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恭友(一分钟小说)/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老王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椿事,就是到厕所报到。厕所离家要过一道 街,二条巷,约莫十分钟。
     这是一个老厕所,年代久了,方圆几里都 有名,外面应急而来的人,也无须指点,闻着味儿就可以找到。厕所是木头架子,青瓦瓣,太阳点点斑斑可以漏进来,一槽水泥小便池,一槽水泥大便坑,小便池上有个没柄的水笼头,一滴滴地滴着水,便后可以湿一湿手。大便坑是一个梯形的坡,用矮墙隔出七八个坑来,拉屎的人多,“盘龙糕”叠得高,屁股蹲下去,一不小心就来个热屁股贴饼,所以往往要翘起屁股,踮着脚,做着虚劲道,要有一点少林蹲功才行。坑是斜的,里面深,所以老王总是挑里面的坑,当然原因还不仅仅是坑深,而是里面隐蔽,墙上的“春宫图”也画得最绝,往往是图文并茂。看客千万不要小看了这厕所里的文学艺术,它是地地道 道的一个流派,文学史上当占一席地位。再说隔壁就是女厕所,时不时传一点宽衣解带,嬉嬉哈哈的声音,随同流水声过来,有急有缓。蹲在坑上,读诗,赏画,听声,常常让人浮想连篇。老王是一个文化人,蹲在坑上看图识字,特别认真,看到错别字,看到线条不准确的地方,就好为人师,时不时从墙角落凹里挖一块石灰出来,添一笔,加一划,又时加多了就成了再创作。大凡上厕所的男人都有一个恶习,喜欢捧本书,拿一张报纸,然后从容不迫地掏出一支烟来点上,慢悠悠地吸,慢悠悠地看,一脸幸福,浑然不觉臭气熏天。老王身为大男人也有此等嗜好。吸烟的男人搭腔很自然,一摸忘记了火柴,就向隔壁喊一声,喂老兄!带火了没有?于是,一包火柴就从矮墙翻 过来了。一来二去聊上了天,内容以报上的花边新闻,坊间的小道消息为主,有时聊到党国出了点啥事,声音就压低了,下面就啪咚啪咚放出几个炮来,然后是一阵哈哈大笑。天天在此聚头,时间长了,更成了朋友,这种厕所里的朋友称什么呢?赌博的称赌友,喝酒的称酒友,看戏的称票友,写文章的称文友,这厕所里的格老子总不能称大便友,这也太难听,难以入耳了。老王毕竟是读过几本书的人,他说过去宫里大便,不叫大便,叫“出恭”,我们就权且称“恭友”吧。不要小看这“恭友”,交情可不是一般的,有时你一时走得急了,忘记带了草纸,“恭友”就能分出一半给你,有时忘了带烟,会递一个烟屁股,让你吸上二口。不过,这些都是平常小事,不足挂齿。 (博讯 boxun.com)

    有一次,老王晚上受了点凉,早上就闹起肚子来,肚皮咕隆隆地响,下面就急得慌,他提着裤子就上厕所,走急了,步子一大,下面就顶不住,走得慢,上面一口气就屏不住了,真是快也不是,慢也不是,恨不得脱了裤子就地放了。可毕竟是大城市,比不得乡村山野,就是憋死了,也要憋在肚皮里。一路上老王碰到几个熟人与他点头招呼,他脸色已憋得煞白,那里还能脱口应声,此时,地上有一个金元宝也顾不得拾了。老王紧三步,慢二步总算到了厕所,抬头一看,差点让老王晕过去了,厕所里长蛇似地排着一队候坑的人,这一急不要紧,屁眼就松了,湿溚溚地憋出了一点汤水来。忽然,老王眼睛一亮,看到前面站着一位“恭友”,急忙上前,友见其色,连声说:里面请,里面请。入得厕所,老王便呼,那位仁兄,让我也!一“恭友”急提裤子出了坑位,老王速入其位,不待褪下裤子,蹲稳脚跟,便哔哔啪啪地放了出来,顿时如释重负,通体舒泰,比在女人身上出了火还要酣畅淋漓,人生快乐莫过于此。此时,老王深感爹亲娘亲不如厕所亲,天大地大不如“恭友”恩情大。
    日复一日,老王和恭友们,风雨无阻,日日聚头,恭友的队伍也日益扩大,但厕所人多坑少,不胜重负,常常粪便满溢,尿水横流,无处下脚,要丢几块砖头,才能跳入其内。一日,老王照例如厕,老远就见到厕所墙上画了一个圈,圈里写着一个大大的红字“拆”,后面跟着三个惊叹号!!!。老王和“恭友”急了,提议成立一个“出恭协会”向政府提议:为人民服务,要急人民所急。但苦于恭友一盘散沙,到了推土机开来那一天,协会也没成立 。
    
    因缘事由:
    “恭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都住了楼房有了厕所,但那个时代对许多城里人来说,解决下面出货的问题,往往 比解决上面进货还难。“恭友”虽以小说形式来写,但却有个人的经历在里面,我当时虽住在一幢美国人的洋房里,但这幛二层小楼,早已成为七十二家房客式的住宅,一样地没有厕所,每次如厕都要跑得很远,家里来人,也没地方可以放便,角落头里虽有一只马桶,但男人总是不习惯。这篇东西是那个时代的一张泛黄照片,也算为时代立一个存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910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启东事件的启示:双赢不是很好吗?/陈维健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陈维健
·大雨冲了北京城 只因城官好面子/陈维健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陈维健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陈维健
·小敏的诗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陈维健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陈维健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陈维健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陈维健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陈维健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陈维健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陈维健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陈维健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 政情扑朔迷离/陈维健
·若大一个中国容不下一个盲人陈光诚/陈维健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陈维健
·温总理13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陈维健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陈维健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陈维健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擎/陈维健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陈维健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 陈维健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 --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陈维健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