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中国足球还很黄 某大佬曾性骚扰阿娇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4日 转载)
    
    来源:重庆晚报
     某国足队长涉赌被绑架失踪3天;1200万元的连环假球;主教练被人用枪顶着头押出家门……本书堪称中国足球行业的缩影,作者李承鹏坦承:“以后中国足球不归中国足协管了,除了黑色就是黄色,归扫黄、打黑办管了。”
    
中国足球还很黄 某大佬曾性骚扰阿娇

    
    潘苏通曾经强吻刘嘉玲、钟欣桐
    
    潘苏通绝口不提足球
    
    2008年,渝沈之战过去9年后,潘苏通被人肉搜索。当年2月29日松日的春茗晚会上,他醉酒后先是对已经对外宣布要嫁给梁朝伟的刘嘉玲上下其手,接着又对刚刚爆出“艳照门”的阿娇钟欣桐又抱又吻。
    
    各路网友实在不知道这个饥不择食的男人是谁,于是潘苏通这个名字再次成了搜索热门。
    
    随后网络上迅速有人把他的资料曝光出来,个中词句颇为传神:“貌似连Sogou拼音都打不出名字的这个人真是一个莽撞的没见过世面的酒醉领导吗?其实不然,这位先生是身家70亿的松日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潘苏通。”后面一句更精彩:“他曾经因搞足球倾家荡产?”
    
    历史瞬间被这段话带回到1999年。当年12月4日,本来已经决定要用200万买条生路的潘苏通,在填写空白支票之前,突然产生了难以抑制的侥幸心理。200万,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的压力。他没想到,因为没花这笔买路钱,他的松日只能无奈降级。
    
    其实,徐根宝早就告诉过他一个真理:足球绝不是完全靠脚踢出来的。明白这个道理,对潘苏通来说毫无障碍,所以当俱乐部总经理、天津人王学智拍着胸口向他承诺,绝对可以凭自己这张脸,搞定松日最后一场的对手天津队时,潘苏通深信不疑。可是,当12月4日晚,王学智一再向他表示,自己已经费尽唇舌、鞠躬尽瘁,但对方仍然咬定200万不松口,潘苏通却突然变得满腹狐疑。
    
    因为渝沈悬案,原本保级无忧的松日居然被人做掉,这是潘老板人生经历当中的奇耻大辱,作为一个生意人,他甚至最后一分钱都没有卖出去,就地解散,血本无归。
    
    此后,跟潘苏通素有交往的杨受成在了解潘苏通在足球圈的艰苦后,把当时手头一个总感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项目,大大方方交给了落魄的老潘,助他从头开始。9年里,听着MP3,随随便便让英皇旗下的谢霆锋、Twins、梁洛施代言一下,潘苏通就身家70亿了。离开足球圈的他,从此绝口不提足球。
     陈亦明开出8个500万
    
    谈到中国足球的假赌黑,永远绕不开陈亦明这个人。
    
    陈亦明已经史无前例地创造了中国职业联赛第一笔转会:以42万买进了马明宇,45万买进了黎兵。当那些教练还在模仿世界打法时,他已经把边后卫黎兵改造成了高效率的强力中锋,别人也开始把后卫改成中锋时,他却把速度奇快的前锋凌小君变成了最疯狂的边后卫。
    
    老资格的球迷会记得,1995赛季结束,在《足球之夜》,徐根宝、金志扬、迟尚斌和陈亦明四人在黄浦江边“煮酒论英雄”。在资历、成就上都无法与前三人相提并论的陈亦明,偏偏就凭着自己的酣畅淋漓、古灵精怪,挤进了秩序森然的“光明顶”。
    
    本来前程大好的陈亦明,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步伐。他早就在与各种赌球、庄家密切相关了。据说这来自于一次开奖,当年四川体彩中心请陈亦明开奖,他顺手抽来,居然开出了奖池中全部的8个500万头奖。接下来的一周,好胜心极强的塔瓦雷斯主动请缨,却没有开出一个头奖。
    
    陈亦明在成都也是因为一些负面传闻而退出的,成都五牛俱乐部官员直言:“他们是上半年挣分,下半年卖球。”我们不知道是不是连开8个500万让陈亦明印证了自己潜在的能量,总之此后数年中,他执迷于开盘坐庄,执迷于用自己的专业经验,去抓住任何一个可能让自己一夜暴富的机会。他甚至迷上了澳门葡京,他频繁出没于各大赌场,有朋友偶然撞见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他忙不迭地从自己穿着的皮大衣各个口袋里往外掏钱,大声告诉对方:“我有钱,我到处都是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了。”
    
    这个中生代教练中最有才华的教练,这个1995年就名列四大教头的聪明人,就这样放弃了自己吃饭的营生,几近专职赌博了。
    
    后来陈亦明就失踪了。圈子里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他被庄家追得无处藏身的经历,足迹甚至远及南美,而把庄家每天三遍的催债电话,留给了无奈的家人去承担。
    
    黑哨龚建平郁郁而终
    
    2003年7月11日,在北京304医院,一张白色的床单盖住了龚建平瘦削的脸,作为那场声势浩大的打假扫黑风波的政绩,他是唯一被清除出来的黑哨,郁郁寡欢中,终因骨癌不治去世。
    
    在盖上床单的那一刻,他的眼睛怎么也合不上,亲人使劲抹了一下,他才闭上眼睛,大家知道他是有话要说。在他去世前,他一直愧疚所做的事情,他还想为中国足球做些有益的事情,可他没机会了,只能把所有的机密和不忿,对着太平间惨白的墙壁述说。龚建平的妻子索玉华在送葬队伍中嚎啕大哭,她呼喊着:“龚建平,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以下事实连时任足协掌门人的阎世铎也知情:龚建平在裁判队伍里是个小角色,潜规则使他不得不收取十几万好处费,这些费用比起那些著名裁判,只是零花钱,其中有些还是俱乐部硬塞给他的,非他本意。这跟官僚机构里那些发放红包的故事如出一辙,小角色在大角色收取了巨额赃款后,如果不收取小红包,是会犯众怒的。
     龚建平感到害怕,很想主动投案,而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和宋卫平共同承诺,以组织名义保证,只要他交出钱就会保护他,不会让他受到法律制裁。龚建平这时做出一个很勇敢也很傻气的举动,从银行里取出10万元交给了相关部门,而相关部门通过信息,一举拿下了唯一一个出来投案自首的龚建平。
    
    龚建平让有关部门松了一口气,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终于找到一个替罪羊。他的出现,让更大的黑哨,让更大的俱乐部和官员都平安无事,可以结案。这个最简单的官场厚黑定理,龚建平却不明白,他天真地以为组织会兑现当初给他的承诺,甚至戴罪立功继续担当裁判员。
    
    索玉华之所以狂呼“我要为你报仇”,是因为无论浙江体育局,还是杭州绿城都没有兑现承诺,他们手中还有其他更大的裁判员名单,而这份名单在龚建平投案后,就蒸发了。
    
    在索玉华这个女人的思路里,如果龚建平不投案,即使有关部门拿到名单也抓不到龚建平头上,即使抓了龚建平,其他更大名气的裁判更该被抓。
    
    陈培德和宋卫平没有实现当初的承诺,是他们无能为力,因为更高级的组织必须用一个龚建平来顶罪,为了给公众一个交待,不能放过好不容易才出现的龚建平,为了保护这个圈子不被更大范围地揭穿,必须封住龚建平的口。
    
    龚建平很冤,也一点都不冤,中国足球打假是在媒体逼近下展开的,它从一开始,就没有诚意,从一开始,就决定以牺牲某一个人的方式结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足球形象彻底坍塌 或将遭FIFA全球禁赛
  • 中国足球反赌变成反腐风暴:韦迪入主中国足协
  • 亚足联震惊南勇等被协查:看来中国足球要动真格了
  • 中国足球最热门的反赌扫黑:当婊子又立牌坊
  • 黑帮操纵中国足球 堪比刘德华被枪指头拍戏
  • 成都谢菲联队承认“买球冲超” 中国足球黑幕越揭越大
  • 《泰晤士报》转载扫赌进展:中国足球已被假赌黑覆盖
  • 中国足球烂到骨头里 矛头直指足协官员
  • 公安部公布足坛扫赌情况 中国足球已烂到骨头里
  • “彪悍”中国足球宝贝:陷情杀拍艳照当小三 (图)
  • 韩乔生:要像批评我的语录一样批评中国足球(图)
  • 韩乔生痛批:干脆取消中国足球拉倒
  • 韩乔生:中国足球还有更大黑幕 最好撤掉国家队
  • 体育总局:对中国足球失控负不可推卸责任
  • 细数中国足球女老总: 熊倪老婆最美 (图)
  • FIFA最新排名:中国足球升5席列亚洲13 落后佛得角国
  • 中国足球创出最大耻辱
  • 中国足球完蛋了 小官走了大官来
  • 邵坚持留洋只为正名 中国足球崛起要如此脊梁
  • 领导人多次关心 恐引发中国足球重大变革(图)
  • 习近平在德国笑着说:中国足球水平的提高,时间会很长
  • 李肇星谈中国足球:我曾一场进12球(图)
  • 中国足球,解散才是解脱/黄琬
  • 中国的国际地位与中国足球的国际地位一样
  • 暮年白岩松对中国足球的批评正是知识分子的悲哀
  • 中国足球和计划生育之间的关系密切/信天
  • 如果中国足球队出线……/何必
  • 中国足球队带着笑让巴西队蹂躏/林云海
  • 曹晓军:中国足球的不能承受之重
  • 王石、范跑跑、中国足球队还有长城物业
  • 贺卫方:中国足球困境的宪政透视
  • 中国足球阴盛阳衰
  • 黄健翔、马德兴、谢强:中国足球已经离死不远了
  • 珍爱生命,远离中国足球/西风独自凉
  • 中国足球就是“东亚病夫”/王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