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最高掌权者慎言个人文艺趣味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2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最高掌权者慎言个人文艺趣味


    习近平在座谈会上谈原则,表露了对某些作家作品甚至建筑的偏好,其表现不如毛泽东高明。
    
    习近平近日开了个文艺座谈会,会议开完没几天,有关部门贯彻指示精神的措施就出台了,跟风的舆论也跟着唱和起来。
    
    文化部10月2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文化部学习贯彻习近平讲话和近期繁荣文艺创作的有关情况,宣布要改革我国文艺评奖制度,感情用事要出台艺术创作社会效益的具体评价、考核标准。
    
    还有媒体发表社论,指责近几年内国内出现的「奇奇怪怪」的建筑,其中点了「秋裤楼」、「马桶盖」等怪经典的名,认为怪建筑的出现乃权力介入的结果,所以呼吁别让建筑沦为权力的奴隶。
    
    可惜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总书记一批评,舆论马上认定了一批国内「奇奇怪怪」的建筑,等于是在建筑艺术上给他们宣判了死刑。早在文艺座谈会开完之时,就有参会者在微博上宣称:「北京市今后不太可能再出现如同『大裤衩』一样奇形怪状的建筑了」,其依据就是习近平发话了。如此一来,连建筑设计都要按总书记讲话精神办了。
    
    在文艺座谈会上,习近平提出提出好的作品应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这本身没错。一个国家最高领导人,和大家聊聊社会责任,并不是不合适的。但关键在于,倡议归倡议,这种倡议千万不要形诸政策。倡议的价值在于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感,但什么是好作品、如何创作,还是要让文化界来自由讨论。如果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个人趣味形诸政策,那文化就只剩下一个标准、一种趣味了。
    
    中国的政治现实还在于,一旦领导人发话,一些权力机关的奴才们马上揣摩上意,将领导人不经意一句话会意成最高指标,急急忙忙分解成一系列政策条文,并且一心一意地贯彻执行下去。这样的最高指示,和那些具体干涉建筑设计的权力比,并不会让我们好受一些,相反它可能比市委书记、市长的具体干预影响更坏。
    
    即便是毛泽东,也未必曾经将个人趣味强加给中国文艺。毛泽东在古诗词上喜欢李白、李商隐等浪漫派胜过杜甫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家,但他没有将这种个人偏好变成党的文艺政策,也没有公开褒贬的表示。毛泽东要求文艺为政治服务,这当然是对文艺的思想禁锢,但他本人毕竟对具体文艺创作「指导」不多,没有像周恩来、江青等人对文艺领域样样、处处指手画脚。
    
    习近平在座谈会上本来也是谈原则,其间可能表露了对某些作家、作品甚至建筑设计的偏好或不喜,从这点说,他表现得不如毛泽东高明。更要命的是他释放了对「奇形怪状的建筑」的个人厌恶,这种个人厌恶与某些舆论形成呼应。但「奇形怪状的建筑」就是劣质建筑吗?西方后现代建筑大致都有些「奇形怪状」。北京的「大裤衩」、鸟蛋、鸟巢一开始也被舆论指为奇形怪状,被目为洋建筑师的试验作品,但舆论喧哗过后,它们现在被普遍接受。国家最导人可以有个人好恶,但作品好坏,要付诸时间和公论。
    
    文学和艺术是自由心灵的投射,马克思谓之「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没有自由的想像与创作的自由,就不会产生杰作。古希腊的诗歌、雕塑,古罗马的建筑,莎士比亚的诗剧,德国的哲学,法兰西和俄罗斯的小说,美国的好莱坞电影,包括中国的唐诗宋词、四大名著,都没有政府的规划、审查或政策扶持,甚至没有诺贝尔奖的激励,但都堪称人类文明的瑰宝。相反正因为1949年以来政治的桎梏,结果国家投入甚巨,而能够流传下去的文化产品屈指可数。
    
    文化部宣称要改革文艺作品的评奖制度,虽然美其名曰改革,其实是一种伪改革。他们决心出台社会效益的具体评价、考核标准,也是笑话。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要政府找到一个好的「社会效益的具体评价考核标准」,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这些年,各种政府评奖都成了权钱交易的重灾区,丑闻不断。真正的改革,应该是干脆取消一切政府评奖,这跟政府清理审批权、名牌评比权是一样的道理。
    
    文化需要自由的书写,每件作品都是个体的匠心独运,它太需要自由了。政府的扶持,招来的只能是投机客和冒险分子。政府愈要管好,事情只会愈来愈坏。没有政策,是世界上最好的政府文化政策。放手吧,掌权者!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10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依法治国注定是一场技术性改良 (图)
·杨彼得:党委领导把「政校分开」搅黄了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前的「德主刑辅」信号 (图)
·杨彼得:中国的科研跟权力一样腐败 (图)
·杨彼得:鞭挞人性成了领袖的一项事业 (图)
·杨彼得:黄金周自虐症 (图)
·杨彼得:最需要规范的权力是「党的领导」 (图)
·杨彼得:无病呻吟,庙堂上的「三世同堂」 (图)
·杨彼得:「依宪治国」的三大原则 (图)
·杨彼得:中国宪法保障的民权与党权 (图)
·杨彼得:瘦死的贪官还是骆驼 (图)
·杨彼得:阅兵车上的中国教育 (图)
·杨彼得:马云的财富与自由之关系 (图)
·杨彼得:老虎的太平日子还是回来了
·杨彼得:中国母亲的大义与愚昧 (图)
·杨彼得:最要命的是党的审批权 (图)
·杨彼得:说「不敢腐初见成效」为时太早 (图)
·杨彼得:习近平封杀习近平 (图)
·杨彼得:中国人笑朝鲜,亦复为世界笑!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