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2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09年7月17日,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先生“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10 年2月9日,55岁的谭作人被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判处5年有期徒刑,附加剥夺政治权利3年。然而,法院判决的主要依据竟是谭作人公开发表的题为《1989:见证最后的美丽——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的文章。这篇文章被指控为对当局处理“六四事件”进行了“歪曲描述和诽谤”。
     (博讯 boxun.com)

    
    不断重复着的“六四”习惯模式
    众所周知,在1989年那个多事的春天,北京高校学生自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随后“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委员会”成立,并召开记者会,会上宣布要举行全国性的罢课活动,其目的本是与政府对话,希望借此促进政府“反官倒、反腐败”和重新评估胡耀邦功过以及学运性质等,然而,中共当局却无视学生的这些最基本的诉求,导致学生们陷于进退两难僵局,被迫继续静坐,并引发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学生参与示威,喊出“民主万岁”“自由万岁”等口号。接着,《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社论,将其定性为动乱。当时,中共高层这一对学生爱国运动的歪曲定性,立即激起了全国性的民愤,最终导致学运完全摆脱了单纯的学生性质,转而成为一项全民抗议运动,并招致当局的武力镇压,发生“六四” 惨案。从此,中国社会便陷于日趋严重的腐败与不公。
    
    如今中国,官民对立、警民冲突等群体事件此起彼伏,连环爆发。此据媒体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群体事件目前每年要发生4—5万起(100人以上的才算群体事件,而少于100人的冲突事件则多如牛毛,无法统计)。特别是近两年来,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竟然井喷式地涌现。诸如瓮安冲突、惠州骚乱、孟连动乱都惊天动地。政府对这些事件都习惯性地声称是“一小撮挑拨”,如20多年前的“四•二六社论”口径如出一辙。由此可见,当下中国的官民冲突事件,大致都是由于政府无视民众群体请愿,导致矛盾激化,最后借口“一小撮挑拨”进行暴力镇压,不断重复着“六四”习惯模式。中国执政者,至今不仅不准国际组织对“六四”惨案进行独立调查,反而对国内民众为“六四”镇压受害者申冤以言治罪。谭作人案可谓一个最新的例证。
    
    
    执政当局禁忌的另一块疮疤
    其实,在成都法院判决指控谭作人有关“六四”文章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谭作人触及了今日执政当局禁忌的另一块疮疤——当局所掩盖的“5•12地震”四川豆腐渣工程及学生死亡人数等客观事实。
    
    关于“5•12地震”四川豆腐渣工程及学生死亡人数,今日执政当局同样不准国内和国际独立调查机构进行调查。成都市检察机关关于谭作人“2008年‘5•12地震’发生后,多次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发表了大量严重诋毁我党和政府形象的言论”的指控,直接泄露了本案的这一内幕天机。
    
    记得2008年四川地震后,谭作人提出《关于建立“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建议为这些死去的孩子做一点事情。他的理由是“尊重死者,才能善待生者。”记住死去的孩子,是为了这样的事情不再重演。他为此不遗余力地公开质疑,且致力于独立调查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问题,并跟四川学者冉云飞、北京艺术家艾未未等发起和组织志愿者,不断搜集川震遇难学生名单。谭作人的如此动作,直接触及了当局的最敏感神经。
    
    一直致力于环保工作的谭作人,曾面对中国GDP主义的重度污染,试图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发起“和平保城”行动。他呼吁人们上街带A4白纸,还有白面具、白帽子、白口罩、白胸花等。谭作人凭着鲜明的个性特色和象征性的符号,履行公民义务,揭露在“发展就是硬道理”下,以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国资流失、工人失业,疯狂圈地、农民失田、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牺牲社会公平与正义为沉重代价的GDP主义的灾难。谭作人曾在文章里这样表达:“用全体示弱来代替集体示威,用消极行为来主张积极权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用有序渐进来学习民主程序。”他的这种“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的公民呐喊,得罪的其实不仅是当地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更是不容批判的最高执政当局。由此可见,当局制造谭作人政治冤狱的谜底,正是对他“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公民呐喊的恐惧。这才是注定谭作人被公权力绑架在监狱里的真实原因。四川大地震发生至今,已经有谢长发、郭泉、黄琦、谭作人4名曾经公开批评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的维权人士先后被捕,无一不透示了这一谜底。
    
    
    “和谐社会”的又一次诠释
    如今,谭作人被当局政治迫害一案,已引发广泛的社会谴责。除了已有数十家媒体跟进外,国内网络作家北风等更是发起《谭作人,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寄明信片活动。人权组织国际特赦也在谭作人被判决后发表声明,发出抨击,并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谭作人。国际特赦组织亚太部负责人阮柔安表示,谭作人的被捕、审判和判决进一步突出了中国当局运用“模糊和过于广义的法律压制和惩罚不同意见的手法”。
    
    其实,在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中,当政者们从未放弃过以言治罪、侵犯人权,特别是仇视异议人士的立场。在当代民主国家里,异见者们“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本是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的常态,但在中国却成为“制造麻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敌对势力”等等,而当局则动用大批警力不断监控、打压仅仅凭借笔发表一些不同政见的言论者。
    
    胡锦涛当政以来,多次在中南海向全党发出“危机意识”警报。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也提出“建设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政治纲领和执政理念。然而,直至中共十七大确定的政治路线,该党精英们始终没有表现出政治变革的诚意,其“体制改革”方向不仅根本不具有宪政意义上的制度安排,反而在具体政策操作上不断封堵网路、压制言论,抓捕异见者。特别是重判发起《零八宪章》签名的刘晓波,已经成为世界范围解读胡温当局对待普世价值的一种标杆意义的答案。而今谭作人的被捕、审判和判决, 又为如此“和谐社会”做出了一次诠释。
    
    
    展示民意,并汇成江河
    总理温家宝在刚刚过去的2010年春节团拜会上说:“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然而,在一个中国特色的“共和国”里,中国人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还有什么尊严可言?英国哲学家洛克曾说过:人的“最低级的自由是大声地说出自己心里话的自由。”但可悲的中国,公民至今都没有这种“最低级的自由”,还能谈结社、游行、示威等基本人权吗?今日中国虽然经济高速发展,但是在一个完全依赖GDP增长支撑执政权力的政治结构里,却丝毫也没有发展出新的政治正当性,由此必然导致其意识形态彻底丧失说服力和凝聚力。
    
    谭作人先生说过:“在5•12大地震罹难孩子们面前,中国法律集体失踪了。这是司法界的羞耻,也是当代中国人的集体羞耻”。为了所有当代中国人不再集体羞耻,今天谭作人失去了自由,但作为我们社会的公民意识,却不应该对制造谭作人政治冤狱集体失踪。借用宋石男一篇网文中的话说:“恳请朋友们用写作、讲话、和平表达等多元方式,展示民意,并汇成江河。”这江河应该就是网络民意的江河。
    
    眼下,我们正生活在一个网络时代,网络媒体的迅速崛起,完全解放了民众参与媒体的语话表达权,彻底打破了传统主流媒体信息与语话垄断。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信息与评价发布的中心。来自四面八方的多元语话中心的传播,早已突破了政府的单方意志垄断与控制。回首中国过去的一年,网络公民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类精英都加入了这个行列,一发而不可收拾,逐渐形成了新兴的社会的主流力量,致使那些党报官刊所坚守的“喉舌”阵地,一个一个地沦陷。
    
    当下,一个“网络革命宣言”正风靡网上,已经在吹响键盘、鼠标上的民主“集结号”,以“展示民意,并汇成江河”。这是中国自八九民主运动以来,又一场公民运动的崭新崛起。谭作人特色的“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的公民呐喊,正在成为这个网络时代从公民意识里提炼出的主题。正是从这一意义上理解,谭作人的政治冤狱并未白坐。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home/article/33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谭案起诉书有失国格——张思之大律师质疑谭作人案(图)
  • 林保华:谭作人与温家贪
  • 谭作人,不说真话会死啊?/翟明磊(图)
  • 谭作人:牢底是坐不穿的,但是屁股会坐出老茧
  • 從郭泉到谭作人︰小人物的大歷史人格
  • 历史必将记住这次审判,评谭作人案/冉云飞
  • 谭作人是怎样变成坦克的/許暉
  • 荒谬绝伦的起诉书:四评谭作人案/冉雲飛
  • 宋石男:让我们汇成声援谭作人的江河
  • 我看谭作人事件/杨雨
  • 自发而美好的思想行为,为谭作人先生呼吁/ 崔卫平
  • 憂國憂民四川漢子,懷念被拘留的谭作人先生(图)
  • 谭作人: 陆世华,一位绝望的父亲
  • 陆世华, 一位绝望的父亲/谭作人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谭作人: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 关于“不争论”的争论/谭作人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谭作人
  • 天府之国,需要“活个明白”/谭作人
  • 谭作人:5·12死难学生调查报告手稿(图)
  • 我们四川人的女人——记谭作人的夫人王庆华/张朴(图)
  • 谭作人提出上诉民间续告震灾渎职人
  • 国际记者权益组织记者无国界关注谭作人、黄琦重判
  • 谭作人被判五年 不要拿豆腐渣校舍说事儿?(图)
  • 田永德:审判黄琦谭作人践踏法治缺失人性
  • 警察干扰记者采访谭作人妻子及律师
  • 《零八宪章》论坛就人权捍卫者谭作人被判刑的严正声明
  • 谭作人今判刑 刘晓波周四二审
  • “维权网”就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被判刑的声明
  • 汶川地震维权人士谭作人被判五年
  • 谭作人被判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图)
  • 快讯:谭作人被判刑五年,剥权三年
  • 谢贻卉欲参加谭作人案宣判被传唤
  • 谭作人宣判在即,两“云飞”被限制出门
  • 谭作人案宣判在即 陈云飞面临失去自由其母病重
  • 谭作人案将于2月9日宣判(图)
  • 谭作人被禁制的最後陳述/譚作人
  • 艾未未银行帐户被查 谭作人手稿发表(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