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可平:为建设一个“和而不同”的和谐世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6日 转载)
    
     我一直致力于政治哲学和中国政治的研究,今天能获得杜伊斯堡大学名誉博士的殊荣,在衷心感谢杜伊斯堡大学学术同仁的厚爱的同时,更深感作为一名政治学者所肩负的学术责任与社会责任之重。
     (博讯 boxun.com)

      政治学已经成为推动政府决策制度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重要知识工具,同时,也是汇集和反映民意,表达民众需求的重要途径。
    
      30年前的改革开放,揭开了中国历史的新篇章。它不仅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也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的政治和学术进步。作为改革开放后最早的一批大学生,我是中国过去30年巨大社会变迁的一名参与者和见证人,也是直接的受益者。改革开放后,我们放弃了僵化的计划经济和命令经济,引入市场经济,从而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增长。GDP从1978年的3264亿元人民币(442亿美元)上升到2007年的246619亿元人民币(35231亿美元),在过去29年中年均GDP增长率超过9.5%。我们的贫困人口从3亿多人,下降到现在的不到2000万人。经济上的成就毋需我多说,政治方面的成就也同样令人瞩目。“人权”成为最基本的政治价值,被写进了中国宪法。“法治”被首次当作中国政治发展的目标,并且以宪法的条款加以规定。改革开放后,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自由选举也在广大的农村开始推行。一个相对独立的公民社会正在兴起,并且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公民可以自由地出国、自由地经商、自由地变换职业。所有这些现在习以为常的东西,在改革开放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对中国政治的这些进步,中国的政治学者也像其他知识分子一样,尽了自己的努力,并且做出了独特的贡献。中国政治学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最初产生于20世纪初。但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受前苏联的影响,它被当作“伪科学”而取消,在我国学术领域中消失了近30年。改革开放后的1979年,在邓小平先生的直接干预下,政治学得以恢复。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政治学的发展极为迅速,已经成为我国的基础社会科学门类之一,在促进中国社会科学的发展,丰富中华民族的知识宝库,推动社会现实政治的进步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国政治学者与其他学科的学者在改革开放后倡导的不少重要概念,如人权、法治、以人为本、私有财产、公民社会、和谐社会、政治文明、全球化、善治、宪政、合法性、全球治理、政府创新、增量民主、透明政府、责任政府、服务政府、效益政府等,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中国政治改革的进程,增强了民主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越来越多的政治学者开始与政府机关合作,承担决策部门委托的研究课题,提出的许多政策建议为政府吸纳,转变为国家的制度或政策,政治学已经成为推动政府决策制度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重要知识工具。政治学也是汇集和反映民意,表达民众需求的重要途径。越来越多的中国政治学者走向田野,深入基层,进行调查研究,由此形成的调研报告不仅直接推动着中国政治学自身的发展,而且成为向政府决策部门表达民众政治需求的特殊渠道,促使政府及时地满足公众的要求。许多政治学者身体力行,直接投身现实的政治生活,成为推进现实政治进步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例如,一些政治学者担任各级政府的政策智囊或咨询专家,为政府献计献策;一些政治学者担负起培训官员的任务,传授实用性的政治科学知识;还有一些则发起各种活动,为推进中国的民主治理尽心尽力。
    
      中国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例如,公民之间的收入差距正在拉大,城市与乡村之间、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与中西部落后地区之间的差距也在增大;环境污染和生态恶化尚未得到有效遏制;资源和能源越来越多地依赖进口;官员的腐败还相当严重;犯罪率居高不下,等等。我们也需要通过制度创新来更好地解决推进民主与维持稳定、提高效率与维护公平、参与全球化与保护国家自主、弘扬传统文化与学习西方文明之间的矛盾与张力。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不仅需要政治家的远见与胆识,也需要政治学家的智慧与学识。
    
      全球范围内的许多冲突、动荡和分歧,源于对人类共同命运的无知,也源于不同民族国家之间各不相同的政治价值观。政治学者有责任揭示全人类不可分割的共同命运,弘扬人类的普遍价值,促进各国在政治价值方面的坦诚交流。
    
      人类已经进入全球化时代,政治学者不仅要承担国内的学术责任和道义责任,也要承担国际的学术责任和道义责任。全球化时代是一个充满碎裂和动荡不定的时代,贫富两极的分化、种族和宗教的冲突、能源资源的短缺、生态的恶化、环境的污染、物种的灭绝、恐怖主义的蔓延、全球风险的增长等,无不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与人类的福祉。建设一个和平的、和谐的世界,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努力。我认为,政治学者尤其应当为建设一个和谐的世界做出贡献。因为全球范围内的许多冲突、动荡和分歧,源于对人类共同命运的无知,也源于不同民族国家之间各不相同的政治价值观。政治学者有责任揭示全人类不可分割的共同命运,告诉人们事实的真相,弘扬人类的普遍价值,向政府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促进各国在政治价值方面的坦诚交流。
    
      令人高兴的是,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中国与世界的交流与合作日益增多,中华文化与包括西方文化在内的世界各种文化越来越融合。但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人与西方人之间在诸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宗教等问题上,也存在着许多重大的分歧。作为一名政治学者,我深知,这些政治价值观的分歧,很可能成为政治冲突的根源。而中国与西方国家的任何重大政治冲突,不仅会损害我们各自的国家利益,而且世界的和平安宁最终也会受到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德国的,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我们都有责任通过增加交流与合作,为消除这些分歧做出最大的努力。文化的多样性是人类的价值所在,人类的思想和观念永远不可能,也不应当完全统一,但是,我们完全有可能做到“和而不同”。让我们一起为建设一个“和而不同”的和谐世界,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努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可平:“中国模式”并没有完全定型
  • 治理和善治/俞可平
  • 郭永丰: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是谎言-驳俞可平的歪理邪说
  • 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俞可平大胆颠覆/牟传珩
  • 许允仁:就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和俞可平先生商榷
  • 俞可平谈《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不是什么文胆 (图)
  • 俞可平: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是中国式道路
  • 俞可平负着胡锦涛的使命/未普
  • 俞可平,漂亮的话等到明天再说/西风独自凉
  • 俞可平解读十七大: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
  • 胡平: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 刘晓波: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 邓嗣源:由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引起的疑问
  •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胡平
  • 昭明:也不能连孩子带脏水一块泼掉!——再评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 昭明: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俞可平:以发展民生去替代民主是种错误思维 (图)
  • 俞可平:重庆处理“最牛钉子户”事件是个典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