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讀张成觉《時代風雷嚮筆端》的思考/苦思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3日 转载)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時代風雷嚮筆端》(香港科華圖書出版公司2010年2月初版) 是香港作家張成覺近著。這是他近兩年讀書隨筆合集。作者這樣介紹自己:『廣東東莞人,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出生於香港。上海交通大學畢業,作家、自由撰稿人。曾列名2008年度百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已出版長篇小說、電影劇本、文藝隨筆及回憶錄等九種,曾多次在中、港、台獲文藝獎項。』在這本書封底,書編者對這本隨筆作了按語:『本書收入作者近三年來在網上發表的文章、史學隨筆、評論、人物特寫及詩篇,其間時代風雷隱約可聞,史事秘辛躍然紙上,趣味盎然,引人入勝;或蕩氣回腸,催人淚下。以理服人兼以情感人,誠不可多得之佳構。』從這個導讀方向去讀,理解作家書寫這本評說共和國幅幅史事和人物的書,我覺得方便許多。
     (博讯 boxun.com)

     我是這樣開讀和理解張成覺的筆端世界。此前,我讀過他的回憶錄《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是多年前的事了。也就是說,讀了一個十八歲即做了右派分子的張成覺(2007年反右50週年研討會公開的與會者資料) ,他的心路歷程在文學和史學的學養坦誠顯現的內心世界,可謂露山也露水;我尤其注意這個共和國知識分子筆下的良知和責德。我有理由說,在五星紅旗下成長的我輩,誰也不能昧心說不知道怎樣活過來;曲折顛撲的人生經驗,刻骨銘心的數十年無遏止的階段鬥爭留下的階級烙印,教化在我們心靈留下的反人性情景,他也是,我也是。同樣的人生印象,我有理由說,張成覺讀書的多樣化同成長的環境及他家族遭遇的離亂有關;意即他打小就受教於家學淵源(其父畢業於北京大學,當過民國時期家鄉廣東東莞縣長,直到「共和國誕生」被處決,家族蒙冤遭難) ,傳統的中國文化陶冶了他;然而也是少年心智的挫折,大學期間即戴上右派帽子,即被流放新疆做了廿一年建設兵團成員(《新疆回憶錄》) 。就是說,他的青春期和壯年期都在蘇武牧羊的草原和風雪中度過,直到八十年代初回到故鄉,然後帶著妻女舉家南下香港做回香港人。他六十年家國回憶錄的〔前言〕,對個人的經歷引了《三國演義》卷首〔西江月〕詞:『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作了他半輩子的感慨,也是由這個感慨開始他自由的文學人生。
    
     關於毛澤東時代的文學和史學的真實情景,歷來欲蓋彌彰,能夠揭開毛澤東執政三十年的內政殘酷現象,還是賴於海外文人和史家們拉開黑暗的帷幔,讓天下人觀察那齣到現在仍然串演的人類最殘酷的悲劇。我是這樣感想的。古人說「開卷有益」,不假。我說的這個「開卷有益」,就以打開心空眼界言,以為現代人讀現代作家書,勿論文學書也好,或如眼下張成覺這本尋常的讀書隨筆,現代作家們都不其然會以現代觀點去寫現代社會事和社會人,不假。張這本讀書隨筆,筆端下的現代人和事跟我(以及其他人) 密切相關,毫無疑慮因他筆端寫的和流露的情感,也因他是這個時代的見證者產生共鳴。我粗略統計一下,作者的隨筆內容分五輯,但統一在惟一的範疇裡:隨筆依讀書內容,勿論文學也好政論也好,都以時代環境包含的史實的資料博引進行,由他讀書的內容發言(五輯隨筆共208篇(含作者書信、詩詞,及美學家高爾泰先生的序文和張成覺的後記) 。換言之,作者以個人讀書作的筆記,他要藉讀書寫出作為現代人的心得,涵蓋他七十一年生命(張本生年1939)歷經的所感所思等等,無疑也是我這個普通讀者讀這本書的最大心得。
    
     張成覺以讀專著綜合性的隨筆寫來,我綜合統計過作者共引專書不下數十種,都是知名的黨史家、政論家、文學家、書評家(包括張成覺自家著作) 共廿餘家,其中有傳記回憶錄,有黨史家和文史家的專著資料引論等等,都包圍著曾經是我們偉大領袖毛澤東做皇帝三十年也執政三十年的時代紀實;也就是說,208篇隨筆共出現「毛」以毛抬頭論說作者的個人觀點和所引專書的資料,構成這本隨筆的情理和推論特色。邊讀這本書,尤其據隨筆處處引論毛氏的陽謀陰謀統御天下文臣武將(毛澤東以共和國之父自居,故毛皇朝專制如是) 的獨裁心態論,我讀下來有個有趣的感想:作者博採了無數的黨史專家、學者、作家的專書或回憶錄,然後以他的讀書感徵引的資料,參與了個人的時代感——所感和所思,因而見證整個毛澤東時代的共和國眾生相,我以為就是這本隨筆的思想意義。我也想說,如我一樣的普通讀者,假如有緣讀這本書,定會和我一樣覺得:無緣博覽共和國史家回憶錄或學者作家們的專著,見證了毛澤東做為獨裁者和暴君的心態怎樣?也會認為作家旁徵博引的資料,應驗了作為同代人的悲哀。毛澤東時代已經過去,然而黨即國的天下仍然是我們後代人的共感,怎樣以普世價值觀看待中國文化和國民性的未來情景,應該是讀者們因張成覺的思考引起再思考。我無緣讀張著徵引的無數學者、專家、黨史家、作家的專著或回憶錄,所以讀完這本隨筆式說國事人事,我覺得他的博識隨筆就像一本百家通書,張成覺筆致的坦誠和批判性,叫我心悅神服。
    
     全書以徵引的史實說話,構成他隨筆式的探討根據。第一輯《文壇藝苑龍門陣.不會再有魯迅了》中作者說:「無論歡喜與否,魯迅在中國文學史、思想史以至文化史上,是個不可抹煞的巨大的存在。但這樣的存在將一去不復返。」他接著以書畫家陳丹青《笑談大先生》專著裡的《魯迅是誰?》作為徵引的思想方向:『…在我們上下周圍,魯迅那樣的物種滅絕了——豈止是他,偉大的早期國民黨人,偉大的早期共產黨人,偉大的革命者與啟蒙者一代,在今天的人群與人格類型中,消失凈盡——而魯迅的時代,這些人不論為敵為友、為官為匪,但他們的倫理道德血脈教養,個個跨越唐宋,上溯先秦,同時,他們是中國第代一世界主義者,第一代現代民族主義者,第一代新型的文化精英和政治精英。』(29頁)作者之所徵引這些話,其實是為他書裡數百篇探討中國現代人面臨的關於文化和眾生肉體精神面貌被「毛」奴役的殘酷情景作個開序的理解層次,這些隨筆探討的主旨當以中國文化和中國人做主體。
    
     由魯迅一代的文化人想去,和作者同一代的文化人,怎樣見證我們的文化精英呢?面對永無止境的階級鬥爭,百萬知識分子被打成右派,流放的勞改的投閑置散的,都先後在共和國各個旮旯裡終其一生,能僥幸活到耋耄年的,也無緣觀看普世價值在黨國天下誕生?作者在第一輯《不會再有魯迅了》引上述海龜派文化人陳丹青的話:『…除非你有兩條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魯迅同時代人。最(稳妥)的辦法是取得魯迅精神的反面:沉默、歸順、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圓玉潤。』這是對毛澤東人格精神有深刻感受的陳丹青和張成覺的最佳論點;就是說,如果魯迅長命百歲的話,老人家自然有話說,他是不會沉默的;連毛澤東也不諱言,魯迅『一是坐牢,一就沉默』。魯迅的同代人郭沫若,是共和國文壇大領班,在摧枯拉朽的年代,由反右運動到文化革命,已淪喪為祇唱「機艙外有個太陽,機艙內一個太陽。」的崇毛頌詞,淪喪到做了毛澤東的整肅文化人的歌手,說自己過去寫的書應該燒掉。綜觀毛澤東的流氓人格和他迷惑眾生的階級鬥爭論,讀張成覺的筆意情感,我想,凡讀過本書的讀者都會有個共同感想:為甚麼執政62年的中共政權,會產生這樣違背人性的統治觀?為甚麼曾經高唱反極權要自由民主的中國共產黨領袖,打執政開始就淪喪為一個不顧老百姓過和諧日子的暴君?其實,答案已叫我們不免暗暗沉思:毛澤東是啥子人啊?!(借用老毛72年接見日相田中角榮說秦始皇殺儒生的口氣) 無疑讓我在張成覺筆端出現千百個「毛」氐身後的大「?」號沉默思考。
    
     我一直覺得作者揹負著一隻裝滿命運元素的包袱,像行腳僧一樣讀書作筆記,然後想他命運註定的所讀所感所思。我容易理解他的文學品質,可說從誕生就註定這些生命元素,叫「毛澤東思想」。教化性無法擺脫的生存情景,成了我們的精神反射作用,毋庸說毛澤東時代的風聲鶴唳,都是他讀書和寫文章的心跡所在;因此,我有理由說,他這本書以血的熱情書寫。這是我們這代人的夢魘毛澤東。也是張成覺的夢魘——…他筆端所指的「夢魘毛澤東」,其實探討的都是毛澤東本人的性格反映——讓讀者通過他歸納起來的所有同代人的悲劇命運,怎樣與毛澤東命運緊緊相扣。性格決定命運,不假
    
     毛澤東執政三十年一意孤行,就是他的性格造成的反叛性;因此直至毛澤東駕崩了,才有所謂四人幫的最後下場,階級鬥爭論以江青受審的招供吶喊結束——「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他要我咬誰就咬誰。」毋庸說也是江青本人的奴妾心態作祟。因此,讀到作者以史為證說楊剛、彭子崗、龔澎、范長江等共和國第一代大記者,在他的變態心理作弄下如何自盡或郁郁而终;讀到《茶館》掌櫃(作者老舍先生)蒙冤投湖了決以還清白;讀到寫現代文學大師沈從文先生(1902-1988) ,以曲筆檢討自我數十年之所甘願躲避到歷史博物館偷偷研究中國服裝史的悲劇命運(53頁〔沈從文的EQ〕) ,作者徵引沈公訪美時在聖若望大學的講演稿《從新文學到歷史文物》(北京大學出版社《生之記錄)——沈從文隨筆》2007年194頁) 說:『在近三十年社會變動過程中,外面總有傳說我有段時間很委屈、很沮喪;我現在站在這裡談笑,那些曾經為我擔心的朋友,可以不用再擔心!我活得很健康,這可不能夠做假的!我總相信:人類最後總是愛好和平的。要從和平中求發展、得進步的。中國也無例外這麼向前的。』沈公就這樣心平氣和輕描淡寫他由49年至80年代漫長的歲月如隱士般的生活,似乎把他過去書寫的《長河》和《邊城》等揭開純文學的中國國民性一起,同他的歷代服裝史的繩頭小楷書稿一樣藏進博物館不再見光了。然而,也就是這個滿臉風霜的文學大師的隱世風骨,感動和影響了後代多少文學創作者,承傳了他的湘西精神。
    
     和書寫沈從文的避世求存的性格相反,張成覺並未忘卻記錄這個箝制和箍咒的年代,造成人性醜陋的另類反面人物,讀來叫人噁心之餘不禁歎息。作者寫了那時連四大不要臉之首的郭沫若,他的妻兒最終也難逃生死別離的命運之後,接连六篇文章寫了文壇大人物余秋雨(《余秋雨居心叵測》、《余秋雨淚從何來?》、《無可救藥的余秋雨》、《余秋雨的人性——再評余文《感謝災區朋友》》、《余秋雨豈可與郭沫若相提並論?》、《勇氣可嘉 論點成疑——評《我挺余秋雨》》) 。作者為何化這樣的大篇幅來論余秋雨?他的用心良苦,就寫非常年代非人性的革命內容,就作者寫文化人的級別言,余秋雨實在難上榜眼。然而余秋雨能與郭沫若同榜共說,作者的思考理由非常簡單:余秋雨現在仍然是極富爭議性的人物,在扭曲人性施酷刑年代,拜狗頭軍師門下入石一歌寫作班子,充當一言堂刀筆槍手。文革已定調成浩劫,光陰如白駒過隙,改革開放也走到三十周年;國家突然遭遇汶川震災,作為文化學家余秋雨,寫了篇《含淚勸告請願災民不要被反華勢力利用》奇文,「被譏為鱷魚的眼淚,惡名遠揚」(張語130頁)。據作者語曰:『余此番赤膊上陣,向「反華」勢力反衝鋒,其效忠現政(权)之不遺餘力,難免使人聯想起他在文革中的表現。當年大陸文壇,「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之際,余作為石一歌的成員隱居華堂,替「四人幫」舞文弄墨,好不風光。』(131頁)就是說,彼一時此一時的過眼雲煙風景下,余秋雨竟然以「國寶級文化學家」的姿態說話,向學齡兒女被壓於豆腐渣樓宇下的幸存者做「說客」,說他们請願要政府賠償和討公道是受「反華勢力」利用云云(余語主旨) 。余秋雨把謊話說到天上去,他的作派令天下人側目,似乎較石一歌時代更高檔次,居心叵測即此。
    
     張成覺藉數篇短文,以抽絲剝繭的筆法為余秋雨畫像,剖析了余「淚」從何來?有如下批語:『如所周知,請願災民家破人亡,尤其獨生子女葬身校舍廢墟的眾多家長,本來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在最長三分鐘、最短幾秒鐘的地震中,其希望所繫徹底破滅。古人云:哀莫大於心死,而身死次之。這些父母的哀痛,無以倫比,堪稱慘絕人寰。』讀到這些文字,讀者良心同作家良心同哀痛,同時不禁思考:余秋雨怎能硬說這些幸存者弔喪請願是與反華勢力串連?那時舉國悲慟,全球人矚目汶川地震,熱心人全投進救援和捐款(包括筆者亦捐款$200美鈔) ,難道余秋雨也把在下也入冊反華名單?(在下客居美國四十年,數十年以炒鍋養家活口)作為文化學家余秋雨,有文才不假,他欲望做國寶級文化學家心志無可厚非;可是,仍然懷抱石一歌的刀筆心態,就太失學人德性了。難怪張說他的《感謝災區朋友》一文是虛偽,心態無可救藥(137頁) 。所以,張在《余秋雨豈可與郭沫若相提並論?》為余秋雨畫像到此作了結論;他徵引了作家冉雲飛的《余秋雨老師二三事》末段語,讀來覺得余秋雨畫像妙到毫端:『既有郭沫若先生領導在前,亦有王兆山同志追兵在後,余秋雨老師你得好自為之呀。三人行必有我屍焉。你們互相學習,共同為繁榮中國的主旋律做出不朽的貢獻吧。』誠如張言,郭沫若被稱為四大不要臉,他的妻兒畢竟難逃生死別離悲劇。『就郭沫若的「全人」而言,最低限度要承認他在中國文學史、文化史及革命史上,有過巨大貢獻。…在五四新文化運動中,郭沫若的詩歌《女神》、《鳳凰涅磐》無疑享有重要地位。他的考古研究在學術上的成就舉世公認,因此獲選為中央研究院第一批院士。』
    
     然而,反觀余秋雨的精神面貌,我想起他前些年寫的自傳體小說《借我一生》(《收穫》2004年第四期),很能說明余氏個人的聲譽在文化革命塵埃落定後在文壇引起爭議未定,因而寫了這部家傳欲為自己說話。別說他是否刻意在天下良心面前飾演的文化代言人自我寫傳,顯然令拜讀過他大傳的讀者會在余秋雨紀實的傳下的成長過程,然後他作為一個文化學家的人格讓讀者怎樣思考?余秋雨的文化學養雅俗共識,家族遺學的作用取乎「福祿壽」的遺傳,或對他整個生命歷程的影響顯然深刻;而他無法迴避的時代環境怎樣影響心志,至文革後期余秋雨怎樣洗身革面呢等等?照小說情節和人物精神的情理作用推想,余的學養欲晉級國寶級文化學家指日可上岳陽樓眺望天下風景,精神可嘉。因此,讀到張成覺也以文化學家的筆觸一下子寫了六七篇隨筆剖析余秋雨面對汶川地震表態,令歷來欣賞余秋雨學養的在下歎息暗思:我以為余秋雨欲成就自己一生不夠,故欲「借我一生」又怎樣?他為文壇爭議是好事一樁,若洗身革臉了,卸脫過去式的石一歌名氣才是道理。
    
     余秋雨在《借我一生》卷一開首第一章〔長輩的山〕(一) 就為剛病逝的父親寫話說:『我的父親余學文先生,於今天中午去世。在上海同濟醫院二號搶救病房,我用手托他的下巴。他已經停止呼吸,神色平靜卻張大了嘴。好像最後還有甚麼話要說,卻突然被整個兒取消了說話的權利。…』(117頁)作為讀者思維方式(或因余以其父病逝作為大開大闔的筆法推理)我特別注意余秋雨強調的「被整個兒取消了說話的權利」12個字的驚心動魄!照邏輯推理有兩個元素:生離死別之傷痛。(1) 余父生前有話語權,但話未能說盡,如向兒子的最後遺囑之類;(2) 余學文因死,遺囑未說,因而他『張大了嘴』,永遠『被整個兒取消了說話的權利』。因此讀者也不禁歎息思考:余學文遺囑是甚麼?因此我有理由說,余父也許有遺志,要兒子為余家立傳,這才是余父的遺志。然而,我深深為余秋雨寫下序言式的12字感慨思考:這12字話語,在毛澤東思想橫掃天下的非常年代,天下老百姓「被整個兒取消了說話的權利」,我們感受太深刻,余秋雨父子幸免乎?或者「是」;或者「無」。天下荼毒太深,惟獨以石一歌奉旨寫討伐天下牛鬼蛇神的刀筆吏又當別論。因此,我的思考方向無疑在:毛澤東性格造成共和國的命運,他性格裡的小農民意識是天生的,慫恿了他自大狂的帝皇思想品質,狂傲的皇性駕馭他高來高去,中國人的奴性也慫恿了暴君的殘酷性,毋庸說是他炮製共和國的偉大圖騰,依他的性格完成。
    
     這幅共和國的偉大圖騰,凡在共和國天下成長的人都有深刻感受。打反右運動這個階段起,毛澤東的階級鬥爭開始更上層樓。此時,毛以人定勝天的鬥天鬥地,違反科學根據弄出的「超英趕美」造成了人禍災難,狂妄性令他也同歷史上的所有獨裁者一樣,成就了偉大的孤獨者而未自知自覺。但他仍然鼓吹他的不斷革命論駕馭的階級鬥爭,把他的「毛澤東演義」愈演愈黑,單單他執政三十年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就有6400萬(楊繼繩《墓碑》,楊是新華社高級記者,他的統計不算離譜吧) 數千萬死亡人數,都是在和平的日子裡被毛澤東思想整死和餓死,這些死亡的老百姓,在死亡錄裡連姓名都未留下,跟毛澤東點名要整死和他御用槍手殘酷迫害死的大大有名的政、軍、文界大人物,又有罪死不同的本質上的區別。如上說的石一歌班子余秋雨們的筆點名整肅的,然後被押上酷刑台的文化精英,張成覺有幾篇隨筆徵引的死亡資料,他感情地寫了他們,讀著不能不感慨,作者是以血字寫下他們的生死。作者徵引蘇明的紀實報導《血色中國》,寫了軍官強姦140個女學生的記錄,張據此說了他的觀點和推理,然後做了無誤的結論(456-473頁四篇短文)。其實,關於貪官魚肉小百姓,利用職權誘姦或強姦少女,在買官賣官黨員就是極權加利益的現在中國社會,不屬於聳人聽聞的社會大事,較之蘇明筆下記錄的真實又成數倍數發生——政府就是黑社會,貪贓枉法成了黨官的日常生活內容,誰都不會懷疑。我有理由說,現在的中國官場現象,都是毛時代的遺風,祇是毛澤東大開格殺勿論時,誰也不敢捋他虎鬚;現在黨槍霸女姦女「成趣」,皆因黨即國也黑社會也,你和我心知肚明。
    
     張成覺由蘇明的《血色中國》寫開去,據此說了個特別的死亡案例林昭之死,我讀後覺得林昭之死最能說明毛澤東時代反映的毛澤東性格。張評論完《血色中國》後特別強調「牛鬼蛇神」知識分子被毛澤東定性的名言:『資產階級就在共產黨內,他們比地主資本家還厲害。」所以,讀了「毛本人比任何地主、資本家都厲害。更重要的是,他所搞的假社會主義正是黨內資產階級得以滋生的緣由。不受監督的絕對權力導致中國歷史上前所未的腐敗。』(472頁)的話,然後讀了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學生林昭之死,大概可為毛澤東性格定論,或黨的槍隨時草菅人命。然而林昭之死,卻反映了過去六十二年數百萬冤假錯案的殘酷。
    
     血洗大地之時,林昭本質上還是個學生,她有個當人民教師的母親,因此家學使她性格有辨別善惡的本質,令她在同學間(中學) 很有氣質。早熟有才的林昭性格上的特質,無疑造成她對殘酷社會現象的思考,進而發言與同儕交流,或私下把思考寫進日記。其實一個與造反派毫無關係的女青年,因言論而遭殃致死;如她的名言:『我們的血再鮮豔不過,而且是再燦爛不過的墨水,人世間其他一切墨水在這樣的墨水面前統統不免黯然失色』(香港《動向》雜誌2009傅國湧《林昭正在回到我們中間》引言) 。一個厭惡權勢,愛人格尊嚴的學生,還是死於毛淫威的黨國槍口下,她給中國人民留下高貴的血色墨水。林昭已經逝世四十年,但知識和良心造成了後來者悼念她的死亡因果,因而才有現在的林昭思想現象,出現了大量悼林昭詩,林昭傳記小說《中國紅豆詞》等等;如傅文說:『在北京,一位年輕的詩人朵朵,寫了一齣以林昭為主題的獨幕劇。也是在北京,以「祭園守園人」自居的朱毅先生,有意倡議為林昭建一個銅像,最好當然是立在北大未名湖畔,退而求其次,則可以放在林昭墓前…』『詩人涂國文為紀念林昭殉難四十周年寫的詩〔穀雨過後〕——穀雨過後/大地上的桃花一齊敗了/落滿我的掌心/我不是劊子手/但我卻攥出了一手淋漓的鮮血/……/穀雨過後/去尋找一枝遺失的火炬?/在上石頭中/我看見你的名字/潑灑著太陽的熱情(上引傅國湧文) 。
    
     由林昭現象反照了毛澤東的獨裁現象,讓我檢讀張成覺就《「組織性」與「良心」的背後——讀〔別了,毛澤東〕有感》,作者徵引了錢理群《拒絕遺忘:1957年研究筆記》讓我們再回到那個歷史現場——「組織性與良心的矛盾」,這是1957年5月22日晚,林昭在北大「民主論壇」公开坦露的心声。……(論壇)其中所提出的「取消黨委負責制、「確保言論、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等自由」,等等,都包含了對中共極權制度的質疑與挑戰。由於在林昭心目中,「真理是高於一切的,而在真理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因而對一切真理的探索者都應該給予同志的愛。這是她的基本立場和原則,也就是她在這一時期反複說到的良心所在。錢理群寫道:『但作為共產主義青年團團員的林昭,當然知道,黨團員的組織性要求每一個成員將黨當作真理一樣無條件地維護,任何對黨的懷疑都是有罪的,更無庸說公開的批判。於就產生了「組織性和良心」的矛盾。』(269頁) 林昭一眾的良心,絕對想不到毛澤東的所謂「大鳴放」包裹的陽奉陰為,從此把她推上審判台,讓她永遠喪失了言論自由,然後以生命代價解釋了她後來的林昭現象。然而也因此讓天下人思考毛澤東的性格底蘊。
    
     探討毛思想和毛性格,張成覺處處叫讀者思考是毛澤東性格,造就他一生的命運,也是共和國一黨天下的命運。是耶非耶?讀完張著,筆者想起前些時網上傳閱的《和老百姓說些話》的長篇報告。傳說這份報告書是萬里談話。讀畢全文後,我不相信講話主角是萬里,但可以樂觀地推理,膽敢作全面性地檢討中共執政60年的得失的人,應該是中共內開明派的黨史家們假借中共第一代革命家的「開國初衷」(理想),60年來因黨為國犯下無數的罪業,該給十三億中國人寫一份悔過書。這篇致全國國民書發表後,國內外發表了無數討論毛澤東功過如何劃分的文章,尤其以論說中共無國法和驗證毛澤東性格的引徵文獻。筆者為張成覺先生的隨筆論史感動,贊同他的隨筆引發的驗證毛澤東性格種種,遂抄下日前拜讀香港作家倪匡先生發表於《蘋果日報》論壇版兩篇雜文,藉於說明毛澤東性格。亦即抄下倪匡先生文本,作為讀《時代風雷嚮筆端》的結束語。
    
     《蘋果日報》——倪匡先生原題〔文抄兩段〕——
    
     今天做文抄公。因為,就「五區總辭」(即香港近日有議員總辭提出公投——筆者按),想發表些意見,卻實在想不出比這兩段話更好的了,所以只好抄。讀者可將文中地名、日期改動一下。當世健筆雖多,也難以將事情說得更透徹了。
    
     兩段文章如下:
    
     『萬里長城和海洋都阻止不了世界潮流,今天是人民的世紀、民主的時候了,一個國家不能孤立在民主的大潮流之外,於是中國必須而且必然要實現民主了。那麼我們要問:如何才能實現?
    
     人民大眾要用民主原則來團結自己,來反對民主的阻礙。沒有任何名義可以改變或歪曲人民大眾的民主原則。法統主義麼?人民大眾要根據民主原則來檢視這種法統是否還應存在。權威主義麼?人民大眾也要根據民主原則來檢視這種權威是否值得尊重。只有民主原則能夠決定人民大眾要贊成什麼、反對什麼,要做什麼、要不做什麼,也只有民主原則才能解決問題、轉變時局。
    
     中國人民已經看出了自己的力量,看清了國際潮流,並且懂得了如何發揮自己的力量;於是他們就要以主動積極的態度,以明確堅決的精神,根據民主原則來參與國事,來掌握中國的命運;這樣一個民主的新中國就一定要實現。
    
     「爭民主是全中國人民的事情」《新華日報》1945年7月3日』
    
     『人有天賦的人權,人民的自由與尊嚴不該為不正努力所侵犯與褻瀆,人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奴隸,……這從十八世紀以來,應該是全人類共知公認的常識了。可是在今天,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世界上還有根本不承認人民權利的法西斯蒂,還有企圖用不正暴力來強使人民屈服的暴君魔鬼,還有想用一切醜惡卑劣的方法來箝制人民自由、剝奪人民權利的「法規」,「條例」,「體制」;還有想用「民主」的外衣來掩藏法西斯本體的魔術家和騙子,那麼我們在今天這個民主先鋒的誕生的日子,就格外的覺得自己的責任的重大,也就格外覺得傑弗遜先生精神的崇高與偉大了。
    
     「紀念傑弗遜先生」《新華日報》1945年4月13日』
    
     又,二0一0年三月二十八日
    
     共產黨心中的法 倪匡
    
     多年前,有問當時中國法制工作負責人彭真:「黨大還是法大?」的,彭的回答是:「我也說不上來。」彭真其實是說得上來的,不但是彭真,事實上每一個共產黨員,對這個問題都說得上來。因為這個問題,偉大的毛主席,早就有了定論。看看他一九五四年在憲法討論會上的一段發言:
    
     『我們有不少同志,就是迷信憲法,以為憲法就是治國安邦的靈丹妙藥,企圖把黨置於憲法約束之下。我從來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憲法,我就是要破除這種憲法的迷信。國民黨有憲法,也挺當回事,還不是被我們趕到了台灣?我們黨沒有憲法,無法無天,結果不是勝利了嗎?…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也是歷來不主張制定憲法的,可是,建國後,考慮到洋人國家大都制定了憲法,以及中國知識分子還沒有完全成為黨的馴工具的情況,為了改造和教育人民群眾,鞏固黨的領導,還是要制定憲法的嘛。制定憲法,本質上就是否定黨的領導,在政治上是極具有害的。』
    
     『當然啦,憲法制定是制定了,執行不執行,執行到甚麼程度,還要以黨的指示為準。只有傻瓜和反黨分子才會脫離黨的領導,執行憲法。』
    
     毛主席之所以偉大,其一也是由於他說話直接、單單、明瞭,絕不打啞謎,一聽就明白,以上那段話,清清楚楚說明了,法,在共產黨人心目中,是怎麼一回事。也就很明白在高喊「以法治國」口號下那些怪現象是怎樣發生的。更加明白何以本地共產黨嘍囉對《基本法》的曲解是如此多樣化。他們心中的法,和老百姓一樣,只是一個屁啊。
    
     毛主席對「法」的理解,其精彩程度,也極之「水墨畫」,外交部長的言論,是很得主席精神之三昧的,大家應努力理解之。
    
    
     讀者諸君讀完倪匡先生抄的有關毛澤東的偉論,當明了毛是怎樣一個人。再回過神來回顧張成覺先生的隨筆精神所在,回顧林昭之死和林昭現象,就會閉目思考:為甚麼毛澤東逝世三十四年之後,他的肖像仍然高悬在天安門城樓上,他的屍體仍然被一幢黨廟供奉,讓人年年月月日日朝拜?他的「男生女相」(《麻衣相法》云:男生女相者,陰陽相濟,是陽亦陰,陽盛也陰盛也) 每日觀望來天安門廣場和進黨廟憑弔「毛陰容」的遊人。死鬼毛澤東自然記得廿一年前五月端午節,數十萬共和國子弟兵圍困首都天安門廣場,然後坦克車裝甲兵開進天安門廣場,射殺、輾壓為反貪官示威靜坐絕食的學生們,演變成舉世哀傷的六四屠城血案,這齣共和國慘劇是黨即國即天下的歷史演義過程,造成中國現代最大的偷渡逃亡潮 (即近廿餘年來的人蛇偷渡) ,實在值得我輩思考。
    
    二0一0年四月三十日初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成觉:缅怀三十年代
  • 张成觉:胡乔木不懂马克思
  • 华国锋与周厉王都爱“止谤”—简答张成觉先生
  • 张成觉: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 张成觉:杨佳案了犹未了
  •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张成觉
  •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张成觉
  •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张成觉
  •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张成觉
  • 金牌第一又如何?/张成觉
  •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张成觉
  •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张成觉
  •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张成觉
  • 张成觉: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
  •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张成觉
  •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张成觉
  •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张成觉
  •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张成觉
  •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