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知识分子不吃人血馒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3日 转载)
    
    腾讯博客: 我要承认的是,自己算是个肉食动物,基本是那种无肉不欢的种类。但有些肉类我是不吃的,任何保护动物都不吃、任何野生动物都不吃,还有,就是绝对不会吃人,尤其不吃人血馒头。
     (博讯 boxun.com)

    但有些时候,是有人打算把吃人血馒头这种事强加到某些人身上的。于建嵘教授是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也是著名的社会问题专家,各地经常会请他去讲课与培训。他应邀去江西万载县讲课,然后回来就在自己的微博上说了这么一个事儿:“昨晚深夜赶到万载县,今天给七百多人讲课,号召大家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刚才吃饭,县委书记言称,为了发展,就得拆。我怒言,现代社会就是以保障个人基本权利为基础,你们这些人最要做的就是确保个人权利。他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我一怒推椅而起,离席而去。”
    
    您看,这位县委书记“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大概就是自比侩子手,而认为于教授是需要从他那里弄点儿下水什么的充饥之人了,被人以这种角色视之,于教授脾气还算不错,也有学者基本的修养,最终不过是离席而去。碰上我所知的几位性如烈火的知识分子,估计这位书记要去缝几针了。
    
    该县委书记的话要从两个方面说一下。
    
    首先,知识分子到底用什么谋生?知识分子不创造具体的产品,也不生产粮食、肉类,他们所有的生活资料都是用自己的学识换来的,也就是说,他们创造或者保持着人文价值,然后社会给予他们回报。这些人文价值是不是有意义?是不是值得社会给他们回报?这个事儿就两说了。比如说在这位书记的心目中,说不定就该让于教授这样的人饿死,因为他挡了拆迁的财路。但在老百姓眼里,于教授是为他们说话的人,也是最朴素价值观的捍卫者、社会正义的守护者,于教授应该得到他的那份伙食。
    
    很不幸的是,执掌权柄者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希望这样的人饿死,或者至少也是为我所用。但社会发展到今天,终于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不用祈求那口狗粮了,哪怕那些东西味道更好、口味丰富。知识分子用自己的知识与勇气谋生,打破了那种被饲养的命运之后,也就有于教授这样说出不中听言语、敢于离席的人。
    
    其次,没有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知识分子的伙食会更糟糕、以至于没有么?这里的逻辑有两个:要不是我拆迁有钱,那里能请你过来讲课?——这是浅层的。深层的意思是说,我们的拆迁促进了社会发展、财政收入的增加,这样才有你们知识分子一碗饭吃。
    
    强拆到底是不是能让经济发展、社会财富增加?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那么,强拆之后所产生的利益,是否能让老百姓得利?这也应该承认,说不定让大多数没有被强拆的老百姓得利了。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强拆就具有了合理性?这个就是胡说八道了。
    
    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还可以通过这种牺牲局部求更大发展战略的话,那是因为由于社会极度贫瘠,财富的增加很快能给做出牺牲的人以回报,也因为那时候的权利意识不够深、法制也不健全。而现在经济发展已经到了如此程度,牺牲的这部分人之利益,已经不可能短期从发展中得到弥补,权利意识的增强、社会公正的要求更高,也使得现在再不能用这种方式换取所谓大多人的利益或者什么公共利益了。
    
    在这种情况下,吃着狗粮的那种知识分子或许会唱赞歌,任何具有基本良知的知识分子都不会让自己的饭里有这种人肉味道的荤腥,哪怕从此只有一碗白饭。这种在臆想中知识分子吃人血馒头的场景,下次还是少来献丑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载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 知识分子吃啥(图)
  • 值得中国知识分子思考:我眼中的印度知识分子/袁南生
  • 郭于华:知识分子—超越“平凡的善”
  • 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尤为严重/王赓武
  • 张伟:批评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 冯骥才:知识分子最主要的责任是“教育领导”(图)
  • 饭桌上的统计与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口观/杨支柱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你见到过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公共责任吗?/杨松林
  • 何以涌现众多被阉割的“公公知识分子”
  • 没有知识分子独立的生存空间,哪来独立人格/郑有国
  • 格丘山 :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 刘松萝:知识分子要秉持良心,对社会问题要大胆放言
  • 高人:我看“转型时代的大陆知识分子”
  • 转型时代的大陆知识分子:一地散落的珠子
  • 学者:中国知识分子多趋与政府结盟
  • 梁文道:知识分子不是荣誉,盛世也需要“危言”
  • 中国知识分子的修行与分化/毕研韬
  •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 县委书记放言强拆养活知识分子 于建嵘一怒离席而去
  •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知识分子吃什么(图)
  • 杨建利:从独立知识分子到倾听周遭感受的刘晓波
  • 中国的永不放弃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土赫提
  • 屈从资本成最大病症 调查称中国需战略知识分子
  • 历史上的今天:我国开展对知识分子再教育运动
  • 农民知识分子赵应斌向《西安日报》公开发出投诉函
  • 朱廓亮:深圳知识分子集会抗议“迎客松”
  • 崔卫平博客遭封杀知识分子发声渠道收紧
  • 专访马建:哈维尔请愿,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反省(图)
  • 122名中国知识分子就刘晓波一案直言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A-C(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D-H(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J-L(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M-T(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W(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X(图)
  • 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姓氏拼音Y(图)
  • BBC:逾百知识分子促解封“世纪中国网”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