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风不能进雨不能进,乞丐可以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1日 转载)
    来源:扬子晚报
    
       自03年起,杭州图书馆开始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包括乞丐及附近的农民工。18日,杭州市图书馆馆长楮树青在微博上表示“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您有权选择离开。”这一微博被转发了5000多次,光评论就达到1200多条。不少博友直赞这位馆长有北大遗风(1月19日《青年时报》)。 (博讯 boxun.com)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是一句被广为引用的名言。它出自英国的一位首相威廉·皮特,皮特用它来形容财产权对穷苦人的重要性和神圣性。可不知从何时起,我们身边若干的公共服务机构,俨然将自己的管理职能当成了私产,总是为社会底层人设置若干障碍,不但将阻止他们进入当做是在维护公众利益,而且还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恰恰是在亵渎公众利益,是在剥夺穷人的权利。
    
      杭州图书馆多年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乞丐及附近的农民工能够自由进入,令人不得不生出“风不能进雨不能进,乞丐可以进”的感叹。一方面图书馆终于恢复其“读书面前人人平等”的真谛,另一面也才真正体现了对穷苦人利益的关顾。细想全国有无数的图书馆,又有几家如此“书馆人字开、有钱没钱都进来”?别说是乞丐,就是一般的读书人,若不提交工作证,不办理阅览证,穿着稍微邋遢一点,欲想进入遨游书海,那也是“门难进脸难看”。
    
      杭州图书馆能够对乞丐正常开放,可能主要原因是馆长楮树青的开明。当底层人进入图书馆的权利仅仅靠一个馆长的开明来维系,我们是难以从社会层面上感到高兴的。
    
      如果用木桶效应来印证一个城市的宜居和谐的话,那乞丐等社会最底层人基本权益能否得到保障,显然是那块最短的木板。我们尽管还不能对杭州的宜居和谐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风不能进雨不能进,乞丐可以进”的融融暖意,温暖和改变多少人对冷冰冰城市的印象?而这样的为底层人“恢复权利”不再仅仅是少数“守门人”的同情,而渐渐成为制度建设下的城市行动和国家行动,社会上那处处对于底层人设置的层层璧垒和厚厚坚冰,岂有不被打破之理?
    
      正如图书馆方所说,这本来不该算是一个新闻。这个新闻感动我们的不是“图书馆向乞丐开放”本身,而是社会平等精神的闪光,让我们看到了美好的希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乞丐”已经富人化、美人化了?建议作者亲身做一回“乞丐”/卓别林
  •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 友情提醒:21世纪的中国依然是个国际乞丐
  •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 能不能不收乞丐与小姐的捐款?
  • 乞丐老人捐款105元 拷问当政者/麻兆森
  • 部委如財主 蟻民像乞丐
  • 郭永丰:一个国际乞丐的命运
  • 崔书君:不能讓乞丐有如此“氣概”
  • 王菲分娩和寒风中生产的女乞丐
  • 环球华报:中日关系中老爷和乞丐的滋味
  • 杭州图书馆对乞丐拾荒者开放 要求洗手后阅读
  • 济南强拆:城市改造,小康居民改造成了街头乞丐/视频 (图)
  • 儿童乞丐:叔叔,你别用硫酸 用刀割吧(图)
  • 实拍:乞丐、保健院事故、汽车促销(图)
  • 中国第一乞丐村 真相调查 (图)
  • 中国残疾女子受邀赴新加坡讲座 遭海关当乞丐遣返(图)
  • 广州乞丐烧受施零钱城管劝告就当街割脉自残(图)
  • 地铁上乞丐消失,特务增多,网吧里又增摄像头
  • 中国最帅乞丐爆红网络,原是退伍兵沦落街头(图)
  • 郑州女老板缘何变成北京街头乞丐?(图)
  • 赵玲娣:炒房贪官使我变乞丐,身上断了七根胸(图)
  • 烧伤乞丐繁华路段行乞 被市民指影响城市形象(图)
  • 小熊:深圳乞丐须向政府管理官员进贡“茶水费”
  • 流浪乞丐拒绝救助站援助 称5年随便挣20万
  • 救助站伙食没营养 乞丐拒绝救助称5年可挣20万块
  • 12岁小学生偷家人2800元送给年老乞丐
  • “史上最牛乞丐”为何在长春“失灵”了(图) (图)
  • 每人仅获赔2千元,把毒奶粉受害孩子当乞丐
  • 实拍:奥运结束,乞丐、访民重返北京(图)
  • 上海访民沈金宝从老板沦为世博乞丐(图)
  •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 解放军退役企业军官沦为乞丐、流浪谋生 上书八年有余
  • 南方都市报:岂能图己方便就驱赶乞丐?
  • 遭遇感动:底层小商人和一个乞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