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还要被历史误导一次?/何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转载)
     如果我們硬要拿歷史作為教訓,上世紀資本主義發展出現問題,孕育了社會主義大災難,那麼今天西方經濟又出現了問題,“中國模式”是否將成為人類新一場災難的範本?
    
中國還要被歷史誤導一次?

    
    何頻
    
    中國好像每個人都披掛著五千年榮耀,身上盡是歷史的塵埃。朝廷總是利用歷史,來佐助自己統治的合法性;文人善於利用歷史,來印證自己主張的合理性;革命者也利用歷史,來論述推翻政權的必要性。然而,“資治通鑒”、“古為今用”,歷史教訓的結果是,尚未使我們踏入現代文明,卻讓“中國模式”當成皇帝的新衣。
    
    事實上,中國人,尤其是中共治下的國人,從來沒有認真,也不能認真面對歷史。
    
    2011年稱得上是中國歷史的“大年”:又是中共建黨90週年,又是林彪“出走”40週年,尤其是辛亥革命100週年……歷史鋪天蓋地而來,中國人又是怎樣紀念的呢?
    
    歷史是中共最大的禁區,官方控制著歷史事件的研究和紀念的範圍和方式,控制著媒體報導的分寸。紀念三十多年前粉碎“四人幫”和關於若干問題決議,只是一小批高幹子弟和知識分子關起門來開個小範圍的會;被稱為中共建國以來路線轉捩點的林彪事件,也就是當事人的一些子女和一些學者,低調地回憶當年所見所聞;辛亥百年似乎鄭重其事,但辛亥後人和專家學者的文章,多只能在網上露面,紀念大會倒是享有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最高規格,胡錦濤講話盡是假話套語,江澤民重新露面,更是整個衝亂了人們的注意力。
    
    如果歷史只是中共的裝飾,也就由它去了。危害性在於,歷史是中共維持獨裁統治最主要的工具、最主要的法理來源之一。所以,我不得不談談,歷史到底是什麼,歴史對於現實到底有什麼意義。
    
    歷史總是不斷“顛倒黑白”
    
    在我看來,歷史學,就是一個不斷“顛倒黑白”的學問:通過史料,尋求真相,挑戰甚至推翻已有的結論,給出新的解釋;這個過程循環往覆,無休無止。這是一個正常的過程:在反覆駁難、“顛倒黑白”的過程中,人們逐漸接近真相。
    
    而中國歷史學的處境是,中共運用權力,罷黜百家,禁止“顛倒”, 欽定某一種解釋,將之凝固化、簡單化、絕對化,習近平提出“正確的歷史觀”,也就是這麼一個意思,就是歷史由中共決定的。這是中國歷代統治者的法寶,對外讓人們相信自己統治的法理來源,對內擺平內部的權力鬥爭,中共更是將之發揮到登峰造極。
    
    現在,中共對歷史解釋的全面壟斷已經被迫開始鬆動,但是對某些在當局看來事關重大的歷史事件,仍然列為禁區,像辛亥革命、“文革”、“六四”……都在其列,甚至不讓談論——官方不是認為“六四”鎮壓合理合法嗎?但也不讓提!
    
    不過,幾千年來,就既有官史,又有野史。現在,對孫中山、對袁世凱、對毛澤東、對林彪……官方有官方的一套,民間有民間的一套,民間的看法本身就豐富多樣,這是與多元社會互相呼應的,與官方的僵化歷史觀日益不相容。
    
    由於傳播工具的變化,民智的開化,中國對歷史的認識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活躍、開放和多樣。可以說,民間與官方不僅是在現實利益方面衝突愈演愈烈,而且歷史觀上的距離也越來越大,這不能不衝擊中共統治的合法性,是使中共處境越來越艱難的原因之一。當局不能不感到“欲滅其國,先滅其史”的恐懼感和危機感!
    
    不要成為歷史的奴隸
    
    官方的歷史觀正在崩潰,民間歷史學正在成長。但對民間獨立的歷史研究,我也有些感想。
    
    我多年從事新聞工作,發現歷史與新聞也有某些共同的東西,有人不是說,新聞是未來的歷史,歷史是過去的新聞麼。
    
    史料的種類和來源很多,有官方史館和個人的文本,有各種流傳和埋藏的實物,也有口口相傳的傳說,以及民間曲藝說唱、繪畫、節日風俗中體現的星星點點。我從自己的新聞實踐中體會到媒體的局限性,新聞報導的片面性,所以,對史料我也秉持“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態度。史料肯定都會有很多被錯誤記載、被錯誤解釋的不可靠之處,況且多是出自“一家之言”,更不要說還會被官方或者其他什麼人有意地歪曲、掩蓋和生造呢。
    
    即便是今天,記載工具和傳播工具如此發達,許多新聞事件當場就有許多人目睹、親歷,他們紛紛通過手機和其它電子設備拍照、拍視頻、即時講述,但是傳播出來反而讓人一頭霧水,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卡扎菲如何死的就是一個最新的例證),何況信息保存和傳遞都很不發達的古代?
    
    所以,我認為,認識歷史的真相,要抱持謹慎的態度,不要成為任何一種解釋的奴隸,要提防當權者閹割,也要警惕其他什麼人的壟斷和忽悠。
    
    魔鬼在細節,細節就是魔鬼
    
    2011年的大小紀念日中,辛亥革命百年是最重要的一個,我對辛亥這段歷史沒有研究,但每個人都知道這是中華民族步入現代國家的起點。人們有無數疑問,也嘗試提出無數解答:為何百年來道路如此崎嶇,迄今建立不起來真正的共和、民主制度,為什麼黨權代替了皇權,中國依然未能擺脫專制?
    
    正如前面所說,2011年歷史研究的一個突出的現象是:多年來官方的壓制出現了很大的缺口,民間和學界的聲浪突然放大,但是,另一種極端的歷史觀也在浮現。
    
    許多文章追根溯源,通過反思中共、國民黨,追究到孫中山,從而對辛亥革命導致的後果,對暴力革命是否合法、合理,提出很多新的解釋,對於開拓我們的思路大有好處。然而有些書、有些文章,非常危險地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全盤否定一百年來中國人的艱苦探索,一言以蔽之:一代不如一代,中國這一個世紀徹頭徹尾、全盤都錯!至於原因,要麼是國民性,要麼是文化傳統,要麼歸結為個人品質和認識誤區。
    
    這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法,固然顛覆了官方的“偽歷史”,但難道就是對歷史的全面、真實、深刻的解釋嗎?這讓我不由得沮喪:莫非,中國人的史觀,又要進入一個推到極端的循環?
    
    毛澤東說過,“矯枉必須過正,不過正不能矯枉”。但是“過正”畢竟不是“正”,我們不能為過正而過正。我們要研究細節,不過,細節是大局之下的細節,不能拋開大局而過於追究細節。確實,“魔鬼在細節之中”,而離開了大局的細節,本身就成了“魔鬼”,迷惑我們誤入另一種歧途。
    
    例如,民國建立之後,中國志士仁人堅持不懈地與國際接軌,開啟民智,引進西方民主、法治、教育制度和思想文化觀念。國民黨執政之後,固然有獨裁專制這一面,但是整個社會的多元和開放程度,比起清朝,難道不是巨大的進步嗎?
    
    再例如,歷史事件當然有先有後,但彼此未必都有直接的因果聯繫,中國走到今天的軌跡,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二十世紀初的辛亥革命當然是大事,但是當時就全球而言,更大的事,是歐美的資本主義發展出現深刻危機,導致出現法西斯和社會主義思潮,而催生了蘇聯。這種國際大背景幾乎決定性地影響了中國的進程,而當時的中國人,並沒有認識到這個鄰國可能帶來不亞於另一個鄰國日本帶給中國的巨大災難。如果沒有蘇聯,中國的進程,很可能就會是另一種結果。將中國所走的彎路、所經歷的反覆都歸結為辛亥這個“萬惡之源”,這種單一化的思維方式,說明我們並沒有真正走出前人的思維誤區。
    
    與此有關的,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暴力革命的絕對否定。無疑,暴力革命會帶來生產力的破壞、社會的混亂和人民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正因為我深知和平變革是理性的選擇,長期以來我呼籲,期望朝野妥協,尋找共識雙贏之路。但是,如果當局者執意將合法性建立在“槍桿子”上,那不等於在鼔勵在人民揭竿而起?事實上,反抗暴政,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包括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用暴力去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有些學者將百年來暴力動蕩、暴力維穩的種種令人痛心的現象,都歸結到辛亥之後革命黨人發動暴力革命而派生,因而一概否定,就未免簡單化了:負面現象是多種原因造成的,怎麽可能由某種單一原因必然所導致?最關鍵的是,朝廷永不改革,難道革命也永不能進行、永遠告別革命?
    
    誰還在歷史中,誰已走出了歷史
    
    想到歷史,是得有些敬畏之心。歷史是已經發生、不可更改的過程,是好是壞,都是我們的祖先幹出的事、走下的路。頂禮膜拜、亦步亦趨當然不對,但是因為我們已經站到時代的高處了,就對之輕慢嘲弄,我也不以為然。要從漫長的時段,更要跳出歷史的恩怨和意識形態的桎梏,來審視、來評判,尤其是對那些坎坷、那些髒事、那些蠢話,不是只從中看到個人的功罪,而是視作人類文明的探索環節,而我們今天的“聰明”,正是他們的愚蠢墊起來的。
    
    據說,西洋戲劇中有一個流派,講究“間離效果”,我看對歷史就應該抱有一種“隔離感”,歷史就是歷史,現實就是現實,二者不是一回事,不能混為一談,更不能像魯迅所譏笑的硬要鑽進去充一個角色。今天,向歷史長河中尋找依據、拿過去的歲月來縱向比較,十分時髦,但我認為更重要得多的是,要向當代先進列國吸取經驗,多拿各個民族來橫向比較。同處今天的時空,借鑒都可能誤解重重,何況是社會、經濟、文化條件都與今天迥異的歷史?
    
    我覺得,有時,不妨把小說當歷史看——高明的作家很可能更能把握社會的真實底蘊,也不妨將歷史當小說看,在輾轉流傳的過程中,很可能真相的成份流失得差不多了。有很多名人名言談到歷史的“巨大作用”,還希望歷史提供經驗教訓,“讓歷史告訴未來”云云。但是這個充當“教員”或“教材”的歷史,很可能本身史料就是假的、就是不完整的,而史家們的詮釋又很可能摸錯了方向,豈不是“誤人子弟”?
    
    在很大程度上,歷史也可以作為娛樂的素材,可以作為想象和思念的對象,但是要將之當作通向未來的路標,就要高度小心了!我不是歷史的虛無主義者,但我不希望讓歷史輕而易舉把我們撥弄得團團轉,中國發展道路不要再一次被歷史誤導。
    
    如果我們硬要拿歷史作為教訓,上世紀資本主義發展出現問題,孕育了社會主義大災難,那麼今天西方經濟又出現了問題,“中國模式”是否將成為人類新一場災難的範本?
    
    2011年,這個歷史紀念日的“大年”走入了歷史;迎面而來的2012年,則是現實事件的“大年”,中共要換新的領導人,香港要推選新特首,台灣也要競選總統。而美國、法國、俄國,也都要舉行大選。我們正好有了一個對比歷史和現實影響力的機會,2012年的這些大事,要比2011年這些歷史紀念的衝擊大得多,看一看,“中國模式”中的中共十八大,和遵從普世價值的總統大選,誰還在歷史中,誰已走出了歷史。 (根據何頻2011年10月28日在新澤西談話記錄整理)(第22期《明鏡月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2041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國民主的希望不能在香港擱灘/何频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拉登死了,美中利益关系也会变/何频
·温家宝站到了政治制高点/何频
·何频:革命随时爆发 变革尚需10年
·中国大变革可能出现在习近平接班之后/何频
·党内民主:好东西结出坏果子/何频
·赵海均:中国官员为何频频非正常死亡
·官员为何频频选择自杀?/代军(图)
·政府为何频频暴力拆迁/茹欢平
·没有过剩房价还会涨 官员为何频频给楼市撑腰?
·极端天气气候事件为何频发于西南库区
·格丘山: 我怎样理解何频答《华尔街日报》记者问的谈话
·大陆医院为何频遭患者暴力骚扰/姜金岳
·三江源为何频频告急
·格丘山 : 何频老板, 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图)
·多维月刊:这不是一场真实的对抗/何频
·無主帥、功利精英、狂躁民意誤導中國外交/何频
·GDP排在第100名的國家,官員財產卻居世界前列/何频
·胡锦涛的处境和心思/何频
·中共十八大猜想:四人布局谁来当权?/何频
·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何频
·何频另起炉灶,《明镜月刊》三月创刊聚焦中国时政(图)
·何频:明鏡的書被迅速帶入中國,北京領導人習慣容忍不同聲音
·大医院急救为何频现“压床”
·“中华水塔”三江源为何频频告急?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