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贩与大师,他不只是网络上的一个传说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8日 转载)
    
    对无数的网友来说,杨恒均就是一个传说,一个无人能出其右的传说。这个传说的威力如此强大,甚至让人感觉到,即便网络没有,江湖不再存在,他依然会飘忽周围,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
     (博讯 boxun.com)

    我看他的博文时间不长,只有两年,但他的博文却在极短的时间里改变了我看待这个世界的方法与角度,也因此改变了我的人生。一开始,我以为自己走火入魔了,但和身边几位交流后才发现,杨老师的博文不同于其他博文,有人激烈得让你拍手称快,有人幽默得让你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但只有杨老师的博文,好像鸦片一样,不知不觉你就中毒了,再也放不下,只到你被他改变。我相信,如果评选一位从本质上影响与改变了最多网民的网上人物,这个传说非杨老师莫属。
    
    杨老师确实是网络上最奇特的一位侠客,他是目前所有网络名人中曾经“最体制”的人,他是真正的海归博士,他写作最丰富,却很少和主流有来往,甚至连他所在地的南方报系,都从来看不到他的文章,而我却在南方报系的评论文章中,常常看到前几天杨老师已经在博文里提到过的观点。
    
    老杨师属于网络,属于江湖。他既生活于虚拟的网络,却也是行走基础最多,见网友最多的一位——也许我们这个民族还没有发明一个词语来定义这种人,于是,当他自己借用一位网友对他的讽刺称号——“民主小贩”的时候,大家竟然都觉得两个原本格格不入的词语,用在他身上,不觉得突兀。他是国内知识分子中能够把民主说得最清楚,能够吸引大学者与初中生的民主理论大师,他也是一位和街边卖重庆小吃的小贩没有多少区别的普通人……
    
    当收我接到“老杨读书会”发来的信息,说杨老师在重庆调研两天,有时间同我聊20分钟的时候,我以为这只是一个“你中奖了”的电话诈骗——却没有想到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一个传说。我不是不清楚网络上对他的评价,正如很多人所说,这个人只是一个传说,他根本不存在;或者他身后有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在宣传部上班,不在国安部,也有人干脆说,是美国人操纵的团队……,你也你见过杨恒均,但你怎么知道你见到的杨恒均,就是网络上的那个传说?可他现在竟然出现在重庆,让读书会的义务帮忙人发了信息给我可,说要见我,见一个他根本不认识,连真实名字也不知道的“粉丝”。
    
    见他之前,我有些紧张,有点像第一次约会——只是这样说说而已,因为我已经忘记了第一次约会是什么感觉,但我不会忘记这一次见到我偶像的样子:和照片比,真实的恒均年轻了很多;更显英俊,皮肤很白,却不显得文弱,有一股武林高手的气质;正如他自己描述的,眼睛有些小,可却奇怪的混杂了温柔与锐利这两种本来不相容的目光——我忘记了我第一句说的是什么,也忘记他说了几句什么,我只知道,我马上轻松了下来。这位穿得整整齐齐,气势足足可以压下我见到的任何官员的“老杨头”(他对自己的称呼,他解释是因为在腾讯时那里的孩子比较多,他就称自己老杨头)果然亲切得好似一位邻居大哥。
    
    那天上午,同我一起见杨老师的还有三男一女,都是重庆人,年纪同我相仿,职业各不相同。由于杨老师刚刚从成都来,最新的一篇博文是写“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其中有大篇幅批评了于丹,所以,在座的那位女士就从推崇这篇博文说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起了文化体制改革,以及陈行之、许锡良等老师也站出来批于丹的文章。我们说了一会才发现杨老师没有吭声,甚至皱起了眉头。我们这才停下来。他这才开口说,他感觉有些不安,这是他几年来少有的一两次批评一位非公权力的公众人物,他说,他原本是想用于丹引出文化体制改革的事,没想到,大家都集中目光在于丹身上。我们几位都对杨老师的不安感到不以为然,认为他也太仁慈了。该批的还是要批。
    
    随即就说到了重庆,那位女士问他为什么来重庆后读书会才通知大家,他笑着神秘地说,他怕重庆有人会想打他,他批评好多次“重庆模式”。他说,他已经接触了十位重庆当地人,下午和明天还准备接触一些,他要亲自听听重庆人对现状与前途的看法与打算。很有意思的是,当时是12月9日,杨老师提出了重庆领导人唯一的出路是提出民主与法治,改弦易辙。结果呢,杨老师走后三天不到,重庆有关领导竟然提出了民主与法治的议题。杨老师说这次到重庆只是接触普通市民搞第一手调研材料,他怎么会有如此敏锐的预测能力?
    
    说到杨老师的博文,每一篇都给人有独特的感觉,我提出了这个问题,问为什么?得到了杨老师的答复,他说,他如果写一篇博文,一定有一个观点,或者某段话在那里等他,那是网络上搜索不到,他记忆里也没有人提到过的。所以,他很少就一个话题写两篇文章,更不会去重复别人使用过的观点。
    
    这次感受最深的是小贩——也是我心中真正佩服与喜欢的大师的信心与幽默。老杨总是鼓励大家要有信心,要脚踏实地,不要问民主什么时候到来,问问自己为她的到来做了些什么。另外,他反复告诫我们不要把对手想得那么坏,是人,都有缺点,但也都有有点。他能在和大家讨论沉重的政治现实时用三言两语惹得大家哄堂大笑,这让我感受到充满活力与智慧的人格魅力。
    
    今天看到杨老师的微博里引出了我们那天谈话时他开玩笑提出的两条建议,这里重复如下:
    
    “有人声称不搞三权分立,令深信只有制衡权力才能制止腐败的老杨头很郁闷,不过明年开始,中国就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三个最高领导人并存的局面,我建议搞中国特色的三权分立:江老爷子能歌善舞、能说会道,比较适合去负责立法工作;胡哥铁面无私、喜怒不形于色,掌管司法;新上来的领导人负责打杂,当最高行政。
    
    “分掌三权的三巨头解决了,那九个常委咋安排?我说,你观察一下他们过去十年的作为,除了集体学习之外,也没在一起干什么实事,但毫无疑问,他们九个承担了解释《宪法》的角色,请问在美国,可以解释宪法的人是谁?正好也是九位老人——九位大法官。中国处于多事之秋,行政官员任意解释宪法、践踏宪法,需要有最高权位的人约束他们,告诉他们《宪法》到底怎么说的,该怎么执行。这工作在美国就是大法官。他们解释宪法,限制总统权力。把九常委变成九大法官吧!”
    
    说到现在到处有人想为最高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谋划策,他说,这些人都是弱智,他们不敢打破禁忌,想为帝王师,却又以揣摩帝王想要什么来为他们量身定做,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杨老师说,和中共上几届领导人一样,新一代领导人上台后也要提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之类的口号作为自己的施政纲领与政治遗产,也是指导国家与民族发展的方向。可当今那些所谓的智囊一个比一个窝囊,有主张回到1949年的,有主张回到1958年的,有人说文革前就不错,当然,也有主张再来一次文革的,大多数当然是在那里怀念80年代——白痴到这个份上,中国哪里还有希望?这些所谓智囊的脸是不是长在屁股上,否则,怎么总是往后看?
    
    要往前看,杨老师对我们说,他认为下一届领导人只有提一个口号才能走出困境,创造辉煌,避免混乱甚至崩溃。那个口号就应该是“建设一个公正、法治、民主的中国”——老杨师说,他今后会写文章进一步谈这个观点。下一届领导人的智囊如果足够高明的话,就应该知道,“公正、法治与民主”由泛到精,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可进可退却能够凝聚民意,实在是首选的治国纲领性的口号:“公正”是一直在做的,也是网民们最关心的;“法治”是下一步要做的,而“民主”则是世界大潮,回避民主会让中共陷入被动。直面民主,但一步一步推动,是选择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我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再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但那半个小时过后,感觉到他是我们的老朋友,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哥,他的睿智、他的幽默,他的敏锐,以及他和我们不同阶层与职业的人都能够在短时间内把交谈深入到到你内心最深处。匆匆一面,短短交谈,他让我这么多天过去了,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可是,当我再读到他新博文,或者重温旧文的时候,我依然不敢相信,那个和我们勾肩搭臂、有说有笑,不时还爆两句粗口的“民主小贩”、大哥哥、老杨头等等竟然是这位网络中的大侠,江湖中的传说。
    
    我们不会忘记这个传说,因为这个传说其实是关于我们的,恒均兄,不仅仅是我们中的一员,他,就是我们自己……
    
    重庆 小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0994011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众人物如何对待网络话语攻击
·网络维权指南!网民必读
·邓共为何频繁高呼『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网络游戏
·2011年胡式当官指南/网络游戏
·2011网络九大网友郁闷事件
·中共的民族政策,将导致中国分裂/网络游戏
·芦笛三过函谷关(二)/网络游戏
·“网络水军”的信息传播模式 /范秀珍
·天才是一种什么东西?/网络游戏
·北大出一个孔三妈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网络游戏
·发现林彪体:A、B、C、D是正确的/网络游戏
·评、抨、呯何新《重论毛泽东》/网络游戏
·从云南电视女总监撤职事件看网络的力量/邹铭
·孙林家的网络和古巴伊朗朝鲜的关系/春眠不觉晓 (图)
·预言党国末代首领姓氏为“王姓”/网络游戏
·红黑两中国毛邓两中共论(一)/网络游戏
·孔杰荣:陈光诚——中国的民意与网络审查
·中国现代史上一次有知无觉的改朝换代(四)/网络游戏
·谁先在网络战中阵亡? /约瑟夫•梅恩
·北京联通证实3G网络出故障 称用户可先切换至2G
·中国网络死囚照片引发对死刑讨论 (图)
·网络视听产业论坛召开 我国在线视频用户近4亿
·网曝广州佛山现地下“援交网络”
·天价过路费案今日再审 庭审网络直播被取消 (图)
·乌坎村村民续与公安对峙 网络全面封杀相关讨论 (图)
·商务部表示正在起草网络购物条例 有望列入明年立法计划
·网络热贴回顾
·五毛党收入究竟几毛?“网络宣传员”稿费曝光 (图)
·媒体称网络水军删帖公司是搅局者 制造负面影响
·克拉玛依大火十七周年 网络成悼念逝者园地
·“占凡体”风行中国网络 (图)
·痛打网络谣言“落水狗”
·城管出书披露见闻网络走红
·网络再现校园暴力视频 男生被殴十几名学生围观 (图)
·对网络造谣传谣者就应“迎头痛击”
·无线网络或扼杀人类生殖能力
·网络社交渐沦为"色"交 70%一夜情或来自网上沟通
·五毛遍布各行:云南第三女子监狱举办2010年度通讯员、网络评论员培训班 (图)
·和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相遇网络/周娟
·他们专权操作涉及到医院、法院、鉴定中心、公安,网络、电信及方方面面/王春娟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为何应该限制网络匿名 (图)
·2010年网络流行语大盘点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