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小舟:富有村“抗强征”血案凸显制度痼疾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章小舟
    

    震动中外的昆明晋宁富有村“抗强征”血案发生已逾一周。我最初了解此事,是在QQ群内,约一天后才见各大网媒报道。当时看到一些关于血案现场的图片,虽然文字介绍不甚翔实,但点明了强征方和被征方各自的死伤人数和大致原因。鉴于以往“抗强征”血案中自焚、被焚、被杀者多是相对弱势的被征一方,而此次事件中强征方被毙人数却远多于被征方死亡人数,且强征方有4人被擒之后被活活焚死,在进入人们视野的第一时间内便引发非同一般的震撼,这,无疑是笔者在QQ群内知悉此事的时间远早于官媒和各大网媒报道此事时间的重要原因。
    
    或许,正因富有村“抗强征”血案因有震撼效果而飞传民间网络,无法掩盖,中共官媒和大陆各大网媒才持续跟进。据悉,相关涉案人员并未全部到案,是以血案全部真相尚有待进一步发掘,但因大陆媒体紧密跟进,据已出现的报道已可窥大致真相。不过,由于人所共知的原因,中共官媒和大陆各大网媒对富有村“抗强征”血案的评论不可能进行挖根式追寻,或似为之推脱,称昆明地方政府不介入、少作为,采取“鸵鸟”政策,或避重就轻,将原因归咎于法治意识缺失。当然,就目前所曝事件真相来看,这些原因或许多少有一些,然而并未剖及根本。与以往众多“强征”血案发生的根本原因一样,酿成富有村“抗强征”血案的根本原因,依旧在于制度。
    
    首先,目前中共官方推行的土地补偿方案与土地市场价值不符。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视为专制权力操控下的土地价格双轨制,是地方政府以“土地财政”为核心的专制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通过强征强拆堂而皇之榨取民脂民膏的重要手段,是酿成富有村“抗强征”血案的重要原因。据报道,云南省政协前副主席杨维骏表示,“过去几年,云南大搞土地开发,地方政府强占基本农田的情况时有发生。”“当地的农田为400万一亩,而给村民的价格为12万一亩,这样一亩就相差300多万。对于中间的差价,钱的流向去了哪里,村民都表示怀疑。对于村民来说,没有了土地,生活不能保证,即使按照400万一亩的价格补偿,村民也不会同意的。”
    
    其次,所谓的土地国有制度强化了地方政府以“土地财政”为核心的专制机制。由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国民在出生之际便沦为极权“战利品”,被剥夺了包括脚下土地的私有权在内的很多权利,使得不少地方官员和房地产承包开发商在强征强拆方面,背后有恶法可依,而前有“土地财政”诱惑和市场利益摇曳,故而往往有恃无恐,胆量奇大,肆意践踏被征(拆)方的天赋权利,出现各种血案惨剧便也不足为奇了。类似事件表明,造成重大不良影响的强征强拆事件的背后总有地方官权撑腰打气,推波助澜。而官权肆虐的靠山是专制制度。因此,只要能够证明恶性强征强拆事件的主要推手是官权,基本就可归为制度罪恶。目前,虽尚不十分清楚富有村“抗强征”血案与地方官权的联系,但已可窥一些端倪,真相呼之欲出。
    
    据报道,富有村“抗强征”血案发生之前,“千余名”装束统一、戴头盔、手持铁棍的强行施工队伍齐整有序,逼近富有村,“不少人手中拿着标有‘警察’字样的盾牌”。如此气势汹汹,俨然兵团,哪来的底气?此外,晋宁富有村因征地而起的矛盾已持续多年,地方官权一直大力介入,据悉,晋宁一位干部介绍,14日已具备复工条件。姑且不论复工条件是否真正建立在民意基础上,至少可以确定,官方确定的复工时间与强制施工队进村挑衅时间是一致的,既如此,难道在千人袭村事发之际一无所知?还有,如当事村民所言,如此大规模的行动竟然没有得到警察的及时制止,然而,昆明火车站暴恐案后,昆明公安部门的应急能力应大有提升,且晋宁富有村因征地而起的矛盾已持续多年,警方早就涉入此前相关事件,为何警方在此次事件中如聋若哑?最后,现场出现大量警械,目前已确定是“非法途径购得”,背后是否有官权开绿灯?
    
    第三,漠视补偿协商等问题处处皆是。察以往类似事件,导致征地拆迁事件出现不幸结局的源头,在于权益补偿协商环节出现问题,即被征(拆)一方被应允的补偿金额远低于预期补偿金额,是以导致被征(拆)方与欲征(拆)方的博弈步步升级,最后甚至发展到性命相搏之境地。换言之,如果在征地拆迁事件中能够给予被征(拆)方以合理补偿,就算与市场价格有一定距离,但只要不是很离谱,必能使被征(拆)方顺从“趋利避害”的人性本能,不会考虑或断然放弃升级性对抗行为。
    
    而要做好征地拆迁工作中的权益协商工作,关键环节无疑有二:首先,政府相关人员要能够放下身段,考察实情,与民对话,充分站在被征(拆)方立场上,设身处地为被征(拆)方考虑;其次,要保障补偿款的完全落实,且有必要结合被征(拆)方的实际情况予以法律政策之外的追加性照顾、补偿,尽量接近土地市场价格,从而确保被征(拆)方不仅在被征(拆)的折腾中不受损失,还有所获利。如能做到这些,顺利完成征地拆迁工作应并非难事。
    
    当然,要通过有效协商实现双方满意的补偿结果,前提是地方政府官员不被“土地财政”、贪腐前景、所得贿赂所动,也不可有极权专制体制下普遍性的官本位思想和大人式冷漠,不可对民众疾苦麻木不仁,不可对民众利益漠不关心。然而事实是,如今大陆官僚的立场、素质和作为基本完全悖逆以上前提。这便导致本应顺利完成的权益协商工作难有进展。据新华网报道称,晋宁富有村冲突双方“从未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而晋宁富有村因征地而起的矛盾已持续多年,地方政府一直大力介入,然而竟然未推动冲突双方签一份征地补偿协议。究其原因,如果说,目前因缺少证据而不能解释为被“土地财政”、贪腐前景、所得贿赂所动,只能解释为,因官本位思想和大人式冷漠而对民众权益漠不关心,不屑于做补偿协商工作。
    
    第四,习惯性地欺骗民意和伪造民意。事实表明,晋宁县政府不仅不屑于做补偿协商工作、不屑于呼应民意,反而很善于欺骗民意和伪造民意。据报道,晋宁县政府此前向媒体出示一份2012年2月15日发文的富有村土地征收补偿分配方案,内容称,每人4.3万元的分配方式征得了大多数人同意。富有村书记李云祥亦认同此种说法,并补充说,征地当初有几个分配方案,其中包括按亩数每亩补偿11.5万元的方式,也包括每人补偿4.3万元的方式,多数村民同意后者,所以才被最后确定。
    
    这就奇怪了,村民们在补偿款选择方面怎么会弃多而选少?而事实上,村民们是不认同此种说法的。方案中,“征得大多数人同意”一句,成为富有村村民与官方争执的焦点。报道引用村民阿正荣所言,“我不知道大多数人同意是怎么来的,之前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我是被强制通知的,而且我根本就不同意。”报道称,村民们提及,从2012年2月开始,富有村所有在昆明市辖区各地公职机关单位工作的人全部被要求回村“动员”家属,做好征地工作,而当初每人4.3万元的补偿方式是强加到他们头上的,这也是后来直接导致他们走上对抗之路的原因。
    
    报道举例,55岁的李智强亲身经历过那场“动员”,他是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一名森林公安。李智强回忆,2012年2月,一位自称是晋城镇副镇长的人给自己打电话,要自己回富有村劝说自己的父母同意征收自家耕地。“我那时候已经离开村子很多年,早在这边(文山)安家了,当时那人说这是政治任务,如果不完成就罢我的官,我当时就骂了回去。”可见欺骗民意和伪造民意是颇不得人心的,连体制内人员亦不甘为之。最后只好倚仗权势,先斩后奏,明目张胆地伪造民意认同。
    
    最后的问题是,无处不在的绝对权力导致无处不在的绝对腐败。据17日报道《昆明晋宁去年曾发生征地冲突 20余名特警受伤》,“(富有村村民)李江燕表示,由于项目的侵占,目前生活困难,而最初承诺的12万元一亩的补偿却变成了每个人4.3万元。‘以前我们这里都是农田,种菠菜、生菜、油麦菜等大棚蔬菜,每亩一年能有7万多元的收入。所以听说每个人只有4.3万元的补偿后,很多村民拒绝。’”结合上几段所述,出现如此巨大的补偿差距的原因,仅仅是出于伪造民意的需要吗?是否另有他图?另据21日报道,“征地补偿款总额与实际发放额之间,仍有超过2500万元的差额未向村民公布。”联想到很多强征强拆事件同时涉及贪腐案件,且涉案金额动辄千万百万,不能不令人怀疑隐瞒不报2500万元补偿款差额的背后动机!联系上文所引报道,富有村书记李云祥在伪造民意方面与晋宁县政府口径如此一致,不需反贪专业知识,便可作出符合逻辑的推断。
    
    报道称,此情况因村民举报而被获悉。报道没有注明村民举报时间。鉴于富有村因征地而矛盾持续已久,可想而知,充满愤懑、疑问的村民的举报定然不是自近日而始的。然而,假若不是富有村“抗强征”血案引发了国内外持续关注,村民们的举报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弱势群体以血肉模糊之躯,换来了公仆们的倒台。目前,对于相关官员的处理结果,与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多数贪腐案的处理结果相似,作为对全局负有全责的一把手(县委书记)依旧安然无恙,二把手及以下问责一批,与事件相关的主要官员目前被停职、免职。一把手没有任何责任,恐怕说不过去吧?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就是为了稳定一党专制下的所谓大局吗?类似于“拼着一个死,要把皇帝拉下马”的空前惨烈,也撼不动一把手的一根汗毛!
    
    富有村村民“抗强征”血案目前虽余波未尽,但格局基本已定。一番分析后,使人更增积郁。在极权不断强化的当下,制度痼疾愈发严重,这已为不断加剧的民间反抗所证实。在充分掌握一手资料的前提下,几乎对大陆任何恶性事件的剖解都能发现相似的制度痼疾:政治体制与市场体制不匹配;极权专制制度对人权的摧残和剥夺;官民严重缺少协商对话的机制和可能;上下皆擅长和习惯于欺骗民意、伪造民意;无处不在的绝对权力导致无处不在的绝对腐败。只要根本制度不易,民间反抗必然愈发剧烈,纵以“反腐”“法治”等表面化努力稍遏颓败之势,暂取一时之功,亦必难逃覆亡之结局,富有村“抗强征”血案的惨烈现场,或许就是专制大溃败之场景的局部预演。唯有及早实现民主宪政,才能及早挽救中华,免罹同室操戈之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14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章小舟:中共喉舌公然为ISIS辩护——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大暴露
·章小舟:稻草与骆驼的较量——互联网博弈之观察
·章小舟: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章小舟:贵州安顺七眼桥警民冲突事件之启示
·章小舟:香港争取真普选之途:公投入中华民国
·章小舟:中共力推军训背后的极权之恶
·现代版的“窃钩”“窃国”:房云云事件/章小舟 (图)
·章小舟:基于网络启蒙的非暴力街头民主运动
·章小舟:秋瑾精神在当代中国熠熠闪光
·章小舟:追问张小玉失明真相并正告焦作警方
·章小舟:中共“引爆”被击落的马航MH17客机
·章小舟:“报复社会”案根子在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中共
·章小舟:特警入“全能神”凸显中共信仰崩溃和法治式微
·章小舟:就习近平反腐等事与鲍彤先生商榷
·章小舟:打压李承鹏、慕容雪村,封不住觉醒大潮
·章小舟:习近平拉韩抗日,尽显中共实质
·章小舟:立法禁“啃老”,岂如立法促民权惠民生
·章小舟:将自救(诗歌)
·章小舟:刘晓波先生被百度百科解禁及相关现象分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