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9日 转载)
      在被刑拘约3个月后,山东文登市高村镇高村人于维平死在了看守所。家人在查看尸体时发现胸部有小洞,当时被告知是抠掉的粉刺,是“抠粉刺死”。而尸检结果显示,死者遭遇了“针类锐器反复刺戳胸部致心脏破裂,心包腔积血致心脏压塞死亡”。
      
       又一个看守所死亡事件!在经历了看守所诸如躲猫猫躲死,做恶梦死,喝水死,鞋带吊死,睡觉死以及摔跤死等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死亡事件之后,这回是“抠粉刺死”,但真实情况是“针刺死”。 (博讯 boxun.com)

      
      乍听“针刺死”这个字眼时,笔者还真像被针扎了下唬了一跳,是我们的想象力和智慧跟不上,还是那些看守所真是怪异事件的集散地,经常会有这样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又细想想,心里一阵心寒,看守所果然是可怕的地方,一不小心进去就有可能出不来了,这跟平常说的“叫你有去无回”这样的狠话所产生的威慑力是一样的,看守所真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
      
      看守所称这些都是意外死亡。这也许是意外,但为什么这些平常的事情在正常的生活当中很少会发生死亡,而在看守所的死亡机率怎么就那么大呢?为什么这系列的死亡事件发生时,都会一致性地出现监控录像发生故障失灵而无法查看呢?难道事情真如有关部门所称的是抠粉刺死、喝水喝死、躲猫猫死、睡姿不对死、做恶梦死……?如果不是,那到底谁是凶手呢?
    
    
      在这起“针刺死”事件当中,死者的父亲得知儿子在看守所死亡后赶到殡仪馆,发现儿子左前胸心脏处有一黄豆粒大小的窟窿,肉向外翻,已赶到现场的公安人员说,那里原有个粉刺,是抠掉之后留下了窟窿。在质疑看守所的监控录像后,死者家属要求了尸检,得出的结论终于证实了他们的猜想,死者并非“抠粉刺死”,而是“针刺死”,公安人员是在撒谎。于洪智想知道谁在看守所刺死了儿子,他认为儿子很健康有闯劲,根本不会自杀。但一个月过去了,检察院没有任何答复,也还没有任何人对此事承担责任。而在于洪智聘请了律师之后,事情发生了大转弯,检察院表示愿意与该律师合作,并成立了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调查。
      
      事情的发生过程让人哭笑不得,先是公安人员在撒谎,接着是检察院在得知律师参与后就积极配合起来。我们仔细对照这一系列的死亡,发现死者生前肉体是健康的,发生意外死亡的机率很小,心里也是健康的,无自杀倾向,再仔细观察,事情发展过程也有共同之处,先是警方向死者家属解释是意外死亡,然后是死者家属提出质疑,有录像就又调取录像,但录像监控出现故障,又尸检,最后攻破警方的谎言,而这时事情已经曝光了,有关部门才参与其中调查。在这里,想深刻地发问几句,倘若死者的家属没坚持要尸检,没有家属为了捍卫死者的尊严,为了维护自身的权利而走上验尸维权之路,那么像于维平这样的死者岂不是都要含冤地下,甚至被人认为是死得其所吗?倘若死者的家属没坚持请律师,事情没进一步曝光,有关部门会参与其中调查吗?这就好像最近网络一旦曝光某件事情,有关部门就会开始关注开始调查研究一样,而之前这件事情根本无人过问。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13亿的中国人,亿万中国人的力量很强大,有关人士怕闹大了自己要担当责任。
      
      证据摆在眼前,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现在已经有参与诊断的医生承认,是被逼造假的,这无形中表明警方在掩盖事实真相,掩盖看守所里的秘密,他们在用某种权威或某种潜规则掩盖证据,在这样的权威或潜规则下我们暂时无法探知凶手是具体的哪个人,但可以明确凶手就在看守所,而背后真正的凶手无疑是滥用的权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面子、血缘、权力/宋圭武
  • 是周洋太贪心,还是权力太随意?/严辉文
  • 与500女人有染的不是王成而是权力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地方权力门阀化/十年砍柴
  • 权力腐败多矿难 劳工生命多死鬼/转业干部孙自卿
  • 权力唯独不怕公众是可怕的信号/张海英
  •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虚伪/木然
  • 杯具引发的悲剧:乡长茶杯装的不是水,是权力
  • 王军荣:将公民分等级折射权力“霸道”和“自负”
  • 陈凯博客:权力的道德捆绑/刘瑜
  • “十不知”局长的权力逻辑
  • 在押人员看守所“摔死”:被权力变身掩蔽的公众视觉
  • 富豪排行榜:宗庆后只是权力的遮羞布/周碧华
  • 你有权力么?我凭什么要改?/李铁
  • “上访头子”之谓暴露权力傲慢/王石川
  • 春城晚报:李鸿忠“拿”走录音笔的权力张狂
  • 省长没有“拿走”记者发问权的权力
  • 孟学农:权力必须放在笼子里晒在阳光下
  • 株洲原县委书记权力失控 滋生卖官潜规则
  • 刘相文:无辜者被公权力流氓了30多年来、死不认账、丧尽天良
  • 86.5%受访者忧虑新富家族联姻“公权力”
  •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 中共18大权力之争胶着 薄熙来背水一战
  • 胡锦涛江泽民权力斗争白热胡摆了江一道(图)
  • 官二代易滋生怀疑 社会互信和权力公信力丧失
  • “要求部门公开预算”是人大的硬权力
  • 薄熙来造成的尴尬北京权力斗争白热化
  • 维权网报告:国家权力对生育人权的制度性侵犯
  • 张朝阳: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
  • 政协最大权力是话语权与张东荪的反对票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权力黑化:公安局长谋害检察长
  • 权力黑化:公安局长谋害检察长
  • 《财经》:李庄案检讨权力与法律的冲突
  • 中国卫生部拟建内部“权力运行监控机制”
  • 卫生部探索建立“权力运行监控机制”推进“反腐”
  • 一些地方领导班子改革后一把手权力膨胀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