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吴玉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4日 转载)
    吴玉琴更多文章请看吴玉琴专栏
     作者:吴玉琴 文章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震惊中外的“六四”血腥大屠杀已经过去了21年,21年来,当每一个提起这段往事的人,无不为当时下令开枪屠杀无辜学生和市民的中共执政者恨之入骨。一个政权,当它在面对老百姓的合理诉求而采取用暴力手段来打压时,那么它所彰显的执政理念除了残暴还是残暴!
    
    今天,从我的内心出发,我是多么的想从那血腥恐怖的悲壮场景的阴影中走出来,而让自己的心灵不再那么沉重。可是社会现实迫使我的不仅无法减轻这种沉重,相反的却是在加重这种负荷。事实上我也很难一厢情愿地对自己说一声“不”!
    
    “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在“六四”临近以来,每一次的星期五文化讲座都是在“国保”人员的陪同下举行的。由于我们所倡导的人权理念是具有普世价值,也是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的。考虑到“国保”人员的工作性质,我们大家对他们的近距离监控是丝毫不在意的。每周我们该谈什么就谈什么,对于“国保”人员来说,我们没有秘密。
    
    从4月底开始,“国保”的传唤却是频繁起来,人权研讨会大多数人员都被传唤,我们之间有拒绝他们无理传唤的,也有配合他们传唤而与之沟通的。反正大家都已习以为常,并没有把“国保”人员的传唤看重。而“国保”人员对每一个人的谈话内容无非就是不准我们举行任何形式的纪念“六四”21周年的活动。并且谈话内容极尽威胁和恐吓!如果举行纪念活动就要抓人判刑或劳教。由于我们在5月7日(星期五)的座谈会上决定5月9日到南郊公园去商定纪念“六四”21周年的活动,“国保”人员知悉后,头晚就在我家门口守了一夜,当天亮7点过钟,我与丈夫廖双元下楼时,“国保”是10几个人堵住了我们,由于我们要求他们出示要强行带走我们的相关法律依据而与之发生了争执,“国保”一个姓黄的工作人员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诬蔑我的丈夫是“摸包儿”,为此我也与他争吵说,与我的丈夫相比他更象摸包儿!我们被强行带到“国保”支队时是早上的8点钟。
    
    我在“国保”支队12个小时的时间里,谈话的内容与以往大相径庭,威胁、恐吓、然后是这也不准、那也不准。我对他们表明了我的态度,对于“六四”21周年,不管他们的打压是如何的残酷,尽管有可能我们“人权研讨会”会由此而遭到更大的打压,但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悼念“六四”死难者的!
    
    事实证明,“六四”对于中共来说,这段历史成了他们的最高决策者对老百姓犯下的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的佐证!为了掩盖这一血腥的历史,他们每年都动用了大量的警力来阻止老百姓举行纪念仪式,目的无非是要善良的人们忘记这一段血腥的历史!可是用血和泪刻在人们心灵上的烙印,又岂是打压所能抹去的!中共这种高度打压的行为,只能导致有良知的人们更加对这一段血腥大屠杀历史,终将要与施暴与始作俑者清算!
    
    21年来,大屠杀的血腥让有良知的海内、外人士一直孜孜不倦的撰文谴责中共政权的残暴。而每年警方用在阻止民众举行纪念活动上的人力和物力上是极尽所能的。可是各地的纪念活动却是此起彼伏,从未间断过。
    
    我坚信,我们离“六四”这段历史真相大白的时日已经不远了,“六四”这一渗着血和泪的大冤案,一定会在中国的大地上得到昭雪!中国必将迎来民主多元化的明天!
    
    
    2010年6月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纪念和不纪念六四的朋友们(图)
  • 严家伟:“六四”的恶果已“癌变”成绝症
  • 赵国莉:愿六四民主的英烈与中国访民同在!
  • 中国国民都应该站出来要求平反“六四”/张翠平
  • 老秦人:感怀“六四青年节”21周年
  •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陈维健
  • 六四是一次暴力催眠/草蝦(图)
  • 六四镇压与当代维权抗争/郭保胜(图)
  • 二十一年的六四奇迹/刘诗之
  • 纪念六四,论坛头像创作大赛/鸟博(图)
  • 我们不能忘却的1989——纪念《六四》/张子霖
  • 六四临近,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曹长青:《桥局》演义六四《天安门文件》造假
  • 一个参加六四镇压学生的军人如是说
  • 六四!武汉市发改委网站多个栏目开天窗(图)
  • 新书《北京的鬼》震撼的一章:锅盖头——六四死者口述(图)
  •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 “六四”前夕,北大未名BBS版主以辞职向校方抗议(图)
  • 六四前夕,400上海访民齐聚老北京南站
  • 深圳卫视因播出“六四要平反”画面遭处分(图)
  • 王丹:关于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监控风声紧 内地警察破门暴殴女访民(图)
  • 余杰: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 临近“六四”,重庆多名异议人士被监控
  •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21周年公告
  • “六四”临近 刘贤斌被“上岗”
  • 四川遂宁异议人士聚会纪念“六四”(图)
  • 国内民主党人张贴标语要求平反六四(图)
  • 天安门母亲祭文悼念六四亡灵(图)
  • 南方都市报巧妙画出六四坦克人/郑存柱(图)
  •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访民集聚区戒严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