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宪政迷思下的良治期待/蒋杭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0日 转载)
    
    《新产经》杂志
    

      文|蒋杭波
    
      近日,关于宪政的争论着实让两会过后稍显沉寂的知识界热闹了一阵子。事情的起因是红旗文稿上发表的名为《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文章,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杨晓青教授在文中给宪政打上了资本主义的标签,并不无耸人听闻地宣称“以宪政理念为标准,就无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一石激起千层浪,知识界各派围绕着宪政开始“问题与主义”的厮杀。拥宪派与反宪派之间刺刀见红,战火从杂志一直蔓延到微博,双方唇枪舌剑,话语阵地也从学理化的概念辨析一步步转移到虚无缥缈的政治风向揣测和恶意的人身攻击。即使在所谓的拥宪派内部,泛宪派和社宪派之间也是互不买账。共识,在当下利益多元化的中国是如此的脆弱。而由于知识结构的差异和价值倾向的分歧,知识界更是山头林立,“公知”与“五毛”之间势不两立,各有一套完整的政治话语和价值框架。尤其在中国的未来依旧“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当下,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被重度解读作为预测未来政治风向的证据,以至于抛出“宪政”这个不那么具有政治敏感性的话题就让中国的知识界狼烟四起,杀声遍地。
    
      笔者对那些精致奇巧的概念游戏和杯弓蛇影的政治风向揣测无甚兴趣,与其在概念的漩涡中打转,在揣测的迷雾中彷徨,我更愿意向历史寻求对当下救济。“历史好比一艘船,装载着现代人的记忆驶往未来”,哲人的名言有着永恒的穿透性。宪政到底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宪政学家会告诉你一个精确的定义和一个冗长的政治清单,它包括一部宪法,三权分立,有限政府等。但仅仅止于抽象的概念是不够的,这就好比我们想真正了解一个商业巨子的成功秘诀,不仅仅得看他现在的辉煌,更应该审视他发迹之前的人生历程。宪政从单一国家的偶发现象崛起为一个具有普适性权威的强势话语,是世界近现代历史上最引人注意的现象之一,但现在我们却有意无意地将宪政概念的历史维度给祛除了。抽空一种制度框架的历史内涵,对制度进行平面化和抽象化处理,很容易导致一个国家的政治实践最终进入概念游戏的死胡同。因而要理解宪政我们有必要拨开历史的迷雾,从发生学的角度探究孕育宪政的文化土壤和历史情境。
    
      作为一种政治形式的宪政起源于英国,有意思的是,在这个宪政的肇源地却始终没有过一部成文宪法,所谓的英国宪法由在不同历史时期所指定的成文的宪法性法律文件以及执政过程中所产生的宪法惯例和判例所构成,其中的不成文宪法惯例包括“国王统而不治”、“王在法下”等原则。英国人天生的保守气质使他们相信习惯法和传统足以保证政治的有效运转,而不必诉诸于一部成文法典。英国特有的文化传统和社会结构成为了孕育宪政传统的历史土壤,但这颗宪政的种子从萌芽长成参天大树却经历了数个世纪的漫长历程,这个过程最早可以追溯到大宪章的签订。1215年,对法战争中连遭败北、丢城弃地以至于被冠以“失地王”称号的英王约翰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大贵族和封臣的叛变,在武力的威胁下约翰被迫签署了日后被称为宪政基石的大宪章。大宪章全文共63条,在西欧中世纪封建制度基础上进一步划定了国王和封建领主之间的权限,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它将国王视为“同等贵族中的第一个”,即国王的地位并不凌驾于其他贵族之上,这无疑取消了中世纪“双剑论”和“君权神授”理论赋予君主的神圣光环。君主地位的降格进一步暗示了君主权力并非无限,而这一倾向在“光荣革命”后被最终确认为“王在法下”的政治信条。宪政起源于国王与贵族之间的政治角力,在中世纪封建制度和契约精神的文化历史背景下,这一政治冲突最终以双方缔结政治契约的方式结束,这对于熟悉王朝更迭历史的中国人无疑是匪夷所思的。翻开二十四史,每一次宫廷政变、农民起义都伴随着血腥杀戮和权力格局的重新洗牌,鸿门宴上楚霸王的仁慈铸就了自己的悲剧命运,也成就了无赖皇帝刘邦的传奇,从此政治成了一场零人博弈,暴力和恐惧成为了这场游戏的唯一规则。绝对的君主权力从始至终就是一头吞噬一切人怪兽,皇帝只有将一切权力握在手中才能确信自己是安全的,残酷的政治经验扼杀了中国人的想象力,他们无法想象可以依靠一纸契约就止息干戈,因而在两千年专制历史中,宪政的概念从来没有在中国人的政治实践中占据一席之地,直到1840年鸦片战争中天朝上国的尊严被英国人的坚船利炮炸得粉碎,中国人才在亡国灭种的危机感驱使下寻求到宪政这一政治舶来品。
    
      在近代史上大英帝国能够以区区弹丸之地控制全世界四分之一的领土,建立起庞大的日不落帝国,一方面仰仗的是坚船利炮的“硬件”支持,另一方面不容忽视的是宪政的“软件”支援,鸦片战争后中国的第一任驻英公使郭嵩焘最早意识到这一点,他曾列席旁听英国下议院的辩论,也曾认真研究英国议会政治发展的历史,认识到:“推原其立国之本末,所以持久而国势益张者,则在巴力门议政院(Parliament)有绍持国是之议,设买阿尔(Mayor,市长)治民有顺从民愿之情。二者相持,是以君与民交相维系。迭盛迭衰,而立国千余年终以不败。人才学问相继以起,而皆有以自效。此其立国之本也。”作为近代中国第一次宪政实践的戊戌变法一开始就笼罩在甲午惨败的阴影当中,原先亦步亦趋跟在中华帝国背后的亚洲小兄弟日本冷不防给了老大哥一拳,甲午惨败令洋务运动二十年的成果毁于一旦。康有为在他上呈给光绪帝的《日本变政考》中称,“变政全在定典章宪法,日本如此而成效大著,中国今欲大改法度,可采而用之”。反讽的是“百日维新”在慈禧太后为首的保守势力的阻挠下最终夭折,仅仅数年之后的1905年又是由慈禧亲自拍板决定实行预备立宪,并且派遣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这一切的导火索是这一年爆发的日俄战争。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北方为了争夺势力范围大打出手,而中国只能作为一个恭顺的猎物等待被人宰割的命运,内外交困中的清廷病急乱投医,再一次要来了宪政的药方。然而时不我待,历史没有留给清廷从容铺展宪政的时间。
    
      通过历史我们能够发现宪政的核心在于政治权力的规范化,如果说政治权力是肆意漫延的洪水,那么宪政就是要筑起一道堤坝以防止国家对公民的侵害,并且将公共权力的运行导入到法治的轨道,具体表现为一种良性的治理方式。而不幸的是在近代史上,宪政却被许多人错当成富国强兵的灵丹妙药。在“启蒙”和“救亡”双重变奏的时代交响曲中,宪政的本质内涵被急功近利的改良派偷换为强国捷径,导致了中国人近一个世纪的宪政迷思即错将宪政的良治之途当作强国之路。这种宪政迷思潜在地认为强国与良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只要国强自然就有治良。事实上两者之间是有内在张力的,片面增强国家能力而不用法制将其驯服将最终威胁到公民的自身权利。更糟糕的是,出于冷战中争夺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需要,西方国家将宪政包装成美轮美奂的政治神话,以单一的欧美国家的政治形态为宪政的模板,在窄化宪政核心内涵的基础上无视宪政本身的可塑性和多样性。话语霸权所造成的宪政概念的僵化使得我们在宪政面前望而却步,面对公共权力的恣意妄为束手无策。强拆、暴力截访、城管暴力执法一次次刺痛着社会的神经,习主席提出“把权力关进笼子”,事实上正是权力规范化的通俗表述,与宪政的良治内涵可谓不谋而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708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晖:宪政断想(之二)
·谢晖:宪政断想(之一)
·郑大华谈张君劢思想:宪政主张被忽视
·孙中山曾经提出建立民国的三段式程序,即军政、训政、宪政。
·宪政,学术代替不了政治 /刘小生
·中国宪政之争的深刻背景和原因/丁咚
·欲保一方特权者必反“宪政”/应学俊
·谁能捡起“宪政笼子”里丢出来的钥匙? /郑雪昭
·宪政不可阻挡/左春和
·邵建等把宪政和民主对立起来了/洪海
·宪政之争/魏京生
·反宪政逆流在我看来不单纯是词汇之争/高全喜
·萧功秦:为什么要重视宪政社会主义 (图)
·宪政的出路在“红色保守主义”/文扬
·查建国对《公民宪政共识》的批评
·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公民宪政派/谌洪果
·究竟什么是宪政?/高亮之
·邵建:真正能够拯救我们的是宪政
·北大教授夏业良遭校方威胁开除 评论指政治打压宪政改革无望 (图)
·郭道晖、吴国光、张思之、章立凡等302人继续签名顶宪政
·挺宪政----请签署《公民宪政共识》
·铁流:刘云山把习近平绑上反民主宪政的战車
·郭飞雄:自由、人权、宪政对国家主义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你同意吗?
·曹思源——“曹宪政”是怎样炼成的?/李正伦
·江平:改革要举两面大旗,宪政治国和市场经济 (图)
·改革派法学泰斗聚首誓师,与“宪政”共存亡
·艺术品:六四宪政 (图)
·中国政坛罕见:两大党媒为宪政互相指责
·《党建》杂志:“宪政”主张就是要颠覆我党政权
·中国宪政争论 两大党媒互呛 (图)
· 武汉七旬老妇桂佩武呼唤司法公平公正“圆中国人的宪政梦”/视频 (图)
·光明日报发表资深法学专家文章 驳斥党刊反宪政言论
·学者曝七不讲文件细节 宪政檄文实为背书
·无视党刊官媒主旋律 新一期炎黄春秋刊文力挺宪政
·喉舌论宪政姓资姓社 让邓小平情何以堪
·内部讲话曝光,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海内外华人联合签署《公民宪政共识》挺宪政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宪政梦,何时圆?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法制梦”/“宪政梦”(麻雀行动)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