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26日 来稿)
    
    温教授(Prof.Kanbawza Win)口述
     貌强 Maung Chan(缅甸华族)直译 (博讯 boxun.com)

    
    老同学老战友温博士(Prof. Dr. Win)是清迈大学教授,欧洲委员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缅甸文摘的赞助者。他英语夹缅语,口述如下:
    
    国际舞台
    缅甸从1988年就被国际社会制裁、隔离。
    缅甸军队以强奸轮奸非缅族原住民妻女为内战手段长达半世纪,臭名昭著;缅甸军政府的暴徒曾在缅甸北部Depaeyin企图杀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国内外正义人士愤怒;缅甸独裁将军野兽们践踏人权,制造数百万战争与强拆难民,1990年在自己举办的全国大选遭滑铁卢惨败,却赖帐不交权,还妄想端坐文明社会讲人话,不知羞耻为何物……
    数不清的滔天罪行,铁证如山,国内外几乎皆知,联合国曾屡次谴责,正义的国际社会尤其欧美西方各国政府愤而群起制裁至今。唯一鲜明成果——缅甸坐不上2006年东盟轮值主席宝座。
    现在,军队支持的缅甸新政府上台了。它正想摇身一变,除遮掩侵犯人权的污迹外,摆出重新做人、走正确道路的姿态。然而,缅甸仍然名列东南亚最穷困国家之名单,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UN Human Development Index)差的169国家中,缅甸敬陪第132后座——仍然是强奸案、难民、毒品、人口贩卖、阻挠国际机构对难民援助等数一数二奇高的国家,真真正正使东南亚地区蒙羞。
    3年后,2014年缅甸轮值东盟主席的时间又到了。不早不晚,偏偏在这非常时刻,克钦族妇女被缅军强奸轮奸案、强征大量未成年儿童入伍案、圈地强行拆迁案等接二连三被国际社会告发。接着,一手制造2008年新宪法,再用它只手遮天“全民通过”、不让昂山素姬竞选、2010年选举作弊等黑政治罪行,又传遍天下……经国际组织验证查实后,引发美国国会强烈谴责——呜呼!还未提及苦狱冤狱中的2000多政治犯良心犯呢!
    穷凶极恶、反人类罪案累累的缅甸,还未当2014年东盟轮值主席,就已经被人人喊打喊杀了。
    为了平息国内外冲天臭骂声,缅甸新政府邀请现任东盟主席Marty Natalegawa(印尼外长)访缅。但此君人未到,就先声明缅甸必须先令人满意地做到:
    *与民主领袖昂山素姬对话。
    *与非缅族众原住民停火谈判。
    *释放2000多狱中政治犯。
    于是吴登盛新政府粉墨登场了:让新闻部长等跟民主领袖昂山素姬微笑会面几次。
    讽刺的是:按照2008年宪法,民盟NLD不是非法组织吗?民盟NLD秘书长昂山素姬不是“跟外国人结婚”、“是外国人老婆”、是“不受欢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吗?为何现在这么亲切接见她?
    存在的理由或目的(raison d’e^tre)昭然若揭——表演给东盟与世界:“看我们和昂山素姬对话了”!再派低级军官去跟克钦族独立组织KIO/克钦族独立军KIA见面,“看我们在跟非缅族武装力量和谈了”。
    试问:全国全民和解大事,低级军官怎么谈呢?这不是准备不了了之吗?对掸族、克伦尼族、克伦族武装力量,又为何拒绝相见呢?对众非缅族原住民,不是重施“分而治之”故伎吗?
    呜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呀!
    国际社会与联合国提到释放2000多名苦狱冤狱中的政治犯时,新政府又搞小动作:先释放一些无足轻重的政治犯,然后串通国际社会某些主张接触、反对制裁(pro-engagement, anti-sanctions)的辩护士们,齐声合唱“正面发展”赞歌,接着要西方政府取消制裁措施,要联合国放弃派遣专员调查缅甸违反人权事件。
    现在,欧洲大陆面临重重财政危机,主张接触、反对制裁的外交官们、生意人、国际非政府组织某些人(特别是纳粹后代),特别垂涎于缅甸丰富的自然资源与廉价劳动力。他们齐要欧盟与缅甸新政府尽快让他们投资缅甸。他们正在加紧跟缅甸新政府狼狈为奸,想方设法逐步减低西方制裁,以便捷足投资缅甸。
    据可靠消息称:西方政客提议立即释放第一批共200-300政治犯,好让鼓吹民主人权的欧美政治家在美丽假象前晕头转向。缅甸政府则考虑每天释放一名威胁不大的政治犯,以观后效。双方黑市外交已初步OK。鉴于民盟NLD和新政府敌对关系在解冻,可能部分民盟NLD政治犯会被释放。
    迹象显示:被新政府视为第一敌人的,现在并不是昂山素姬,而是所有非缅族原住民力量。
    缅甸独裁将军们可能看出:不用再把昂山素姬当作激励人民暴力造反的革命偶像了,而应重新定位为风头最劲的流行音乐名星。泰国军队最近不是接受Yinluck Shinawahtra 了吗?缅甸将军们可能也改变初衷,现在愿昂山素姬扮演缅甸的Yinluck Shinawahtra。
    以释放狱中政治犯换取不反对缅甸当2014年东盟轮流主席,并减少或取消对缅甸的制裁——这买卖非常值得做哟!而谁反对或不愿妥协,就让他戴上“顽固极端份子”——缅甸人民与国际社会必须看穿这肮脏买卖与鬼把戏哟!
    国际社会必须知道:让政治犯成为讨价还价的人质——释放这些继续拘留那些,榨取最大利益,是纵容缅甸独裁将军们压迫缅甸人民、让西方无耻政客获利的卑鄙行为。人人都欢迎释放政治犯,但在缅甸2000多政治犯未获全部释放,真正民主未复兴之前,千万不要陷入缅甸将军们的圈套——以免让亲痛仇快,我哭豺狼笑。
    西方政客与缅甸新政府正在大吹特吹昂山素姬回复自由是如何如何“正面发展”。
    请问:昂山素姬被释放,不是在她“依法”被禁参选之后吗?不是民盟NLD大势已去之后吗?不是军队支持的新政府已大权在握之后吗?不是各非缅族原住民武装力量开始被“依法”围剿之后吗?不是大局对缅甸独裁将军们最有利之后吗?昂山素姬即使被放出鸟笼,所有精彩演出,还不是在新政府的安排之下吗?
    
    国内舞台
    国内舞台上的字幕说白,既生动精彩也清楚明白。
    缅甸独裁将军们的统治蓝图既不会带来全国和解,也不会实践真正民主,只可能雷厉风行全国全民缅族化(Myanmarnization)——全国非缅族(non Myanmar)原住民已深感缅族化高压融化器当头罩下,直至周身融化为缅族为止。非缅族原住民要民主没民主,只好拿起武器,重走半世纪来的武装斗争老路——争取各族平等与各邦自治自决。
    半世纪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终于教会了各族人民武装力量——必须团结一致反抗历届大缅族主义军人统治。大家必须同舟共济,生死与共,集中力量共同对抗第一敌人——大缅族主义独裁军人集团。
    过去,由于内部不团结,又缺乏共同对敌斗争的总路线,非缅族众原住民武装力量被缅甸独裁将军们拉一派打另一派,或跟这武装力量暂时停战,集中力量消灭其他武装力量,然后才回过头来吃掉——分而治之,各个击破政策。 现在,各族武装力量痛定思痛,牢记民间谚语“牛群散,就被虎逐个吃”,总结惨痛经验教训——不久前组织了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United Nationalities Federal Council),大力推动非缅族众原住民民主大团结运动,展示“团结就是力量”。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踏着老前辈的革命脚印,高举团结就是力量大旗,克服过去单打独斗、独来独往缺点,运用集体智慧、集体行动,向大缅族主义独裁将军们要各邦自决权、各族平等权、普世人权——终于以集体主义对付各族公敌。
    其实,在1976年联邦众族就曾建立过民族民主阵线(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钦族学者Salai Za Ceu Lian钻研了它的成功与失败,总结出两条宝贵经验:
    1.千万不要让经济与社会利益,凌驾于政治利益之上。
    2.千万不可和大缅族主义压迫者单独或个别停战,要力避被分而治之,各个击破。
    看!目前克钦族领袖们站得高也望得远——他们提出全国停火!全民和谐!
    哟!多值得掸族、克伦尼族、克伦族、孟族跟着做呀!
    其实,
    *各非缅族原住民在各自的邦区都比缅族人口多——并非所谓的“少数民族”!
    *各邦区土地加起来,比缅族地区大几倍——完全值得并肩而立!
    *缅族在缅族地区是大族;但在各个非缅族邦区,缅族却是少数民族!
    所以,所有非缅族原住民团结起来,就能显示巨大无比的力量!
    大家看到:军队支持的新政府拒绝和整体非缅族原住民力量即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进行对话。新政府还要求泰国情报局关闭在清迈的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总部。泰国当局需要缅甸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正在权衡利益轻重。
    由此可知:军队支持的缅甸新政府并非善类——既不老实也不会爱和平。副总统Tin Aung Myint Oo宣称他的政府欢迎跟反政府的非缅族武装力量进行和平谈判——纯粹是睁眼说假话。他们正在加紧调兵遣将,大力围剿克伦族、克钦族、掸族等。克钦族独立组织KIO副秘书长拉楠La Nan揭露:缅甸军方代表对媒体口述停火协议条款与条件等,是佯装停火谈判在成功进展中——旨在应付与欺骗国际压力。
    
    民主力量舞台
    如果所有非缅族原住民团结起来,是否可以不要大缅族?是否所有缅族人都奉行大缅族缅化政策?换句话说:所有缅族人都坏吗?——这些是所有非缅族原住民领袖、民族主义者、爱国者必须经常扪心自问的基本问题。
    目前迹象显示:亲民主势力可能和伪平民政府消仇解恨,携手合作。
    大缅族有两类:一是真正联邦主义者,另一是大缅族主义者。
    有很多缅族人有意无意扇风、散播、发扬大缅族主义思想。在流亡国外的缅族组织、社团——尤其领导层与媒体中屡见不鲜。
    毫无疑问,联邦主义的缅族人是昂山将军——尤其其女儿昂山素姬的追随者,如吴温丁(U Win Tin)、哥哥基(Ko Ko Gyi)等等,然而并非民盟NLD全部。
    大部分民盟NLD成员,尤其退休将军、大小军官们都是大缅族主义者,他们也认为所有非缅族原住民都倾向于巴尔干分裂化。
    只要涉及缅甸历史,你可从缅族人的言行举止中,看出谁是大缅族主义者,谁是联邦主义者。比如:军队领导人和大多数缅族人认为现在的缅甸,是由1044年缅族第一王朝(Pagan Dynasty蒲甘王朝)阿奴律陀(Anawrahta)缅王直接一脉相承下来的。完全因为英帝国殖民化了缅甸王国,中断了历史进展,使思想混乱。他们崇拜扩张主义的霸道缅王(证据之一是内比都三大缅族开国皇帝高大塑像)。大缅族主义霸道缅王们当年征服掸邦、若开邦、孟邦等四周邻国,合并为当今缅甸疆土;他们甚至还攻进泰国、印度等烧、杀、掠、夺、毁坏,展示大缅族主义雄风呢!所以大缅族主义者深信缅族是上层统治者,不能和臣服的非缅族原住民等同。
    而非缅族众原住民和联邦主义缅族人的看法呢?他们一致认为:缅甸联邦是多民族的合众国,是未独立前的克伦尼国、掸众邦、钦区、克伦区、孟区、若开区、缅区等前英属众殖民区与保护国,遵循彬龙协议,在平等原则下,于1947年成型的。由于是由原本独立的众族众区通过条约合并建立的,当今缅甸联邦的疆界,并非历史上的疆界。
    上述两个互相对立的观点,是鉴别缅族人谁是大缅族主义,谁是联邦主义的试金石。联邦主义缅族人和非缅族众原住民是昂山将军的忠实追随者,他们可以回忆敬爱的领袖昂山将军1947年5月把联邦宪法在仰光市政厅(Jubilee Hall)交给反法西斯自由同盟AFPFL时说的锵锵话:“当我们成立新缅甸时,成立联邦还是单元国家呢?我的意见是单元国家行不通,我们必须成立非缅族众原住民也拥有权力的联邦”。
    但缅族历史学家从来不提及这段话!他们连缅甸将军们的大支柱貌貌博士(Dr. Maung Maung)都望尘莫及——请听貌貌博士怎么说:“缅甸联邦的各邦都应该拥有自己的宪法、自己的邦机构如议会、政府、司法部等”。
    请听昂山将军在1947年2月11日彬龙会议闭幕前夕怎么说:
    “统一的自由的缅甸常在我梦中飞翔,在这里的所有聚会者也都有同样的梦想。我们缅甸有很多原住民,如克伦族、克钦族、掸族、钦族、缅族等等。其他国家也是一样多民族多种族。多民族杂居则无疆界。国家要繁荣昌盛,就必须集中人力、财力、技术技能等共同合作。如果分开,克伦族人、掸族人、克钦族人、钦族人、缅族人、孟族人………各拉向各自方向,联邦就会撕裂了,我们大家都会受苦受难。让我们共处合作”。
    就这样缅族与众非缅族众原住民走在一起了。
    众所周知昂山将军与其他领导在1947年7月19日被暗杀,深受领导人信任的唯一专家吴强吞(U Chan Tun),就高举大缅族主义旗帜,背叛昂山将军和非缅族众原住民,篡改了昂山将军的原本。他在吴努的指示下,把联邦改为单一国家。
    于是,缅族人一般认为:非缅族众原住民是缅甸不得不要的鬼怪,因合并了他她们的土地,大家才聚在一起。我们大缅族责无旁贷,必须领导他她们,好好教化这些鬼怪们——用上座部佛教引导他她们这些非缅族众鬼怪,步步升往涅槃乐土。
    而非缅族众原住民的观点呢?他她们认为以缅军为首的缅族人仍未开化——只要看缅军半世纪对他她们烧杀抢劫,以强奸轮奸非缅族众原住民妻女为内战武器,就知道是何等的野蛮!不用再说强拉未成年孩子入伍啦,屠杀佛教三宝之一僧伽啦。这些缅族人必须先受文明洗礼带回文明世界;再教育他她们进入国际文明社会。
    然而,不奋斗,也就没有光荣史——如果不跟联邦主义缅族人共同战斗,组成缅族人与非缅族众原住民平等共和的联邦,反而进行巴尔干分裂化——沦为势单力薄、各顾各的小国小民,则缅甸全体人民不会答应,国际社会也不会接受。
    昂山素姬呼吁召开第二彬龙会议,不仅是要完成她烈士父亲昂山未办完的事业,也拟为生活在边区的各邦非缅族原住民,奠定安全环境与经济基础——所有非缅族原住民深受感动,愿和她同甘共苦、尽力奋斗。
    因民族平等权、政治权、文化权、经济权等被大缅族主义剥夺太久了,所以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抗争火焰肯定会继续燃烧。千万勿忘记:对缅族人的不信任与恐惧早在独立前全国就有了。在这地球村与数字化时代,受世界主义思潮的启发,非缅族众原住民爱讲“联邦主义”“自决权”等——提倡民主人权的昂山素姬觉得没什么不对,联邦主义缅族人听起来或多或少觉得有点怪怪的,大缅族主义将军们则极端反感。
    军队支持的吴登盛政府呼吁流亡国外的学生与缅族知识分子回国,但却没有大赦令;他们当然更不肯释放狱中政治犯了——其实他们尽在玩弄阴谋阳谋。
    我们必须知道:真正联邦主义缅族人和非缅族众原住民是共生体,若不互济互助,若不同甘共苦,不可能共存共荣共乐。
    最后,千万不要忘记:
    *佛教僧伽的宗教力量与坚持真理正义的立场——他们不是震撼了缅甸独裁将军们根基吗?
    *掸族人民、若开族人民、孟族人民、大部分克伦族人民——他们坚守理念,在国内外不是一直拥有强大组织力量吗?
    *昂山将军讲过:
    **一个宗教,一个种族,一个语言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
    **宗教是个人的善恶观念、良心问题,而政治是社会科学。个人权利包括信仰与崇拜自由。
    **宗教与政治不是一体,要明确分开。
    **政教若含糊不清,就冒犯了宗教本身。
    所以,千万不要放弃真心实意的联邦主义缅族人 。千万不要在对公敌的最后决战中,犯政教不分错误。
    
    东盟与亚洲舞台
    杜鲁门在冷战时期建立了一连串防御条约组织:在欧洲是北大西洋条约组织NATO,在中东是巴格达条约组织CENTO,在远东是远东条约组织FETO,在东南亚是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
    东南亚条约组织又叫马尼拉条约,用泰国、菲律宾等包围社会主义中国与苏联。
    在1967年,新独立国家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要求东南亚经济合作,于是废除了军事共同体东南亚条约,与泰国、菲律宾等共建了经济共同体——东南亚国家联盟即东盟ASEAN,后来发展到十个国家,旨在加速共同体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维护区域和平安宁,共同和平解决共同体内部的争端。
    因为是经济共同体,大家只对缅甸天然资源与廉价劳动力等经济利益领域感兴趣,大家继续投资于缅甸大型工程,对缅甸国内问题,则认为是缅甸自己内部事务,仅仅采取建设性接触政策(Constructive Engagement Policy),即使大量难民逃亡邻国,大家也睁一眼闭一眼或佯装不知道。
    缅甸在2006年轮到当东盟主席,东盟睁一眼闭一眼。但对东盟最有影响力的西方国家则认为东盟主席大事必须和缅甸政治、经济改革挂钩;国际文明社会也认为事关东南亚区域的名誉与信任——怎么可以让一个严重侵犯人权、军人独裁、一党专政的缅甸担任东盟主席?!双方谈不拢,欧盟就取消了亚洲欧洲会议ASEM,致使欧盟东盟友好合作关系蒙上阴影,甚至岌岌可危。
    缅甸虽存在长期政治社会不稳定,但天然资源丰富,有廉价劳动力。现在新政府上台了,口口声声要经济改革,市场开发,欢迎外来投资;也应欧美、联合国、国际社会等的要求——让昂山素姬出来自由讲话、自由旅游视察、自由去图书馆剪彩、自由带儿子出外拜佛、自由与新政府对话、自由参加经济会议等。新政府还请求国际金融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帮助缅甸通货交换系统现代化,以及安排军人贸易集团合法登台。
    国际形势也剧烈变化:菲律宾、印尼走上民主康庄大道,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的民主春雷在轰轰响,越南、柬埔寨在改革开放,阿拉伯半岛正在春回大地(Arab Spring)……。东盟领袖们在琢磨:帮助臭名昭著的缅甸停止侵犯人权、改邪归正的时候,是否到了?
    缅甸人民和国际社会清楚知道:缅甸死结原本是三大势力鼎立,现在向以二抗一转移:所有民主力量和所有非缅族原住民力量,大有联合对抗缅甸独裁将军们与其帮凶之势。然而,缅甸独裁将军们以捍卫缅甸主权与领土完整、防止国家巴尔干分裂化、安定团结为借口,仍然高高在上唯我独尊,在祸国殃民方面仍然自我感觉良好;他们的家族与帮凶们,在垄断、贪污、窃取国家财产与国民经贸等方面,仍然得心应手、万事如意——朱门酒肉臭,路由冻死骨正是缅甸人民苦海无边的现实写照。
    而缅军呢?他们认为自己是诚诚恳恳勤奋努力者,有纪律,有付出、肯牺牲;他们视普通人民和国家公务员为:得过且过、好逸恶劳、不勤劳、不守纪律,爱钱财、爱致富,见和平示威者被镇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十足的机会主义懒虫。结论:军队掌权天经地义。
    他们不能理解为何欧美国家老要缅军还政于民。当然,外国人比缅甸懒人勤劳聪明,所以比缅甸国富民强,事事先进。一般缅甸人到外国找工作,缅军就指责他们不爱国、自私自利、只顾自己发财过好生活。不论将军或士兵,对军人独裁祸国殃民从没自省与自我批评。
    大缅族主义军队与缅族人认为:若不镇压非缅族众原住民,就会被他们反过来镇压——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他们认为全国全民和解就是对全国全民进行同化——即一律缅族化,包括语言、文字、风俗、习惯、文化、艺术、价值观等,这样才能避免缅甸联邦分崩离析即巴尔干化。
    现在就看东盟如何让这卑鄙无耻败类当2014年主席。
    国际社会与联合国早就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检查缅甸的反人类罪,看东盟对此采取什么态度,再看东盟的建设性政策如何选择东盟主席。
    渴望缅甸能源而不讲道义的“新伪”共产主义北京,一直给缅甸独裁者强大的政治支持,俄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也不断挥舞否决权——严重阻挠国际社会强制或软劝缅甸政府停止对自己人民发动战争,十分不利缅甸和平解决国内问题。
    昂山素姬集中精力、持久并耐心地解决缅甸的半世纪溃烂化脓问题,有可能触动中国龙从昆明到中南海的紧张神经而一直坐立不安。其实大可不必!
    昂山素姬建议按照1947年模式,召开第二次新彬龙会议,以全国和谈解决目前冲突,应该引起中国的兴趣。但北京摆出左拥右抱、英雄护美人模样——既适当保护缅甸境内被压迫的中国少数民族(注:果敢族、景颇族、傣族、德昂族等),也政治保护、经济援助穷凶极恶的压迫者。
    中国政府可能希望新大选能创造良好新气象,现在似乎证明是幻梦。在非缅族各原住民邦区,公民权大规模被剥夺,武装冲突持续发生并广泛扩展,中国渴求的缅甸自然资源供应日益好事多磨——中国建的天然气石油管道和水利工程,不是经过就是在这些非缅族原住民地区内。中国油管与水利工程已经成为反华暴动的大戏台大广场。
    如果昂山素姬能接替缅甸将军们暴力至今办不成的事业,难道中国不是最大的收益人之一吗?
    另一中缅地区重大隐患是缅甸将军们所不重视的HIV/艾滋病。
    HIV/艾滋病产生于上世纪末缅甸SLORC军政府时期(故称SLORC病),由缅甸沿中缅贸易条条通道跨境蔓延到中国境内,并迅速向内地四散,云南省已成为HIV/艾滋病重灾区,受害最深。昂山素姬出狱后曾探望仰光HIV/艾滋病诊所,并愿致力开展治疗与防御工作——这绝对对中国有益。
    现在中国是另一个超级大国——至少在经济领域(是美国最大债权人,持$1tn美国债券),连美国副总统巴登(Joe Baden)都要到北京中南海真龙座前,向下一代接班人磕头。
    所以五千年文化泱泱大国值得启动中南海能人谋士的大脑,考虑再三:继续支持缅甸独裁将军们及其帮凶,究竟对不对?如果非缅族力量与缅族民主势力紧密结合,是否另一最佳选择?缅甸的三结合(昂山素姬的民主力量+非缅族众原住民力量+缅军支持的新政府)也好,双结合(昂山素姬的民主力量+非缅族众原住民力量)也罢,这崭新力量难道不是中国、印度、日本等值得帮助与合作的伙伴?
    现在是缅甸各族人民(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等)、昂山素姬民主力量、佛教僧伽等团结一致的最紧要时候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50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缅甸将军和中国贪官: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貌强
·缅甸:千万勿忘第一敌人!/貌强
·黎明:缅甸大选真是民主悲剧吗?
·缅甸军政府也是双面人?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缅甸军政府迫害果敢地区华人事件的声明
·就缅甸军政府攻击果敢华人告海内外华籍同胞书/陈平
·内幕曝光:缅甸果敢冲突事件的真正原因
·张耀:缅甸对中国有三层重要意义
·缅甸难民进入云南:中国处境十分复杂
·缅甸军政府将释放六千囚犯
·频频绑架孩子,对缅甸说不?!
·貌强: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民主
·郭永丰:与缅甸比较中国还是进步的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中国人看缅甸:人命大如天,“政治”算个屁!
·杨恒均:在缅甸的废墟上思考主权和人权
·貌强: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图)
·貌强:温教授谈缅甸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以民为本/貌强
·92岁中国远征军老兵流落缅甸72年返乡 (图)
·京警救助遭拐卖缅甸少女
·缅甸地震致西双版纳10人受伤 房屋损坏300余间
·江西乐安警方解救出一缅甸籍被拐女孩
·河南清查缅甸新娘:查处黑户 警员成了“法海”
·中缅警方联手抓获跨国人贩 11被拐缅甸妇女获救
·维权网:热烈祝贺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重获自由
·缅甸大选军人议席将保留25% 亲政府政党赢面大
·中国支持缅甸选举以求边界安全(图)
·缅甸最高领导人访华 称将借鉴中国改革经验(图)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保证支持缅甸
·温家宝与缅甸总理登盛举行会谈
·昆明持枪抢劫加油站案告破两劫匪缅甸落网
·获中国信贷支持的缅甸"三峡工程"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缅甸火灾蔓延至云南腾冲县境内
·缅甸女性被拐卖至中国人数激增 最高卖到5万元(图)
·快讯:习近平抵达仰光开始访问缅甸
·武汉市花楼街派出所副所长从缅甸被抓回
·诱绑山西运城少年至缅甸续:两名局级官员涉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