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权力家族化催生畸形官场生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8日 转载)
    
    所谓“权力家族化”,我认为有两个重要方面:一是与家人亲友共享权力,二是与家人亲友共享财富。二者密不可分,但各有所重:前者是利用手中权力将家人亲友提拔,形成权力场中的近亲繁殖;后者是利用自身特权为家人亲友谋利,形成权力与财富的循环互动。“权力家族化”催生出以血缘和姻缘为纽带的“官员家族”,内部彼此勾连、互相庇护、共生共荣,衍生出畸形的官场生态。
    

    权力家族化源于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
    
    为什么中国古代数千年间政治制度沧海桑田,而权力家族化却绵延不绝?从三代到战国,从秦汉到隋唐,从两宋到明清,官员制度几多变迁,可权力家族化却花样繁多、不断以新的形式复活,根源究竟在哪里呢?
    
    应当充分认识到,权力的家族化虽受制度影响,其根源却在文化习性,即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具体说来,权力家族化的深厚土壤是中国文化的关系本位。费孝通先生曾在上世纪40年代末将中国文化称为“差序格局”的文化,意指每一个中国人都生活在一个由近及远、由亲及疏的关系网络中;按照心理学家许烺光(Francis L. K. Hsu)、理查德·E·尼斯贝特(Richard·E· Nisbett)等人的看法,西方人的心理安全感建立在自立和超越中,中国人的心理安全感建立在关系和团体中。
    
    中国文化的上述心理结构决定了亲情至上,因为亲人是一切关系中最近的关系;亲人之间不仅分享权力和财富,更重要的是共享幸福和安乐。另外,关系本位的文化心理还导致关系超过公义,人情大于法理,小团体高于国家。这些,可以说是中国权力家族化的文化根源。
    
    正因为上述文化心理根深蒂固,才导致权力家族化无法根除。只要这一心理结构持续存在,无论你变换什么样的制度,它总能见缝插针,变相再生。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一个多世纪以来,不少人提出改造国民性、铲除中国文化心理本身,以求治本之策。例如,早在20世纪初,梁启超就曾提出“新民说”,认为中国文化的习性是有臣民而无国民,有私德而无公德,将中国的积贫积弱归咎于缺乏独立、自治的人格。后来从鲁迅到柏杨的国民性说,延续了这一思路。
    
    然而,这一思路的最大错误不仅是低估了文化心理结构的力量,也错估了它的价值。今天看来,各国文化心理结构皆有优劣,不能因部分而否定全体。文化心理结构代表的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情感归依和心灵状态,对它不能持一种洗澡水和婴儿一起倒掉的心态。中国人的关系本位和亲情至上,虽有很多缺陷,也有巨大价值:毕竟它是我们幸福安乐的源头、安身立命的根基和生生死死的道路。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地经营它、完善它,非要彻底铲除它呢?千百年来儒家的态度就是要积极地经营和完善它,而不是铲除它。现代人自视甚高,动辄疑古非古;以为能彻底铲除,结果伤害反而更大,“文革”就是典型一例。所以,我认为文化心理结构可以改造,但不能铲除;可以利用,但不能抛弃。
    
    民主政治真的有效吗
    
    还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权力家族化可以通过民主政治来根治。应该承认,在现代民主政治条件下,新闻自由、舆论监督、议会质询等制度对于避免权力家族化有着前所未有的巨大作用,但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民主政治也容易使权力家族化更盛行。这是因为在民主政治下,家族化可以打着个人自由的旗号公开进行,家族、亲友、人脉可以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绑架选民、操纵舆论,收买议员、控制司法。“二战”以后各国的经验表明,个人主义传统越强的文化,其民主实践越容易成功;团体主义传统越强的文化,其民主实践越容易走样。在帮派林立、小团体主义盛行、私人关系吃香的文化中,民主实践更容易造成族群的撕裂、社会的动荡。这是因为当每个人都是关系团体的一员时,竞选就不再是个人的自由选择,而成了若干势力集团间的对决。今天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菲律宾、印度等地,裙带关系非但没有因民主而削弱,反而更加盛行,并由于可采取公开、合法的方式,成为民主政治无法铲除的毒瘤,极大地妨碍着民主制度的完善和公平正义的实施。
    
    民主无效、铲除文化心理无效,究竟怎样才有效?只要我们正视历史,不难得到启发。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就提出了如何规范官员选拔、以避免权力家族化的问题。《左传》中所谓“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孟子提出的“尊贤使能、俊杰在位”,显然有针对“权力家族化”的含义。
    
    但是,要把“任人惟贤”(或“尊贤使能”)的原则落实为制度绝非易事。直到汉代人们才真正有意识地建立一套尊贤使能的制度,并在此后两千多年里不断完善和发展它。从汉代的察举、辟举到魏晋的九品中正,再到隋唐以来的科举,实际上是试图通过社会推荐加公开考核的方式把权力社会化、公开化、透明化。由于当时社会上受教育人数稀少,普遍民众根本没条件受教育,加上魏晋以来门阀士族兴盛,直到宋代,科举制度才得到了比较彻底的落实。
    
    这里需要强调,虽然权力家族化在中国历史上从未中断,但是从总体上看确实存在着一个不断削弱的趋势。
    
    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权力家族化未能根除,而轻易诋毁古人。事实上,正因为文化心理结构根深蒂固,不可能根除,才导致制度的完善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指望找到一种可以迅速、彻底铲除权力家族化的制度,只是现代人浪漫、不切实际的幻想。现代人正因为长期受这种幻想支配,才无视古人的成功经验,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切莫轻看古人的制度创新
    
    古代官员选拔制度(包括察举辟举制、九品中正制和科举制等)的特点之一是通过把权力社会化、公开化、透明化,来避免权力的私人化和家族化,是把“尊贤使能”(也称“任贤使能”)制度化的伟大努力。而它之所以经过一千多年、到宋代才达到比较完善的境地,说明任何制度的建立都不是思想家个人的美好设想,而是取决于一系列复杂的文化及社会因素。我认为,中国古代的科举制等官员选拔制度至少在三方面给我们以深刻启发:
    
    第一,科举制度等告诉人们,一个人不需要搞关系、找后台,只要有真才实学,即可能通过正常制度一举成名,成为国家重要官员。这当然沉重地打击了裙带关系,可以说科举制在官员选拔过程的公开化程度上远远超越了今天,极大地带动了全社会共同参与国家事务的积极性。
    
    第二,官员培养过程社会化。即由于国家官员的选拔标准之一是学术和人品,特别是后来以“四书五经”为取士教材,这使得官员的培养过程可以社会化。政府不需要亲自主导教育过程,社会自发形成了一个长期、持续的人才成长的学习过程。
    
    第三,官员选拔标准非政治化。古人认为衡量一个人是否合格,不看他是否与现政权保持一致,不看他是否听话、服从,而看他是否孝亲,是否正直,以及是否精通“四书五经”,等等。这些标准严格说来是非政治化的,更有利于发现人品端正的人。
    
    今天如何避免权力家族化
    
    今天要想找到比较有效地解决权力家族化的途径,一方面要学习西方人的经验,另一方面更要学习祖先的经验。要知道古人的经验针对中国文化的心理结构设计,因而针对性更强,有时效果也更好。本文试提出若干思路如下:
    
    首先,官员的培养。长期以来,我们把官员的培养过程政治化,以对一系列大政方针的贯彻、执行程度,以与党中央是否保持高度一致为考核干部的重要标准。结果导致形式主义盛行,往往把一些人品不端、巧言令色之徒提拔上来。我认为今后国家干部的选拔应该淡化“政治性”,回归人性,真正发现人品端正、信仰坚定、不阿谀奉承、敢直言进谏的人,不应以是否党员、是否听话、是否与上面保持一致等为标准。
    
    其次,官员的选拔。应加大官员选拔过程的社会化、公开化和透明化过程。借鉴古人经验,我认为今天可以采取社会推荐、公开招标、组织考察等相结合的方式,使得国家官员的选拔成为一个全社会可以共同参与的过程,彻底粉碎人脉、关系、家庭等因素的作用,让人们真正体会到,一个人即使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照样可以成为国家高级官员,掌握重要权力。
    
    其三,官员的监督。除了现有监察制度外,我认为根据今天的社会现实,可以学习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些经验,有计划、有步骤地全面实行国家官员家庭财产公示、家庭关系公开、主动接受媒体监督、定期接受人大质询等制度。无论在现实中这样做面临多大困难,它所代表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
    
    总之,向全社会开放权力,淡化政治性、回归人性,最大限度地实行官员培养、选拔、监督的公开化和透明化,应是未来中国政治改革的重要方向,也是避免权力家族化的最重要举措。
    
    (作者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暨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作者:方朝晖
    
    来源:人民论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2320313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权力异化新形式及其根源 (图)
·专家圆桌:权力异化治理三人谈
·竹立家:修正权力异化的制度性改革
·孙立平:就是一点 老百姓要限制点公权力
·“两会”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牟传珩
·牟传珩:中国“两会” 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
·周永康案:权力与资本灰色结合的顶级版本 (图)
·中南海中共在权力重新划分洗牌/比槟 (图)
·王东明: 处理好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关系
·罗振宇:政治体制改革要理顺公民权利和国家权力的关系
·权力关进笼子流程表是大忽悠/上海杜阳明
·王力雄:新疆危机的根源——肆虐的权力加速民族分裂
·重构国家与社会、政府与公民、政治权力与政治权利的关系
·周永康案:权力与资本灰色结合的顶级版本 (图)
·刘在平:权力运行模式与宪政共识
·王成律師:“千万公民大联署”《公民“权力”主张书》
·美国总统和中国主席 谁的权力更“大”
·央视曝光东莞涉黄背后的权力博弈/胡赛萌
·权力使人痴迷,权力使习疯狂?/郭永丰
·超7成受访者认同权力“三化”现象 家族化危害最甚
·习近平打虎权力不够 与胡锦涛结盟 (图)
·习近平成权力最大总书记 七大军区联合力挺 (图)
·王誓华律师:利用公权力刑讯逼供制造证据构陷胡伟星 (图)
·浙江省省长李强谈简政放权:推行权力清单 扎紧制度笼子
·贪官外逃路径分析:利用权力改名换姓办理护照
·浙江政府行政权力减半 剩余权利网上接受监督
·周永康事件显示中共权力交接尚未完成
·政府“自我革命” 李克强公布权力清单
·有些事还没完 周永康与中共权力交接
·习近平:集中权力以应对严峻挑战?
·20个国家部委晒"权力清单" 部分放权幅度达1/3 (图)
·民主制度就是国家公权力的笼子
·北京国安局长撤职 周永康权力巅峰时上任
·周治滨:处理好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关系
·中国政府“晒”出权力清单 空前举措
·国务院47部门晒权力清单 (图)
·冀文林身后的腐败权力网有多大
·高层认可削减一把手权力 今年全国推广
·权力疯了
·现任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利用权力剥夺我的孩子,求帮助 (图)
·高勤荣:广东一公权力掩盖下的杀人黑幕(上)
·武汉张人强不服江岸区法院用公权力干涉私权力民事上诉状
·无锡保安公司拘禁访民,是谁给的权力? (图)
·请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尹慧敏
·童斌:权力人,认清形势不要站错队
·捅开朱令案叠加权力恶行的黑洞/伦敦客
·领导玩弄权力,致两人死亡/营口朱晓明
·透视权力在法治制约下运用内幕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维权记--权力商品化?(2012/07/25) (图)
·吉林省、市政府的“公权力”给我们的迫害!/张秀云
·吉林“世界一绝的公权力”绑架上访维权人/张秀云
·站在中国看吉林“世界一绝的公权力”绑架上访维权人
·权力部门吃特供 老百姓吃啥谁来管?
·上海市教委书记停止权力“谋杀”行政行为,归还我的工资、医保、住房、抄家劫走的全家私人财产
·有一种权力自肥叫“车改”
·江西九江邮政有什么权力扣压公民的快件?
·王胜俊院长请您依照《民诉法》第177条规定行使您的权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