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蓬安:季建业的“黑鼻孔”暴官场已深度“太监化”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05日 转载)
    媒体人邱宁称,2011年初,季建业在见诸报端、电视节目的照片和影像里,鼻子底下总是“黑乎乎”的。邱后来发现,这是很多没有修剪的鼻毛“髭出来了”,一次,受到台湾政客修饰仪表的启发,我买了一把鼻毛剪送给季建业。当时季大咧咧地说“我不需要这东西“,但随后没几天,邱宁发现市长再出席场合的时候,鼻下干净了。(12月2日《北京青年报)
    
     通过季建业的鼻毛,很容易让我想起多年前看过的那篇极具幽默感的《局长的裤链没拉上》:腼腆的保安欲说还休时,局长早已上了二楼;二楼团委年轻女书记,提醒显然不合适;三楼行政科长想到“三讲”时提意见的都倒霉,不如装作没看见;四楼纪检书记想,又非生活作风,纪检不该管;五楼审计科长想,一到四楼都没人说,我凭什么要提醒?书记看到红内裤,巴望着局长会场来出丑;司机盯着红内裤,是给局长以提醒,结果被调出小车队。

    
    毫无疑问,季建业作为副部级高官,除了到哪都有若干随从外,司机、秘书都是相对固定的。可这么多“身边人”,却就是没人敢当面提醒季建业不雅观的“黑鼻孔”,其实只需一枚鼻毛剪刀即可解决,无非是接受局长司机的教训,害怕这么一提醒,会触及领导隐私,季建业会不高兴,最终弄得自己“没好果子吃”,因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装着没看到。
    
    这些“身边人”之所以不敢善意提醒季建业的“黑鼻孔”,关键就在于季建业平时专断蛮横霸道,跋扈惯了。此前媒体披露,季每听到或看到他不满意的,都会拍桌子、打板凳,甚至愤怒地将文件当场撕碎,撒到地上,或是倾盆骤雨的斥骂,或拂袖而去,周围的人目瞪口呆,下不了台。那么,既然季平时令下属战战兢兢,下属对他也就只能敬而远之。因此一些错误决策,也没人敢提出异议,即使裤链没拉上,下属又岂敢提醒?
    
    问题严重的是,这种现象已十分普遍。笔者曾戏言,中国官场已经深度“太监化”。从“二把手”开始,都已习惯于对“一把手”俯首听命,完全丧失了“是非观”,绝不和“一把手”持不同意见,无论是干部任命,还是重大项目建设,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所谓的“民主集中制”不但变成“一把手”的“遮羞布”,令无数罪恶的勾当皆假汝之名变得堂而皇之,也成了“一把手”的“护身符”,好处私下独吞,出了问题说“共同研究”,然后集体担责,因此有恃无恐。笔者还曾戏言,中国官场已经严重“家奴化”。多数官员在上级面前已经习惯于阿谀奉迎,有的甚至到了令人恶心的地步,但这些人却是单位里的红人,领导眼里的能人。他们比“认认真真做事、实实在在做人”的同事,更容易获取额外利益,这又激励着更多的人去效仿。如此循环,形成了当前官场“马屁”成风、是非不分的大环境。
    
    季建业的“黑鼻孔”再次告诉社会,“太监化”官场只能培养出被驯服的大、小太监,绝无可能培养出正直,有责任感、有羞耻感的官员。因此,消除“一把手”集权已变得至为迫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2286807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季建业式”反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郭贤源
·季建业所包酒店套房调查:面积200平 配2米大床 (图)
·季建业岳父被曝为江苏前高官 曾要求关照其女婿
·传季建业案发因地产商举报 美女老板疑涉案潜逃 (图)
·季建业落马背后:数名"红顶"地产商人被查 (图)
·苏州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被带走 疑涉季建业案
·季建业在上百人面前像骂儿子一样骂下属
·季建业可以在上百人面前像骂儿子一样骂下属
·曝光“季建业被押往登机照”,东航客运部党支书被停职
·知情人曝:季建业提拔打字员情妇为扬州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季建业案波及曾任职地 扬州3名女性被调查
·知情人:季建业提拔打字员情妇为发改委副主任 (图)
·"季建业将情妇打字员提至发改委副主任" (图)
·季建业下台 南京政府突然不知所措 (图)
·英媒:季建业下台 南京府突感不知所措
·传季建业被免职因与市委书记杨卫泽有过节 (图)
·季建业落马后被免职速度创纪录 (图)
·季建业在任时长期被传双规 港媒曾历数其情人 (图)
·南京全面叫停“季建业时代”遗留雨污分流工程
·落马市长季建业论文被指抄袭 20万欲平息风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