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神兽列传之矮锅蛆/矮锅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时值西元2010年2月20日星期六,人类动物观察家凌沧洲继续他的丛林动物和神兽学研究,继2009年发现猴蛇这一杂交新物种后,又有了新的发现。现正式发布新物种——矮锅蛆。
    
    
    矮锅蛆 
      属於: 无脊椎动物昆虫纲,双翅目动物的幼虫。由于头部及口器极度退化,故称无头幼虫。
    
    分布:常见于欧亚大陆,中国,朝鲜,越南,伊朗,俄国。古巴亦有分布。
      生活习性:
      矮锅蛆以粪便为食用,矮锅蛆的生命力极强,取食粪便从来不得病。其他动物无法忍受的肮脏环境却是矮锅蛆的乐园,矮锅蛆具有优异的免疫功能。每到天气温暖,矮锅蛆会大批聚集到许多厕所粪缸,在粪缸中翻腾作浪。
      矮锅蛆是矮锅苍蝇的幼蟲,是矮锅卵变成矮锅蛹之間的必經階段,此階段中區只進食,不會進行排泄。
    
    医学运用:
    
    蛆疗法中西医学界都得以临床运用。西医是以無菌的蛆來對人類進行傷口癒合治療,此項醫療工程的先驅是英國。尤其糖尿病患者傷口不易癒合,甚至有截肢的必要。醫生針對傷口大小判斷需要多少數量的小蛆,植入傷口表面後以醫療用膠帶貼上,蛆在傷口上只會將腐肉啃食乾淨,不會對健康的肌肉造成絲毫傷害,且蛆不會在傷口裡進行排泄,但必須在化成蛹之前將蛆取出。目前臨床治療效果很好,但患者必須先克服心理上的恐懼。
    
    中医则用蛆治疗疳疾,小儿痹积,热痢吐食等,制药方法都是捞取蛆虫若干,洗净,晒干,研为末,米汤送服。甚效。
    
    目前矮锅蛆专门用于治疗集体心理创伤。此种心理创伤来源:早年西方帝国对东方的打击与殖民,现阶段丛林落后西方世界的物质与思维水平,丛林对外部世界的无知与封闭。此种心理创伤遂为丛林酋长/土著头人及巫师利用,用以排斥丛林外文明及价值观,以及稳住丛林酋长/土著头人及巫师“万世一系,永永尊戴”的地位和权威。
    
    矮锅蛆扑腾起的矮锅粪,可称之为矮锅粪青,是一团类似宇宙星云的巨大物质,其黑洞足以吞噬一切人性的思辨。
    
    矮锅蛆的亚种和变种:
    
    一度在欧洲西部,不列颠岛,北美大陆及澳洲大陆也偶见矮锅蛆。与粪金龟不同,此类矮锅蛆并非粪海龟,乃矮锅蛆的亚种与变种,欧亚大陆原生性矮锅蛆移居后,习性发生变化,比原产地的矮锅蛆更加嗜粪,此物种基因变异的原因,尚有待人类动物观察家们深入研究。
    
    未来走势:
    
    随着全球气候变异,新物种及神兽不断被发现,矮锅蛆将会越来越普及,而矮锅蛆将在治疗丛林集体心理创伤/抵御丛林外文明病毒等方面起到区大作用。
    
    相关文学作品片段:
    
    古中国著名文学家庄子的孙子——著名新生代文学家庄孙子先生的大作《粪水》:
    
    粪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和草泥馬。於是焉粪伯矮锅蛆先生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粪伯矮锅蛆始旋其面目,鲠其颈脖,望洋向若而骂曰:任你他M的有多大,不如我粪缸之大!任你他M的有多美,不如我粪缸敏感词之壮美!矮锅蛆若然不高兴,全宇宙也得心惊!矮锅蛆若高兴,全宇宙也得铺满亚克蜥!
    
    2010-2-20,写于幽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 凌沧洲就言论审查向网易提出严正抗议与交涉
  • 凌沧洲谈中国媒体和传统文化
  • 凌沧洲:CCTV“跪伏裸女屁股”设计羞辱了谁?!
  •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