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淘汰落后产能看“中间利益集团”/童大焕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8日 转载)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钢铁行业首当其冲。国家关停和淘汰落后钢铁产能,措施一年比一年严厉。而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广西采访时发现,一家四年前就被国家发改委限期关停的违规钢铁企业——广西盛隆冶金有限公司(名称变更前为万鑫钢铁有限公司),不仅未见关停迹象,反而生产不停,违规扩建不止,产能越关越大。市府红头文件替违规钢企说情,空气污染和水污染影响农业、渔业和农民健康,但忍无可忍的村民们却求告无门,法院不立案,政府无人理。港口区一名干部对记者说,防城港是广西北部湾滨海城市群中惟一的全海景生态城市,“城在海中,海在城中”,而盛隆公司就像一颗毒瘤,引进它“真是昏了头”。(2010年3月24日《经济参考报》)
    
     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姜长云对记者表示,落后产能企业之所以能继续扩充,关键在于地方政府不作为,有的地方甚至认为,谁先淘汰谁吃亏,总是寄望于别人先淘汰,导致淘汰进展缓慢,淘汰任务越来越重。 (博讯 boxun.com)

    
     落后产能越关越大的事实表明,中国社会已经存在一个置国家整体利益、长远利益和民众利益于不顾的顽固的“中间利益集团”,在现有的政治、法律、舆论监督结构和体制框架下,这个“中间利益集团”正呈不断扩大之势。从政治权力结构上,这个“中间利益集团”当然不可能无限坐大,但是这种权力思维仍然有可能不断向上一级权力机构漫延和渗透(市一级政府用红头文件为落后企业向省一级政府求情即是此种“渗透”之一;保护落后企业的下级官僚向上晋升过程亦是这种落后权力观“坐大”的过程),更要害的是,这种不顾国家利益和百姓利益的“中间利益集团”完全有可能通过“损人利己”的生产生活方式不断坐大自己的经济权力和文化权力,通过一步步掌握和坐大经济权力,掌握话语权。
    
     如果任由这个“中间利益集团”不断坐大,不仅国家的生态环境、民众利益无法得到保护,就是国家的权力和法律体系也都会被肢解得支离破碎、分崩离析,使国家处于“权力碎片化”的乱象之中。
    
     来自国家工信部的消息说,预计在四月末将今年淘汰落后产能任务分解落实到各省。根据方案,淘汰落后产能将实行问责制,目标完成情况将纳入地方政府绩效考核体系。对未按要求完成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地区将进行通报,限期整改。对瞒报、谎报淘汰落后产能进展情况或整改不到位的地区,要依法依纪追究该地区有关责任人员责任。
    
     早在今年1月2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就指出,淘汰落后产能要纳入地方政绩考核。这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对淘汰落后产能和环境保护的最严厉举措。
    
     国家有节能减排的持久压力和国际承诺,老百姓有环境健康的权利,但是以往多数时候,由于自上而下政绩考核机制以及自上而下民主机制的不健全,对地方官员的监督存在诸多空白和盲点。前不久湖南嘉禾县曝出数百名儿童血铅超标事件。县环保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该县未经环评的企业达309家。县环保局长说,作为贫困县,嘉禾急于发展经济。一批从周边省市淘汰的企业来到嘉禾,不作环评就开始上马生产,“经济落后了,好不容易来几个企业,你就不好去管。”
    
     地方官员像请神一样请污染企业、上马落后产能,为了GDP,可以让民众悄无声息地受害甚至舍命。发展不是为了让人活得更好,而是为了官员“积分”。
    
     地方百姓则像赶瘟神一样想把它们赶走,却又赶不走。“嘉禾困境”暴露出许多贫困欠发达地区共同的发展理念和道路迷失:眼前的经济增长目标代替了整体和长远的社会发展目标;地方官员的短期政绩凌驾于民众利益之上,导致经济发展以牺牲环境和公民健康为代价,以牺牲全社会的公平正义为代价,形成“官刁——民弱 ——地贫”的恶性循环。
    
     我们再也不能重蹈“少数人享受发展成果,多数人承担改革成本”的增长覆辙。将淘汰落后产能纳入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体系,无疑是百姓头上的及时雨。
    
     而要让“及时雨”能够真正及时落到百姓头上、落到干渴的大地上,必须及时、充分发挥民众监督和舆论监督的力量,地方人大如何真正实现民选、专职、告别代表官员化痼疾,甚至都应该及时提上议事日程。如是,方能上下合力,形成对“中间利益集团”的强有力监督与制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考加分成了地方权贵子弟的专利/童大焕
  • 童大焕:这样的拆迁该如何赔偿?
  • 胡斌“替身谣言”何以扰乱了公共秩序/童大焕
  • 腐败VS腐败:招生模式转换透析/童大焕
  • 最应该警惕的是底层权力沦陷/童大焕
  • 多少“门”使高考公平成泡影/童大焕
  • 中国社会需要告别体制性虚荣/童大焕
  • 事业单位和垄断企业应慎搞绩效工资/童大焕
  • 追求比宅基地换房更全面更普适的农民权利/童大焕
  • 中山市土地换社保 醉翁之意不在酒/童大焕
  • 童大焕:土地双轨制与官员别墅群
  • 弊案迭出是对高考制度的反面提醒/童大焕
  • 教育公平比户籍改革更迫切/童大焕
  • 不能再用财政为二级公路“变脸”埋单/童大焕
  • 社保改革的关键是填平两大身份鸿沟/童大焕
  • 全国人民都需要政府发“房补”/童大焕
  • 垄断油企连“口红”也不要了/童大焕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重庆出租车罢运:经营体制该变了/童大焕
  • 童大焕:拘留质疑者是在粗暴践踏舆论监督
  • 大学学术权力应该回归学术共同体/童大焕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