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桥借贷案:判决结论面对社会公众的无懈可击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8日 转载)
    
    近几年来,法院判决执行难的问题严重困扰着人民法院的正常工作。这一问题的形成有非常复杂的历史原因和现实因素。工作在一线的法官将“执行难”的具体表现概括为“五难”,即:被执行人难找,执行的财产难查,协助执行部门难求,该执行的财产难动,特殊的企业和特殊的人难碰。然而,在“执行难”的背后,我们还必须高度关注——
     (博讯 boxun.com)

    判决结论面对社会公众的无懈可击性
    ——从黄桥民间借贷案“执行难”说开去
    □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副主任 邱明伟
    
    黄桥借贷案实在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普通民事案。案由分两部份:一是欠兴建养鸡场民工工资、建筑材料款、材料运费、鸡饲料款、土地承包费、向民工个人的借款等合计94.8万余元。二是以“兴建”养鸡场为由,向社会上的个人借款合计87.6万余元。
    
    案情简述
    
    黄桥,男,1967年出生,系北方某省的一个农民。这是一个在当地出了名的赌徒。
    2002年,黄桥突然“浪子回头”,表示要远离赌博勤劳致富,声称投资160万元人民币,向村委会提出兴办养鸡场的申请。同年4 月28日,正式与村委会签订了14300平方米场地租用10年的承包协议书,与乔木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农业局签订了14300平方米场地租用10年的承包合同书。2002年12 月向市工商局申请登记出资额160万元的“乔木市奥成养鸡场”,2003年3月获得正式营业执照。此间,毗芦村委会为建养鸡场召开了村民大会,有70多名党员、60多名村民代表参加会议,举手表决同意黄桥占地21.45亩,与村民租地、换地40余亩、向盘岭村租地10余亩,总计租地70余亩。
    2002年5月,鸡场工程正式动工兴建,官屯镇毗芦村、盘岭村、前寨村、后寨村、虎庄村先后270余民工参与了工程修建。总共兴建了蛋鸡舍6栋(2548.56平方米)、雏鸡舍2栋(1188平方米)、20米长小桥1座、场区便桥3座及水库挡土墙、给排水安装、围墙等工程量。围绕养鸡场总欠 94.8万余元,黄桥以“养鸡场”作担保。同在2002年,黄桥在社会上又成功“折借”资金80万余元。2002年3月与6月,分别向李杰一次借5万和一次借3万,合计8万,约定2003年4月还清(已还2万);2002年7月,向于影借6.55万元,约定2003年6月还清;2002年9月,以房产抵押向乔木市海员寄卖行(典当行)借37.5万元,约定2003年2月还清;2002年10月,向田成借 9万元,约定2003年4月还清;2003年1月1 日,向张军借5万元,约定2003年1月25日还清。
    由于以上借款均未按约定时间还款,2003年的7、8、9月,田成、于影、张军、寄卖行相续将黄桥告上法庭。法院以判决书形式,判决寄卖行、张军等两笔借款在判决生效之日的10天内,黄桥一次还清本息;法院以调解书形式,裁定田成、于影两笔借款分别在2003年5月与2004年12月内,黄桥陆续还清本息。
    2004年3月,砖厂老板李营将黄桥告上法庭,诉其2002年6月购买4万元红砖款尚欠3万元,法院调解裁定黄桥在一个月内还清。
    2004年8月,王山弓将黄桥告上法庭,诉其2000年1月借奥迪轿车一台未还,2003年7月黄桥以10万元欠条将车“买”下,约定同年10月付清车款却至今未付。法院调解裁定黄桥在2个月内还清车款。
    对上述7场诉讼,黄桥全部承认,并承诺如期还款,真正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而法庭以“法律”的名义,不顾黄桥的实际还欠能力,作出这种不切实际的“还款”判决抑或调解,“严肃”与“儿戏”在此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执行难!
    2005年8月,乔木市人民法院对黄桥的养鸡场予以查封、评估、拍卖,以解决上述7场诉讼的“执行难”问题。此时,270余名参加养鸡场工程兴建的民工派出代表与法院交涉,请求法院判决先归还他们的工资。从客观上讲,没有这些民工的劳动付出,就没有养鸡场的存在,法院又拿什么来拍卖?加上民工们向法院提供了7场诉讼中,除欠砖厂3万元外,其余均属赌资交易的证人证言。至此,本案真正陷入了“执行难”……2006年3月,7场诉讼的原告方联名向法院提请申诉,在《申诉状》中称:“乔木市人民法院以农民债权人上访为由,拒不为债权人为理裁定及过户手续,使申诉人的合法权益遭到侵害,人民法院的调解或判决成为一纸空文……申诉人强烈要求履行法院的各种生效的法律文书,否则申诉人将以各种手段,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要挟之意跃然纸上!
    初审法院以《关于乔木市海员寄卖行等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黄桥欠款纠纷案件的请示》的形式,将这个“皮球”踢给了上一级人民法院执行局。
    
    判决结论
    
    因原告有借据被告亦承认的原因,两份判决书五份调解书的裁定“结论”或许还算说的过去,但在民工介入、对判决结论提出异议,并提供了“赌资”的证人证词之后,案件初审法院仍维持原判,在无法继续执行的情况下,将本案上交似有不妥。
    初审法院维持原判的理由很简单:赌资证据不足。然而,证明不是赌资的证据呢——没有!
    在有新“证据”的条件下,案件重审当为初审的正常事务。退一步说,通过“重审”证明不是“ 赌资”,使判决“结论”在民工的面前“无懈可击”,从而达到维持原判的目的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黄桥没有将社会借款资金用于养鸡场工程,这是个无须怀疑的事实,否则,就养鸡场本身而言,也就不会发生90余万元的巨欠。黄桥本人是个无人不晓的赌徒,值得警惕和剖析的“赌资”并非空穴来风,我们有理由建议:严格盘查黄桥所借之款用于何处;找到折价10万的奥迪车的下落;庭询原告明知被告人有赌博恶习,为何还敢巨资相借;还有足够的证人可以就“赌资”问题当庭做证……等等这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至于在“维持原判”之后,养鸡场的拍卖所得应先付给谁,那还需要理由吗?农民工问题关乎社会稳定大局,有弃之不顾的理由吗?
    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指出:“在行使审判权的过程中,假如当事人和其他公民感到执掌司法权柄者并不严格地遵循法律程序,或者遵循程序的严格程度因人而异,那么,当事人便很有理由指责法院,这时法院硬要执行判决,便可能引发败诉方与法院之间的冲突。……我们长期以来把司法机关定位为专政机关,习惯的权力观便是我命令,你服从。反映到司法判决方面,就是人们看到的只是干巴巴或凶巴巴的命令,言简意亦简,语言既程式化又生硬武断。法官们对于自己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的,在此过程中,除了某个简单的条文之外,还考虑到了那些法律之内和法律之外的因素,为什么会在两种不同的价值之间作出了这样而不是那样的选择,凡此种种,一概不予交待,不作分析和论证。这又如何让人服气呢?不仅如此,这种不阐述道理的判决风格的确容易引发司法不公,既然无需说理,那些玩法者就更可以随意上下其手,颠倒是非,从而进一步加剧执行难。”
    诉讼双方通过法庭判决,总存在“胜败”的最终结果,但是,司法判决书的最终判决结论,面对社会公众做不到基本上“无懈可击”,解决“执行难”将会是一句空话。(应当事人要求,文中部分所涉对象已全部作化名处理)
    转载自http://chinesenews.pixnet.net/blog/post/164706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