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读史笔记:恶犬与恶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仔细观察一下,不难发现,狗和他们的主人的都有某种神似。
    

    就像领养的孩子与他们的养父养母也有几分神似。
    
    这可能是出于同化作用,也可能是出自领养时候的惺惺相惜所造成的“同类相吸”。所以专家们说,防控恶犬,不仅要盯狗,更要盯它们的主人。恶人很容易纵容恶狗来危害公众安全。
    
    据报道,最近四川巴中市清江镇发布“杀狗令”,该镇辖区内的野犬、烈性犬、大型犬以及非防疫犬均被纳入捕杀范围,捕杀费用由狗主人承担。消息一出,网友的态度泾渭分明:反对者认为捕杀过于残忍,狗也有生命权;支持者则认为国内“狗患”严重,野狗和大型烈犬威胁人的安全,理应被捕杀。实际上,遏制恶犬伤人,不在治狗而在治人。
    
    防控恶犬:不仅要盯狗更要盯人
    
    支持“打狗”并非支持残杀,而是惧狗伤人
    
    ●与过去不同,清江镇“打狗”支持者甚众
    
    过去,国内一些地方的打狗运动之所以饱受诟病,原因常常是以下几种:一是目的不纯,一些地方打狗仅仅是因为“领导被狗咬了”或“为了创建卫生城市”;二是简单粗暴,例如有的地方全县“灭狗”时,已经注射疫苗的拴养狗也难逃被捕杀的厄运;三是手段残忍,例如四川南充阆中当街杀死流浪汉养的狗,场面血腥引发公众不满。 这几种“打狗”运动,不仅爱狗人士会强烈谴责,不爱狗的人也难说支持。
    
    不过,这些特点在此次清江镇的“打狗”行动中并不很明显。清江镇打狗的理由是“狂犬病防控工作严峻”,“发生了多起野狗咬人事件,为了群众安全”,并表示“这项工作每年都会开展”,以证明这并不是治标不治本的运动式执法。到目前为止,网友微博中配发的血腥配图,也被证明并非是清江镇杀野狗的照片,因此也难说清江镇在虐杀犬类。文件显示,当地要求7月3日至10日对镇辖区的所有犬只进行强制免疫,10日之后才对未免疫、不拴养、只免疫而不拴养、只拴养而不免疫的犬只一律捕杀。这一点虽然严苛,但也不像过去那样简单粗暴,毕竟这几类犬类对人的安全确有威胁。
    
    正是因为如此,此次清江镇“杀狗”不但没受到一边倒的骂声,还得到了支持者的力挺。在腾讯新闻客户端,网友逍遥乐支持杀狗的言论被顶了2.5万次,而在这条新闻的热门评论中,支持杀狗的评论也明显盖过了反对的声音。
    
    ●支持“打狗”背后是人们对“狗患”的固有恐惧
    
    此次打狗事件中,支持打狗的声音盖过了反对的声音
    防控恶犬:不仅要盯狗更要盯人
    
    目前我国每年死于狂犬病的人有2000人左右,相对于接近14亿的人口总数来说,因狂犬病而丧命的概率极低,但由于狂犬病的病死率达100%,发病后的景象非常惨烈,出于对狂犬病的恐惧,一些人会支持“打狗”。
    
    更多的人支持“打狗”很可能只是不想被狗咬伤。2009年发布的《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指出,近年来我国犬、猫的饲养量快速增加,被犬、猫伤害的人数也不断增加。根据我国人用狂犬病疫苗的使用量,估计全国(不含港澳台)每年被动物伤害的人数超过4000万人。如果考虑到国人对狗更为偏爱(欧洲一监测公司2014年估算中国狗与猫的比例为2.5:1),这4000万人中,被狗伤害的比例可能最高。而随着未来犬类数量的增加,被犬类所伤害的人数可能还会增加。
    
    比数据更有说服力的是血淋淋的事例:2009年11月,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六犋牛村一家饲养的3只大狗追咬村民,致1名男童死亡;2013年5月,贵州遵义市一老人在锻炼时被大型杜高犬撕咬,不幸身亡;同年六月,辽宁大连一女孩和母亲在一起时,被突然窜出的藏獒咬死······
    
    除了烈犬和大型犬,生活在社区内的流浪狗也常常伤人,因为不堪流浪狗之扰,社区居民自发组织打狗队捕杀流浪犬也常常见诸报端。可见,在一些地区流浪犬、恶犬已经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即使没有政府出面,居民自己花钱花时间也要打狗。
    
    恶犬伤人,不尽责的养犬人难辞其咎
    
    狗患严峻,是因为中国犬只太多的缘故吗?据中国疾控中心相关部门2012年4月发布的调查资料估计,中国犬只数量约为1.3亿只,已稳居世界第一位。但是美国人口仅约为中国1/4,却有近8千万只狗,而每年死于犬只咬伤的人数大约是几十人,远远少于中国。所以,狗的数量太多并不是狗患问题的关键。关键其实在于,中国的养狗人不负责任。
    
    ●与国外相比,国内养犬者对犬的训练几乎为空白
    
    在国内,我们对这样的情形一定不会陌生:一只狗上蹿下跳,狂吠不止,周围的人都非常害怕,狗的主人却常常安慰众人,“我家的狗很乖,不会咬人”。实际上,这种苍白的保证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狗无论品种和大小,都可能攻击人类,而减少这种可能的最好方法就是对狗进行训练。
    
    对狗狗进行训练
    防控恶犬:不仅要盯狗更要盯人
    
    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虽然对市民养狗种类没有限制,但对狗进行培训是必须的,如果不接受驯化,狗只能被人道毁灭。训练可以由个人进行,如果个人没有能力训练则可以求助于专业机构。训狗师会训练狗跳和咬的动作,训练他们不咬人,不咬其他犬类,不碰东西,不跳到人的身上。在英国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对养狗者的要求更为严格。按照当地的《恶犬法》规定,如果狗主疏于管教,饲养的恶犬咬死人,最高刑期为14年;该法律不仅保护人,还保护其他导盲犬等“服务犬只”,要是养狗者让自己的狗攻击服务犬只,最重可判处3年徒刑。这样严苛的法律自然能让养犬者明白养犬不仅是一种乐趣,更是一种“沉重”的责任和承诺。
    
    ●养犬人给狗打疫苗的意识薄弱
    
    “不尽责”还有一个表现是养犬人缺少给狗打疫苗的意识。国内很多卖狗者都声称已经给犬只打过疫苗,但在一些不规范的宠物市场,很少有人能够出具明确的免疫证明。很多买狗的人对此也不以为意,买来后也不把狗带去检疫。所以,虽然很多地方的养犬规定都注明了检疫和免疫的办法,也指定了管理机构,但执行力度却不容乐观,大多犬主缺乏相关意识,有关单位又缺乏有效监管,检疫和免疫的规定几乎形同虚设。
    
    ●随意遗弃宠物犬导致流浪狗数量增加
    
    前面提到,狗的总量与伤人事件多少并没有绝对关系,但必须得承认的是,难以进行管理的流浪狗,其数量与对人的威胁关系很大。目前中国并没有关于流浪狗数量的精确统计,用狗的总数减去宠物狗的数量来粗略估算,大概有几千万只。这些流浪狗并不完全是自生自灭的野狗,很多都是被遗弃的。国内养犬者责任缺乏的另一个表现是养犬常常是一时兴起,兴趣没了就将狗遗弃;一些地方开始严查狗证之后,不少养犬者不想花钱办狗证,就将宠物狗遗弃。不少地区严查狗证的一个副产品就是大街上的流浪狗突然暴增,在这种情况下,行人在路上受到流浪狗伤害的可能性也随之上升。
    
    与中国相似的印度也遭受着同样的困扰,据媒体报道,规模迅速增长的印度中产阶级已经开始接纳西方养宠物狗的观念,他们购买有血统的宠物狗并进行喂养。但很多有血统的狗最后都被失败的饲养者或是厌倦的主人遗弃,流浪街头。有印度学者估计,印度狗类总数不低于5000万,而流浪狗就高达3500万。
    
    印度恒河附近的居民在喂养流浪狗
    防控恶犬:不仅要盯狗更要盯人
    
    而管理严格的国家与中国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严格的法律规制下,德国就号称一只流浪狗都没有。
    
    监管部门不能再打狗“有术”,监管“无方”了
    
    在对养狗人的管理上,德国是如何做的呢?德国的宠物店不准贩卖犬只,在德国想拥有狗的人,通常会到收容所去收养,欲领养者需通过考核,包括领养动机、是否有经验、家居空间、经济状况······通过审核者还须签署接受志愿者随时追踪及审查的法律文件,满足条件并不算完,德国的《犬只饲养法》对于每只狗休息时间和运动的空间、犬舍的建筑材料、规格、温度等均有严格规定。
    
    即使可以养狗了,还需要对狗进行培训,德国很多州规定养狗人必须做到随时能控制狗。例如柏林规定,在人群较为集中的公共场所,狗主人必须用不长于2米的绳子牵着狗。在室内、公交场所牵狗绳不得长于1米。狗不准进入儿童游戏场所;不能进入供人休闲、躺着的草坪;不能进入游泳场地和其他标明狗不得进入的场所。
    
    即使如此,狗还是可能对人、其他动物和财产造成危害。所以德国很多州都规定,养狗人必须为狗上类似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强制保险,用于赔付因狗造成的损失,养狗人要为狗买不低于100万欧元赔偿额的保险,危险性狗还要多交付30%的费用(这种狗需佩戴审批标志、戴口罩,用不超过2米的狗绳,主人还要携带相关证明)。
    
    面对纷繁复杂的养狗规定,养狗者如果违反“狗规”会受到严厉处罚,勃兰登堡州规定,对不遵守规定的行为,如烈性犬上街不采取安全措施最高可判罚5万欧元;未经允许就饲养、训练、繁殖、出售危险狗的也可判罚5万欧元。养狗不及时申报的判罚1万欧元,在公共场所对狗看管不力的,可判罚1万欧元。
    
    有人笑言,在德国养个狗比养个孩子都难,但正是因为有了如此严谨的管理体系,德国不但没有狂犬病之忧,连流浪狗、烈犬伤人都不用担心。
    
    结语:对于“该不该杀狗”的问题,整个社会一直争执不休,但其实这个问题跑偏了。相比治狗患,更该管的是人,把养狗人给管好了,人与狗就能和谐相处。
    
    ······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用“狗腿子”来形容帮凶的下等人?
    
    欧美人为什么喜欢搂着狗上床睡觉?
    
    上面的报道没有提到这些区别。其实,欧美狗伤人的事件并不少见,但为什么没有恶化狗在欧美人心目中的形象?
    
    我认为这和民族传统有关,形成于长期的生活形态差异:欧美人更接近畜牧生活,中国人更接近农耕生活;畜牧生活里,狗主要用来对付野兽,农耕生活里,狗主要用来对付人类。所以,中国成语才会说“狗仗人势”,才会把干部叫做“狗官”。因为中国的官员被豢养起来,主要不是用来对付外国人的,而是用来对付中国人自己的。所以,欧美社会用来约束犬类的法律,也同样无法移植到中国社会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006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日本人为了自己又在支持中国革命
·谢选骏:毛泽东像章窃取北魏佛教艺术
·谢选骏:台湾国语和大陆普通话的差异来自两个党国的南北朝格局
·谢选骏:国民党的今天就是共产党的明天
·谢选骏:鲁迅是中国焚化割民的巨浆
·谢选骏:真假易中天“毛论”的得与失
·谢选骏:《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中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删除的部分手稿
·谢选骏:“均富”的口号是一个政治骗局
·谢选骏:豪强政治是南北朝的政治特征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谢选骏:遣返大陆人士凸现“现代南北朝”的存在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第一章)
·谢选骏: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现代南北朝的曙光 /谢选骏
·谢选骏:发达国家的病
·谢选骏:习近平军阀建国的信号十分明显(第一段修订如下)
·谢选骏:习近平军阀建国的信号十分明显
·谢选骏:拥枪权是公民权利的最后表达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