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那海中的怪兽
     (博讯 boxun.com)

    长着美女脸庞的怪兽
    
    有着妖艳歌喉的怪兽
    
    在月夜吞噬水手和远行人的怪兽
    
    
    
    这一片千年酱缸之苦海
    
    窒息得刮不起一丝清凉的海风
    
    无数的小舟在海中翻腾挣扎
    
    船员与妇孺早已麻木与绝望
    
    
    
    像潜伏在非洲草原的猎豹与土狼
    
    总得吞噬奔行的羚牛与羚羊
    
    那海中饥饿的怪兽
    
    今夜她的甜点与夜宵在何方
    
    
    
    无数旅人看到怪兽的美女脸庞
    
    却无法看清怪兽的二皮脸
    
    美女脸庞后的狰狞蛇脸
    
    她美妙歌喉下喷发的毒焰
    
    千年了,海底或许还有森森白骨
    
    而海面上却看不见一丝血腥
    
    
    
    是荒凉的暗夜,星月凄清
    
    那独行的水手勇敢出发
    
    驾着一叶孤舟出没于怒浪
    
    在寂寞的海面与夜空下
    
    点亮的火把,呐喊的声音
    
    唤醒沉睡麻木的旅人们
    
    
    
    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那不是美丽女神的歌声
    
    明天谁是下一个受害者
    
    成为怪兽餐桌上的早点
    
    
    
    我看见那些勇士们驰向大海深处
    
    向着咆哮的怪兽,向着不可测的命运
    
    啊,勇士!你们的心是如此决然
    
    你们的血管里淌着高贵的血液
    
    为了这尘世和无边的苦难
    
    你们驶向地狱之海
    
    以血肉之躯向自由做最后的祭奠
    
    
    
    他们醒了吗?这苦海酣睡的旅人
    
    他们眼睛放光了吗?这尘世愚昧的看客
    
    他们为勇士们的苦难悲鸣吗
    
    还是像非洲羚牛
    
    当狮子吞噬羚牛时同类会惊悸一阵
    
    然后继续在原地安然吃草
    
    等待狮子下一轮饥饿来临
    
    
    
    那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她的妖术/鬼魅浩大无边
    
    勇士们成群出发化作她身边的泡沫
    
    
    
    那海中的怪兽
    
    狰狞无数时日的怪兽
    
    用咆哮掩饰她内心的恐惧
    
    她何曾害怕勇士们的利剑
    
    她何曾害怕殉道者的鲜血
    
    
    
    她害怕的是那怒火与悲情之海
    
    她害怕的是人们看清她的真相
    
    她最害怕的
    
    是翻卷着的勇士们的亲人眼泪
    
    
    
    怒吼与泪水
    
    融化死海苦海的人性的泪水
    
    足以杀死一切野蛮愚昧冷漠的泪水
    
    源自人类内心不灭火焰的泪水
    
    最后那一滴融化怪兽的泪水
    
    在哪一位行将死去的母亲或少女的眼眶
    
    
    
    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凌沧洲2009-8-18写于幽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对玉娇监视居住?无罪释放是唯一出路!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