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3日 来稿)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令海内外十分期待的中共“十八大”终于于十一月八日召开,大会上通过胡锦涛政治报告所送出的信息,一如他十年执政,枯燥无味,了无新意,让所有期待全部落空。

    胡锦涛长达100分钟的讲话,乃是陈词滥调的堆砌,有心人给他细数了一下仅“科学发展观”就提了16次,真是天老爷呀!先不说这个“科学发展观”之空洞无物,就是这个名字在听众的耳朵里绕来绕去,也把人折煞了。难怪若大一个人民大会堂,挖鼻子的挖鼻子,揉眼睛的揉眼睛,更有哈欠连天,鼾声如雷,挡下挡不住,遮也遮不了。
    胡的讲话虽无新意,但是他的政治观点到是表达的十分清楚,“中国改革开放不会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一“邪路”之说,说白了就是坚决不改,死也不改,改也不改。改也不改是因为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帜而不改,它比吴邦国的“五不搞”还要邪乎。如果有人认为,这是胡的告别演讲,不过是茅坑里的石头还要死硬一下,有无新意还要开新当家的习近平的讲话。此话又是一厢情愿。中共领导人的政治报告,本来就是集体讨论的结果,从来不是一个人单独的发言稿,都是常委认可了的东西。即使习的讲话有一些与胡不同的东西,那也是词句的不同,思想体系绝不会二致。尚若习近平发出一篇呼吁改革的檄文来,也同样不必惊讶,那也是掩人耳,新官上任说说而已,千万不要为此激动。温家宝为官十年,那些激励人心的改革誓言说得还少吗,可是实际中国社会改了多少,胡温十年,是不进而退的十年。再有前任朱镕基,抬着一百口棺材,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结果又是如何。共产党这几十年下来,要说改,胡赵时代勉强还有一些改的样子,改的决心,江朱时代好象还有一点影子克林顿访华时,世称“小阳春”。到了胡温则连改革的气屑也闻不到了,但是好歹还有温相喊几声,再过几天,就是习李,习李就是想改,也是有心无力,有上下二代的婆婆江胡管着,再则这二个人又不是靠自己本事上去的,是江胡指定的接班人。怎么可能改。改是不必想了,到是没有上台,已听到了弦外之音,胡的报告加进了一点前“二大”没有的东西毛泽东思想。
    习近平是吃毛奶长大的红孩子,虽然老头子也吃过毛的苦,自己也吃过毛的苦,但是他有今朝此日却是毛给的。这种思想在中共高干子弟身上是根深蒂固。薄熙来是这样,习近平亦然。现在恨得咬牙切齿的是关在牢里的薄熙来,你们走我趟出的路子,却把我关起来。但是共产党的历史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吗?当年把“四人帮”抓 起来,却依然确立毛的权威。气得江青同志在法庭上发癫。中共已经成为一个利益集团,他们指定的接班的唯一要务,就是保证这个集团的利益。如果有那一个胆大妄为的人,敢于置这个集团的利益而不顾,来成就一番事业,立刻为被利益集团的群狼咬得血肉模糊。
    “十八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无论自由知识份子晓之以义,说之以理,动之以情,没有用,想让我们改门都 没有,我们也不在乎青史留名,那留名的青史如何比得金光灿灿的金钱美女。老百姓要造反也没有用,我有兵怕你们什么。有人说,你们总有守不住的一天,你们也清楚,要不然也不会把子女钱财送到海外去,但你们想的是,我守一天,算一天,守不住了,我的后事也安排好了。至于这个国家会怎么样,这个社会会怎么样,我死后那怕洪水滔天,不关我的事。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气数,中共红朝胡温结束好日子也过完了。宋祖英也唱不出“今天是你的好日子”,胡温撑着把定时炸弹传给习李,也是他们的福份,习近平开始的日子,只能是守一天算一天。中共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老百姓也不用着急,忍一忍,挨一挨,只听共产党在悬崖上那扑通的那一声。
    中共不改“环球时报”时报已经说白了:“政党轮替在中国之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因为西方的政党轮替是权力的轮替,而中国一旦发生轮替,触动的决不是权力,而是整 个社会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和大动荡”,也就是中共将被“清算”。共产党十八大达成最大的共识:坚决不改,宁愿等死,绝不找死。这是我们的核心价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20908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崑山玉碎凤凰叫,劫灰飞尽古今平/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陈维健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陈维健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陈维健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陈维健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陈维健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陈维健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陈维健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陈维健
·恭友(一分钟小说)/陈维健
·启东事件的启示:双赢不是很好吗?/陈维健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陈维健
·大雨冲了北京城 只因城官好面子/陈维健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陈维健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陈维健
·小敏的诗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陈维健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陈维健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陈维健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陈维健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陈维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陈维健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擎/陈维健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陈维健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 陈维健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 --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陈维健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