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汪洋逃归中山装的秘密—兼论新中国六十三年三大逃亡潮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4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来源:争鸣 作者:朱健国
    

     2012年12月19日出现的“汪洋为何逃归中山装”网争,将十八大后媒体上的“新中国逃亡潮回顾热”,推向了新高潮。
    
    “汪洋逃向中山装”事发18日下午,中组部长赵乐际奉旨在会上宣布:汪洋不再兼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兼任广东省委书记。出人意料,这一新闻引发网民热议的不是汪胡交接后汪之去向,而是一直喜穿西服显示志在改革的汪洋,其时却以苦瓜脸穿紧身中山装,与满脸笑容身着开放西装的胡春华形成极不协调的反差,也与五年前汪洋来粤时身穿西服神采飞扬判若两人——来时西服别时中山,想回归谁?
    
    
    
     汪洋穿中山装四层深意
    
    
    
    人民网当晚就有《汪洋穿中山装亮相 深情话别广东网友》,网民疑其帖原题是“汪洋穿中山装亮相 悲情话别广东网友”,因为电视画面上,整个会场,汪洋一直紧绷苦脸,头发散乱,僵缩于中山服中失神危坐。这不能不让人想到,在讲究服装语言的党文化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汪洋,此时故着与身穿西服的胡春华不一样的中山服,绝非随意,而是一种精心选择的服装语言。其意有三:一者,故意相形见绌,示弱自己不如胡春华改革开放,以取悦胡春华及其后台;二者,对网民喊冤——此次不能“入常”,只能进京当个位居张高丽之后第三副总理,闲差一个,只怪外界捧杀我是改革派、开明者,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今当改弦易辙,多穿中山装,常作谨言木纳保守状;三者,新科总书记在参观“伟大复兴”展览时,不穿西服,意味深长,可见新君内心仍是“中学为体”,我得改换门户,紧跟习总。
    
    还有一说:“汪洋穿中山装话别”是暗示网民:改革者的冬天来了,别穿西装!此说的证据列举了人民日报和央视19日、20日连接发评论称“网络不是法外地”,誓将网管再升级,言论自由再压缩。特别提示:习南巡后,全国突然统一围捕“要颠覆国家政权”的“全能神”,宛如当年收拾某某功的大肃反隐然成形。习南巡大有“打右灯向左转”之势。
    
    汪洋穿中山装是否真有这四层深意,有待更多证据,但有一点无疑,自十八大后,汪再没有染发了,原来汪只留两鬓略白,此次不仅穿中山衣,且故意显露许多白发——这分明与至今头发染得全乌黑的胡锦涛不是“高度一致”。而与之握手的胡春华,也以半头白发赴粤。这岂不表明,今日中共官场,正在兴起抛弃胡锦涛染发术(专做形象工程)的弃胡潮?汪洋穿中山装是中共最新逃胡投习潮之经典细节!
    
    是“君臣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还是“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新中国三大逃亡潮
    
    
    
    因为新闻管制禁忌,逃胡潮目前不可能在大陆媒体公开研究,但善于“遇见红灯绕道走”的媒体,在十八大后另辟蹊径,连篇累牍讨论了新中国的三大逃亡潮:穷人逃港潮、富人逃外潮和官员逃亡潮。其中的官员逃亡潮就包括逃离改革的逃胡潮。
    
    穷人逃港潮研究,集中于“广东大逃港”和“信阳人大逃荒”两大事件。
    
    新中国四次“大逃港”风潮的回顾,近一月来成为各大喉舌的深度报道热点。南方都市报本在2010年3月16日就以《汹涌逃港潮 一掀四十年》揭露,深圳靠近香港村落居民1950年开始逃港,直到1990年才基本消失,但在习近平考察深圳期间,又连续三天长篇报道:“深圳历史上共出现了四次大规模偷渡”,分别为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据广东省委边防口岸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统计,1954年到1980年,官方明文记载的“逃港”事件就有56.5万多人次。
    
    据说,习南巡引发的重新回顾“逃港潮”,本意是为了表彰习仲勋当年的改革之功——习仲勋依据深圳1979年第四次“逃港潮”促使中央下决心批准建立深圳特区,由此为子承父业的习近平总书记增光添彩立威。不料,福兮祸所依,对四次“逃港潮”的回顾,引发了对今日广东和全国富人逃外潮的强烈关注。12月19日,许多媒体出现了《第三次移民潮的无数个反思》:今日中国的穷人逃亡潮是暂停了,却兴起了富人和精英逃亡潮。“我国个人资产超过一亿元的企业主中,27%已经移民,47%在考虑移民。”这一富人逃外潮的关键,是对政府不信任,担心改革被复辟,秋后算账难免。
    
    新中国六十三年,左也好,右也好,始终在逼民去国叛国,不是穷人逃亡,就是富人移民、官员外逃。一个国家六十年来始终不能留住自己的臣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管理这个国家的执政党,是一个什么样的党?!
    
    人们纷纷天问:今日自诩荣升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泱泱大国,何以竟然有如此多的精英想背离祖国呢?曾经美好的华夏(华之本意是“树木之花”,夏的本意取自清高知了“居高声远”),今日竟然不为国人所爱,视之为“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这是谁之过?
    
    在富人和精英逃亡潮出现的同时,更有千奇百怪的官员逃亡潮。据中国社科院的调研资料披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如果加上裸官家属的移民,今日官员逃亡数量和富人和精英逃亡人数,已大大超过了当年的“穷人大逃港”数量,其政治破坏力更是翻番。
    
    可叹今日庙堂竟然只见“穷人大逃港”暂停了,不见官员逃亡潮和富人和精英逃亡潮方兴未艾,以“穷人大逃港”暂停来大吹“科学发展,十年辉煌”,殊不知,官员、富人、精英逃亡潮,更是一个国家病入膏肓的标志啊!
    
    时下一些三公九卿,不仅不正视“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危险,而且还不许别人研究。《南都周刊》与《南方周末》在习南巡结束时,连续报道了王立军逃往美国领事馆的心路历程,以王立军类型研究官员逃亡潮的真正背景。这本是有助于当局扭转困境的有益之举,然而却遭到了“立即收回”的制裁。直到12月21日下午,凤凰台在播放网民监督雷政富腐败案例时,广东各地仍然频频中断其信号。
    
    这就不能不叫人将孔尚任《桃花扇》唱词改动一下,“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改为:“把六十年兴亡看饱。那中南海,不姓民”!
    
    汪洋逃归中山装的根本原因于是水落石出,就是今之中国并非“人民共和国”,仍然是一个没有真正民主共生的“党国”—— 在党主之国里,可以有经济市场,却禁止有思想市场。而没有思想市场,岂有政治改革,岂有民主宪政?只会在“专制与革命,维新与复辟”之间循环往复,始终在“三大逃亡潮”中非此即彼,永无新路。
    
    
    
    2012年 12月21日于深圳 早叫庐
    
     (《争鸣》2013年1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559000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健国:《一九四二》逼问“一九六二”——冯小刚曲线问责毛泽东
·朱健国:薄王案的社会效应
·朱健国:三大案曝光十八大政治成本
·朱健国:胡锦涛“一堵二染”误国十年
·李旺阳案与薄熙来案是双胞胎/朱健国
·朱健国:“延安颂”让位“台湾颂”——“民国当归热”提速
·朱健国:可怕的老年痴呆党——强推盲崇十八大风正在席卷中国
·朱健国:管窥中共“太一党”与“太二党”
·朱健国:“李金玉热”再祭四千万饿殍——从“七千人大会”五十年看中共逆淘汰
·胡锦涛的希特勒情结/朱健国
·朱健国:胡哥复辟周厉王——仿周“专利”与“监谤”致大陆民变蜂起山河污竭
·朱健国:请移“九十大庆”到洪湖
·朱健国:“九十大庆”为何判“公民社会”死刑
·朱健国:《东方》与“十二五”唱对台戏 ——从献礼片《东方》看中共相当于异族统治者
·朱健国:亚运是一场贿赂盛宴(图)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朱健国:“勃起来”必东山再起
·朱健国:向胡习进一言——“诈弹” 群飞十八大
·朱健国:“帝师热”博弈“十八大”
·朱健国:胡锦涛“一堵二染”误国十年
·朱健国:“百岁非毛派”再誓“弃苏投美”——中国知识分子整体精神流亡
·朱健国:谎言治国,“医闹”成灾——“医闹”狙击“首辅”
·朱健国:从汪洋新表演看“十八大”幻想——南方报业全力抵制汪洋“斩首”
·朱健国:请建六大新特区大赦天下——促“两会”代表提交“大赦天下”提案
·朱健国:胡逐余杰“十八大”添丑
·朱健国:车碾女童赠胡锦涛绿领巾 ——“六中全会” 弥天大谎证实“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朱健国:“文改”保腐败拒政改——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推行“文改”的阳谋
·朱健国:深大运折戟胡“方伯”——深圳大运会内扰外霸又黄粱
·朱健国:“高铁之乱”:又一次甲午战败——“救人第一”意在先救胡总
·朱健国:习亦难逃“两政”苦——中共九十年的“两政”祸将延续十八大
·朱健国:《建党伟业》激发民间组党造反
·朱健国:《旗帜》中的顶江压胡玄机——“九十大庆”的主导在江系
·朱健国:“全国食品皆有毒”三大根源
·朱健国: “春运难”是一面照妖镜
·朱健国: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胡锦涛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