部。对雨量的预估气象局也失准,上修了七次。灾难发生后,屏东县长曹启鸿和内政部长廖了以在电视台的政论性节目空中互扛,另外中央说,七日晚上就通知屏东提前撤村,但屏东却反驳,提出撤村建议的乡镇根本没淹水,中央和地方似乎是各有各的调,手忙脚乱。
    
    最后形成的局面是,中央灾害应变中心对全面灾情资讯掌握不足,得跟着媒体报道打转,而民众竟是要打电话给媒体通报灾情,媒体反而跑在官方前头了。风灾后七天,马英九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就要求中央与地方分别设置灾后重建委员会,因地制宜安置灾民、检讨救灾体系,清楚划分中央与地方救灾权责。
    
    受访的台大政治系教授王业立说,马英九召开国家安全会议,相信是在灾区巡视过程中知道中央和地方的统合出问题,另一原因是,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在颁布紧急命令之外的折衷方法。
    
    由于救灾缓慢,当传出台湾拒绝外援时,舆论一片哗然。最后外交部次长夏立言说,的确有发公文表示接受国际捐款,只是在人力和物力不接受外援前,疏忽没有加“暂时”两个字。马英九也澄清台湾没有拒绝国际救援,行政院之后立即列出救援需求清单。
    
    因为重灾区多是山区,需要把大型救灾机具运进山区才行,不过台湾又欠缺能够吊起大型救灾机具的特殊直升机,也导致救灾工作延缓。据报道,美国政府已同意,将派遣由美方人员操作的特殊直升机来台救灾,并提供人道救援物资,而相关的器材设备与物资,将可于近日内送抵台湾。
    
    ③天灾?人祸?
    
    有些受访的小林村灾民和那玛夏乡灾民把山崩地裂归咎于小林村上游的曾文水库引水工程。逃出生天的小林村灾民姚茂雄(53岁)怀疑,引水工程的施工人员炸山,造成土地松动,大量雨水一灌下来,就造成山崩。他说:“我们曾抗议,他们把土石堆放在我们那边,不过他们还是照样炸。”
    
    但据媒体报道,南区水资源局副局长郑修宗解释,引水隧道工程使用的炸药适量,影响范围只有1公尺半,炸开后再以铲泥机清除,否则隧道会崩塌,影响人员、机具安全。
    
    另一方面,也有舆论质疑土质松动是村民过度开发的结果。逢甲大学水利工程与资源保育系主任连惠邦就分析,水灾的发生,自然与人为因素都有。自然因素包括河川上游山区地质破碎与地形陡峭,雨量集中且超大,以及下游沿海地区的低漥地形与潮汐因素。
    
    人为因素方面,他指出,部分民众与河争地,山区土地过度开发,以及排水系统维护不良,都是导因。水利专家李鸿源则告诉台湾媒体,台湾地质本来就是土石流盛行区,尤其921地震后,中南部山区地质松动、植披破坏,加上这次雨量太大,当然发生更多土石流。
    
    最严重的还是土地被超限利用,不该住人的地方都住人,才造成巨大伤亡。另外,政府治水方面的成效也被质疑。扁政府执政8年已编列800亿元治水预算,马政府执政一年更加码到1400亿,但媒体指出,中央未能有效整体规划,甚至用水利经费来绑桩地方,地方各行其是使治水规划和事权偏离正轨,形成了花了大钱,大水照淹的现象。
     ④南北差距扩大?
    
    台湾南北的资源分配长期就不平均,南部人的生活水平、思考方式、政治想法也和北部有落差。对于南北的差距是否会因风灾而扩大,高雄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廖达琪在受访时说,这次的危机也可以是转机,就看马政府如何处理重建的问题。
    
    在高雄住了28年的廖达琪说,“南部人命确实不值钱”,从医疗资源、居民所受到的教育,到不同社会经济条件方面,南部本来比北部差,这是制度性的问题。南部七县市的平均寿命也比北部短两岁,在医院因肺炎死亡比北部高出40%,很多是老年人照顾不周。
    
    廖达琪认为,重建工作可以是一个起点,马政府可以乘机为南部做一个比较完整的规划,尽量缩短南北差距。南部目前正面临产业空洞化、产业外移的窘境,而新兴产业又还没成型。她建议政府可以发挥多点想象力,推动农村的旅游观光业,比如把六龟、宝来等温泉旅游区受毁前后的图片保留下来,建立博物馆,展现大自然留下的痕迹,再与大自然共生。
    
    她说:“大自然留下的烙印和教训应该记取,其实也可以和观光结合,观光不是弄得表面光鲜华丽,它是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就像921留下很多的纪念馆。所以这个需要想象力的投入,不是单单把钱丢进来就可以的。”
    
    不过,因为年底地方选举要来了,估计口水战很快就会掀起,南部受灾民众的怨气也会被挑起。廖达琪认为,马英九一定要把握重建的机会,不然未来的路会走得更加艰辛,“不要说2012,现在都有人要他辞职了”。
    
    因为思维上的南北差异,廖达琪认为,马英九应该多到南部走走,不过不是那种排得满满的仪式性行程,而是要多点时间,做深入的政策性行程,多多了解南部的需要。
    
    ⑤媒体比较快?
    
    因为中央和地方沟通不良,台湾媒体在灾情发生后的前几天,几乎是扮演了中央与地方沟通的桥梁,还成了灾民拨电求助的对象,通报媒体反而更快可以让灾情曝光。不过,据报道,台湾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却接获民众检举,说有电视台疑似大量接听灾民电话,却没有将受灾资讯转达给救灾应变单位,等于是接听灾民电话,只为了节目效果,并没有帮到灾民。
    
    虽然被点名的有线电视新闻台已公开澄清,不过事件还是引起了注意。对此,台大新闻研究所副教授王泰俐在受访时指出,“媒体毕竟只是第四权,它不属于中央救难系统里面,日后如果发生类似状况,媒体必须和救灾中心建立一个正常的管道,接到灾民的求助电话,就一定要有规律性地传达给救灾中心。”
    
    她说,在灾情发生的头几天,在救灾中心还没有法发挥功能的情况之下,台湾媒体确实扮演了“社会守望”的角色,弥补了官方的空缺,这是值得肯定的。不过,到了后期,媒体的报道就有些煽情,一些流泪的特写播放篇幅很长,她认为,在公共利益和收视率之间,还是要拿捏的妥当,不要消费灾民。
    
    媒体观察基金会董事长管中祥则表示,媒体如果打算跳入第一线,协助灾民转达资讯,就应该将完整的资讯公开,对灾民有踏实感,这是最基本的。据报道,他也说,媒体身处第一线,在风灾初期,政府机关无法提供明确资讯的情况下道听途说,未查证就播出的状况仍然很严重,特别是灾难期间任何耸动说法,都会加深民众对灾难的恐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