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对所谓“收入分配改革”的困惑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1日 来稿)
    
    据说,中央终于下决心要启动收入分配改革了,闻之很受鼓舞。在不长的时间内,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程度已跃居世界前列,其增长速度比经济还快。在此过程中,无疑积淀了大量矛盾、冲突和怨气,这是中国社会近期来问题不断,不管怎么治理都无法平静的主要原因。据中国社科院相关研究显示,就在中国高唱“以人为本”、“缩小差距”的这几年,贫富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还在继续扩大。现在,中央终于要拿办法出来,要动真格了,相信闻之欣喜的,绝不只是个别人。
    

    但是,看了公布出来的“改革措施”,除了失望、失望外,只剩下满头雾水。所谓“改革”,原来主要就是把已经做过的诸如扩大低保、医保之类,再说一遍,并没有多少新内容、新举措。就连提高个税起征点,也被告之“没有可能”。唯一新意是,据说要“打破国企垄断”了,媒体和公知都兴奋莫名。我不知道他们兴奋些什么?国企是否垄断,国企垄断是否必须打破,估且存而不论,问题是这和缩小贫富差距有什么关系?怎么能够冠以“收入分配改革”的名义,成为主打金曲?社会上众所周知那些最富有的人,有几个是国企人士?最贫穷的那部分人,又与国企有多少关系?既然最富有和最贫穷的人都不是由“国企垄断”制造的,那么“国企垄断”怎么就成了枪靶,成了“收入分配改革”的当务之急呢?为什么不去探究那些导致极富、极贫的真正原因,并试图改变之?什么叫做“缘木求鱼”,还有比这更典型的吗?
    
    从这件事更可看出,中国的民众真是很好骗、很易操纵,只要给他们提供个靶子,他们就会围上去集火,并对迟迟不动的人愤慨不已。怪不得有人对“民主化”那么有信心,一些屁股不干净的“有钱人”,一点也不担心民主化后民众会找他们算账,反而大声咋呼得比谁都起劲。能够达到这种愚民的效果,是某种思想体系长达数十年对民众坚持“启蒙”的结果,是这种单一的观念力量彻底主导了舆论的结果,是官商学三界精英结盟默契配合的结果。愚民们以为终于做回自己,思想解放了,却不知这个“自己”,思想其实是人家早就设计好并且格式化了的。
    
    国企当然有问题,当然要改革。国企最大的问题,借用秦晖教授的说法,可以称之为“尺镬效应”:无论高价吸入资产,还是低价吐出资产,其结果都是从国库吸血,输入管理者个人及其利益相关者的钱袋;就像尺蠖这种无脊椎动物,行动时一会儿收缩,一会儿放直,但无论收与放,都只朝一个方向前进。以网络热议的“潘任美事件”为例,国企管理者任志强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国企,一会儿高价收购自己以另一身份证注册的“民营企业”,一会儿又低价将地产出让给与其私下存在利益交换、且具有外企背景的民营企业,无论购进还是抛出,损失的都是国家利益,获利的总是任志强及其利益相关者。种种迹象显示,国企管理层中像任志强这种“尺镬”不少,已经处理的只是冰山一角。国企要改革,首先就要从此处入手,就要拿这些人开刀。但是,就连已经彻底曝光、遭网络穷追猛打的“潘任美”,政府都不能动,不愿动,人们又怎么能期待“国企改革”会动真格呢?
    
    真格不能动,当然就只能做些假动作,搞些伪改革了。所谓“破除国企垄断”以缩小收入差距,以前一切经济活动都是由国家垄断的,当时的贫富差距相较于今日微不足道。改革至今,政府退出的经济领域已占大部分,如果破除垄断有利于公平,贫富差距应该越来越小,而现状却是越来越大,而且分化速度还很惊人。每当政府退出某一经济领域,其结果无一例外是使极少数人快速积累起财富,大多数人得到的好处有限,甚至可能要“为改革支付成本”,变得更贫困或须支付更高昂的消费价格。私人化对经济效率的促进作用,只有在供给不足的短缺经济时期较为明显;在产能过剩、全球化竞争激烈的今天,其效应不能一概而论,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很多时候是得不偿失。就社会公平而言,私有化无疑是贫富分化的放大器。如果“破除国企垄断”就是“收入分配改革”,其结果很可能就像当年的市场化教育改革、医疗改革、住房改革一样,让少数人升天极乐,大多数人痛苦沉沦。或许正因为如此,才凸显舆论掌控的重要性。要革命,首先要造革命的舆论。改革也一样,尤其是当这种改革实际上将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之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92081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任志强果然出逃/冼岩
·冼岩:“潘任美”昭示中国反腐为什么不能成功
·冼岩:习近平反腐,真反还是假反?
·网络和媒体都不可怕——为贪官、奸商支一绝招/冼岩
·冼岩:任志强何时出逃?
·冼岩:从思想派系到政治力量——中国左右阵营的嬗变
·冼岩:腐败是一种刚性需求
·冼岩:这几年是舆论管理最有成效的几年
·冼岩:“挪拉出走”以后会怎样——由“特赦贪官促政改”想到的
·冼岩:质疑王立军案
·冼岩:中菲如果开战,中国赢了也是输了
·冼岩:薄熙来案要如何才能避免重蹈文革悲剧?
·孔庆东100万课题费是假的,茅于轼25万美元是真的/冼岩
·冼岩:从“造司马南的谣”到“司马南造谣”
·冼岩:论东西方两种社会结构方式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三个理由
·冼岩:无须怀疑佐利克欲搞垮中国的用心
·冼岩:吴敬琏,无廉耻?
·冼岩:薄熙来是怎么剥夺重庆人的“幸福感”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