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2012年:自由像空气一样重要(辞旧迎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1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1年12月31日)转眼,2011年就要过去,2012年就要到来,我们将来的自由是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呢?
    
    希望自由多一点,是正常的,但事实又是另外一码事,不自由的时日长久,自由的时日短暂,这又是为什么呢?
    
    看看即将过去的2011年我们就知道,这一年,我的总结是“让眼泪飞”。2012年,难道还是“让眼泪飞”的一年吗?
    
    2011年新年前夕,温州村长钱云会突然死于载重车轮碾压之下,让2011年的新年充满悲哀,为什么一个上访村长有如此悲惨的遭遇,他是为沉默的世人而死,还是为自己争取土地权益而死,还是两者都有?不得而知,因为此事过后已整整一年了还没有一个经得起质疑的答案,钱云会的死,总是让人想起不幸者的死亡,想起“让眼泪飞”。
    
    不过,世上的人总有最吝惜自己眼泪的人,那就是不把别人当人的朝鲜总书记金正日,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死了,他把自己毕生的眼泪都留给了自己。天下的独裁者都是一样的,无论是米洛舍维奇,无论是希特勒,无论是列宁斯大林,无论是萨达姆,无论是齐奥塞斯库,无论是毛润之,都一样,他们毕生让别人眼泪飞,他们自己的眼泪只留给自己。
    
    还有2011年被胜利者击毙的拉登,把最后的眼泪留给自己,然后下到阴间等待接受最后的审判。
    
    还有被胜利者击毙的卡扎菲,也是把最后的眼泪留个自己,他和金正日、拉登是同样的下场。他们杀人如麻,害人无数,奴役人群几十年,幸好上帝早日他们收进阴间,不然人间的悲剧和灾祸还会没完没了。
    
    而在中国,2011年2月的天安门广场上,独裁者毛润之的画像纹丝不动。画像对面,一个两千多年前的老人对着今日不幸的中国默默流泪,这就是巨大的孔子像,雪中的老夫子站着,就像在哭泣,在哀悼眼下这邪恶的世代,他为众人哭,为中国哭。可能是这太悲情了,于是雪后不久,巨大的孔子像从天安门广场上消失了。
    
    谁哭就撤谁,孔子也不例外。于是孔子像被撤走了,撤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
    
    这就是中国,让你流泪却又不得流泪的中国。
    
    这一年,我又想起钱明奇,这个江西抚州人,和钱云会一样会上网,诉说自己遭遇的不公。钱明奇这样说:“我叫钱明奇,新建合法房屋被非法拆除,诉求十年冤未伸……”
    
    钱云会,钱明奇,泪如雨飞,最后他们在自己的眼泪中化为灰烬,眼泪流干,最后死于非命,如果你看到六月飞雪,你看到冬天奇暖,你就可以发现世上满了冤情,你会禁不住潸然泪下。
    
    当然,有流泪的心,并不说明你能管住自己少让别人流泪。因为我看到,这个社会太不公,但你我这个社会的参与者岂没有一点责任?我们看到社会不公,抱怨贫富差距太大,痛恨权贵阶层,但我们却在抱怨之后,赶紧选择与绝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与权贵合作,与不公的制造者握手,制造新的不公,参与新的罪恶,踩着别人的脸颊上位,为别人的脸上制造新的眼泪,甚至连擦一下自己脸上的眼泪也顾不上,没人去努力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努力改变这些不公,如此反复下去,除了眼泪,还是眼泪,我们的希望又在哪里呢?
    
    希望难道就是多流些眼泪?
    
    不过,不能绝望,希望还是有的,当2011年5月19日,“防火墙之父”、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辛亥年武昌首义所在地的武汉大学演讲时遭遇到鸡蛋和拖鞋,就知道勇者在擦掉眼泪之后,还有理性抗议的行为,不知道方滨兴校长是否顽固到像金正日、拉登、卡扎菲一样到临死也不愿为别人遭遇的苦难留下眼泪,而是把最后一滴眼泪留给自己?
    
    防火墙死了,至少网上才能止住眼泪。
    
    因为有了防火墙,你就看不到最大的腐败,你就听不到最真实的声音,你就不会认识真相和真理,你就会被欺骗、被误导、被伤害、被幸福。
    
    推倒防火墙,看到真相,认识真理,保障人权,才有实际意义。
    
    推倒防火墙,你才能自由阅读,自由上网,自由言说,而不再顾忌什么不能碰,什么不能说,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能调查。
    
    自由言说,只服从最高的法律和人权价值,这样的自由才是名为“群己权界”的看得见的人类自由。
    
    2011年,我们为钱云会的死,为钱明奇的死,为小悦悦的死而哭,为“7.23”动车追尾相撞的死难者而哭,其实更为生在这个不幸时代的自己而哭,为众民还在奴役的埃及地而哭,当以色列民出埃及奴役之地3500年之后,当2011年埃及全民也走出法老王的奴役之后,还有几个国家没“出埃及奴役之地”呢?朝鲜、古巴……还有最大的人口大国,如今是否到了出埃及的时候呢?
    
    正如杭州不自由人朱虞夫所说,“是时候了”,虽然这时候是流泪的时候,虽然这个时候不一定是今天,不一定是明天,但总是一个时候,是时候了,是努力推倒防火墙的时候,说出真话,揭穿谎言,亮出真相,不配合说谎言,非暴力不合作,或许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就是那个不再流泪的时候。
    
    “凡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
    
    2012年,就要到了,自由像空气一样重要,兔子尾巴总也长不了了,认识到这一点,自由就快了,我们期待自由,把各自沉重的脚步迈向自由,一步一步,期待那“出埃及”的时候快快来到。
    
    
    2011年12月31日 杭州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55850021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昝爱宗:美国人以自由而荣,为自由而战——7月4日美国独立日纪念
·昝爱宗:《零八宪章》是中国新闻出版改革的动力和归宿
·昝爱宗:中共对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
·昝爱宗:2010年,我的《公民新年贺词》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昝爱宗两微博被网站粗暴删除
·昝爱宗:新浪说我发敏感信息,腾讯说我发不文明内容
·昝爱宗:中宣部疯了,新浪微博封了用户
·昝爱宗:杭州律师王成江西被打记 (图)
·昝爱宗:王克勤的出路在于突破报禁 (图)
·昝爱宗:5月3日新闻自由日的呼吁
·昝爱宗: 铁道部抓了刘志军,海洋局别了孙志辉
·昝爱宗:就人口普查“官扰民”问题致胡温公开信
·昝爱宗:祝贺刘晓波获奖你们准备好了吗?——致中宣部公开信
·昝爱宗:强烈抗议陕西渭南警方非法抓捕作家谢朝平
·昝爱宗:公民记者提问温家宝十大问题
·昝爱宗 :一本“城管执法出版物”的流毒 (图)
·昝爱宗:守望教会单单仰望上帝
·昝爱宗:没有新闻自由的记者节是伪记者节—11月8日官方记者节呼吁新闻自由
·昝爱宗:叶小文“中国真诚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之说不坦诚
·昝爱宗:“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
·昝爱宗:中国教育的恶果:大人变坏,小孩变呆
·昝爱宗:中宣部“太有才了”
·昝爱宗:请教在法兰克福的新闻署长柳斌杰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