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把手”的权力到底该多大/罗修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4日 转载)
    
    湖南邵东县有位叫“顺风逆流”的网民在网上发帖,说他“最想监督县委书记”。看到帖子的该县县委书记周国利表现出了“宰相肚量”,他回应说:“我非常愿意接受监督”!有网友疑“顺风逆流”和县委书记的互联网上的互动是炒作,但不管怎么说,这种网民和“父母官”之间的互动,总算是一件新鲜事。不过,也许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之故,受“顺风逆流”之启发,我也想借互联网这个虚拟平台表达一个意愿:我好想监督全中国的“一把手”!
     (博讯 boxun.com)

    我为何想监督“一把手”?答曰:“一把手”的权力太大了,失去监督的“一把手”,可以在头顶和脚下都布满了“红线”的“统辖区内”为所欲为,干出一桩桩敢叫天也惶惶地也惶惶的事情来!
    
    在中国,当官是一种贵族身份般的享受,尤其是 “一把手”几乎可以一个声音喊到底,能量大一板子拍下去足以左右一切,甚至草菅数十数百万人的生命。 大大小小的“一把手”,在他的“领地”上,可说是权大无边,如一个县委书记对县里的日常工作有批示权、提议权、裁决权;对所有干部都有“指派权”,这些权既可善用,也可恶用。至于更高层的“一把手”,可谓“凌凌草木凋,芒芒星斗摇”,威风八面,睥睨一切,他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谁也奈何不了得。脱缰的权力必然犹如脱缰的野马,必然绕过蹄子下的羁绊而奔向腐败。长期以来,上下各方竭力寻找防范和根治“一把手”腐败之良策,但收效甚微,难题待解。“一把手”干出的事情,常常让人瞠目结舌!以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和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为例,两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省级“一把手”,都可以称得上是高级官员;都是经过长期的奋斗才登上这个至关重要的“要路津”。问题是,这两个人在如此重要的领导岗位上任职,为什么在其任职期间监督机制对他们不起作用?这究竟是我们的制度存在重大缺陷,还是这两个人有特殊的本事可以成功地逃避监督?答案无疑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从理论上说,中国现阶段对公职人员及其行使的公共权力的监督不能说不健全,更不能说没有,如党内的监督、权力机关的监督、立法机关的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以及人民群众的监督等。但仔细分析这些名目众多的“监督”,对于一个地方如省里的省委书记这样的“一把手”来说,却没一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比如党内的监督,省里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是归省委领导的,即前者是在后者领导下工作的,如果纪委书记要主动监督省委书记,他的职位还能保得住吗?再比如,权力监督主要是通过省里的人大来进行,但在我们目前的体制中,多数省人大主任是由省委书记兼任的,他自己领导的人大能监督他自己在省委的权力吗?而司法监督本应是最强有力的监督手段,但省里司法工作总体上是由党的政法委员会协调指导的,如果省里的司法系统要监督省委书记的话,首先要取得省委政法委员会的支持才有可能,而在省委书记领导下的政法委书记有胆量直接监督他吗?至于舆论监督,程维高领导下的《河北日报》和刘方仁领导下的《贵州日报》,别说公开披露程维高,就算记者写个有关他的内参,恐怕《河北日报》和《贵州日报》的总编辑也没有胆量敢在内参上签“同意发表”这几个字!最后只剩下老百姓的上访、控告了,在省委书记程维高、刘方仁面前,老百姓的上访、控告材料,能作为有关部门案头“尘封的记忆”,算是好结局了,弄不好则落得个诸如“郭光允们”的下场!
    
    “一把手”一旦心存贪欲,其直接后果是动用其手中的“头号”权力,直接或间接插手干部提拔、建设工程、房产开发、土地管理和资源开发等权钱交易空间较大的领域,且运用权力“魔杖”压制那些敢于揭露其腐败行为的人士。“一把手专权”的领域往往成为腐败的重灾区;成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不仅如此,“一把手”腐败往往还连带该单位或地区形成“组织腐败”和“集体腐败”。
    
    《淮南子·主术训》有言:“上多故则下多诈,上多事则下多态,上烦扰则下不定,上多求则下交争”,两千年前的警示,已成现实之定论。“一把手”越是沦陷,该单位或地区离政治清明、法度完善和民生祥和也就愈来愈远。
    
    中国的反腐,看来最关键的是要加强对“一把手” 的监督。但监督“一把手”,却又让人感叹“监督之难难于上青天”!难在何处?“一把手”具有不可动摇的权威,其本人有不想被监督的心理,此其一难;“一把手”大权独揽,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讨厌和压制监督,此其二难;为了维护“核心”,班子成员不愿监督,此其三难;由于上级对下级的监督受客观条件的制约,导致上级组织的监督不及时、不到位,此其四难;有的人从自身利益考虑,对“一把手”的胡作非为睁眼闭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乃至事事附和,蓄意逢迎,甘于放弃党性原则,此其五难;监督制度不够完善,尤其是老百姓不能决定官员的命运,来自老百姓的监督流于形式,导致“一把手”如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此其六难……
    
    其实,监督“一把手”也并非没有办法。早在 1945年,民主人士黄炎培与毛泽东谈话时就提出了共产党能否跳出“兴亡周期率”的问题。毛泽东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路就是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然而,毛泽东可能未能意识到:要真正做到“让人民监督政府”,必然涉及到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且改革的力度越大,人民对政府的监督就越有效;人民真正把政府装进“笼子”之日,便是“一把手”规规矩矩为人民掌权用权、服服帖帖为人民服务办事之时!
    
    在这方面,美国的做法值得效法。美国任何一位政府官员包括总统在内,都没有终极权力,或者说都要受制于另外一种权力。“总统”不是“皇上”。他只是美国政府的“行政主管”。也就是说,总统本人,和所有的其他部门的官员,以及这块土地上所有的平民一样,也有可能成为司法部门确定的法律调查对象。同时,也完全有可能成为一场官司的起诉对象。总统毕竟是全美的最高行政长官,自然成为万目所注的焦点人物。总统时时都在用权,但是,他的权力处处都要受到约束和牵制;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诸多权力的监督之下,以防他违法越权。所以,美国总统可以说是在一个布满地雷的草地上跳舞,他惹上一场官司的可能性,会比一个一般的美国平民要大得多。譬如,任何一位总统刚刚上台时,都会摩拳擦掌,打算大展拳脚“打响第一炮,踢开头三脚”。为了表现出自己的领导才干和工作效率,他要做的第一步,便是在他的行政机构里搭建一个可靠而具有执行力的班子。而任命行政机构各个部门的领导人,又恰恰是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按理说,他给手下的“兄弟”都封个什么“长”干干,这实在是一个用权很痛快的时候。但事实上,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当新任总统提出每一个行政分支的候选领导人的时候,他都必须依法送交国会批准,国会在批准之前,都会由专门机构,对每一个总统所提名的候选人进行严格审查,以防总统以权谋私。再以一个城市的市长为例,在美国,重大的关系到市民长远利益的事情,都要通过议会进行投票表决和市民代表的听证,市长的工作只不过是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以及结合社会专家和民众的意见来组织大家最终拿出个解决方案,其他经济权力则非常有限。由于美国政府的权力是装在“笼子里”,所以全美的“一把手”都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难以越雷池一步。
    
    我想监督全中国的“一把手”,终究只是“我”的一个愿望,盼只盼早日用“人民监督政府”的制度来代替“我”;早日将所有的“一把手”都装进由人民 “编织”的“笼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子峤:权力机关擅长兵法令上访成悲剧
  • 暴力血拆频繁上演,公权力和民众却在不断沦陷(图)
  • 权力对于百姓利益的剥夺已经疯狂/季建民
  • 没公民权力的发展/顾海兵
  • 权力不讲理独裁难自觉/李英锋
  • 绝对权力之下,不服从者皆为精神病/王琳
  • 以敬畏之心待权是基本的权力伦理/朱四倍
  • 高智晟“被出声”——江胡权力争夺的表现
  • 警惕武汉市发改委主任权力期权化/段暄
  • 精神病成了地方公权力打手 还有什么不可以/白云生
  •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 楼市政府权力的再分配/任志强
  • 权力的两副面孔:神圣貌与狰狞相/张绪山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面子、血缘、权力/宋圭武
  • 是周洋太贪心,还是权力太随意?/严辉文
  • 与500女人有染的不是王成而是权力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地方权力门阀化/十年砍柴
  • 国安部局长:密切关注网络动态,严防卷入权力斗争/博讯独家
  • 刘巍: 权力泛滥公民
  • 王乐泉去职民众揭丑庆祝官员调动牵涉权力再分配
  • 上访精神病 权力精神病/曾震亚
  • 要怎样跪倒在铲车之前?这是权力的快感
  • 贪污腐败是由于权力过大
  • 株洲原县委书记权力失控 滋生卖官潜规则
  • 刘相文:无辜者被公权力流氓了30多年来、死不认账、丧尽天良
  • 86.5%受访者忧虑新富家族联姻“公权力”
  •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 中共18大权力之争胶着 薄熙来背水一战
  • 胡锦涛江泽民权力斗争白热胡摆了江一道(图)
  • 官二代易滋生怀疑 社会互信和权力公信力丧失
  • “要求部门公开预算”是人大的硬权力
  • 薄熙来造成的尴尬北京权力斗争白热化
  • 维权网报告:国家权力对生育人权的制度性侵犯
  • 张朝阳: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
  • 政协最大权力是话语权与张东荪的反对票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比假拘留证更悲哀的是权力对潜规则的迷信
  • 权力“被山寨”缘于“权力山寨化”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