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王九旦 :闲扯新编革命样板戏:“老少爷儿们上法场”

【博讯4月17日消息】

中共“泛逮捕”海外学者,应与追查“张良”有关

四月十五日,“六四真相”中文版面世,月余,“六四”将至。江泽民下了死命令,要撤底查清中央密件泄露的渠道,并一网打尽“张良团伙”。国安部已成立专门小组,专司追查事宜。据报,追查早已从中共上层开始,但是,看来效果不大。究其主因,大致有三:

其一,“侯门深似海”。中共建党已近八十年,建政已有五十余年。 上层关系盘根错节。举例说明,文化大革命开始,朱德已不很得势,但他一上天安门城楼,所有在场的军人,无论左,中,右,一律起立,立正,行军礼。北京地质学院的王大滨,即当时所谓“五大学生领袖”之一,不知深浅,问杨成武上将:“朱德这个老家伙,你们怎么还这样敬重他?”杨答到:“有些事,你不懂就是了。”王不知道,朱德在“云南讲武堂”习武,或在滇军随蔡锷“讨袁”之时,杨成武可能刚穿开裆裤;在红军当中,林彪也只是儿子辈的,林北伐时是“见习连长”;井冈山时期,因龙源口大捷,朱德破格把他从连长,提拔为二十八团团长。杨成武只是孙子辈的,在朱德面前,哪有他这个上将“摆谱”的份儿。

回过头来看看,现在当权的都是什么货色:江泽民是汪精卫时代的“伪大学生”。 没有放过一次枪,打过一天仗。毛泽东治军,树“硬骨头六连”为全军榜样,因为他们能打仗;江泽民当军委主席,封天安门仪仗队为“军旅标兵”,请问,全世界哪一个国家,发生战事,三军统帅是用仪仗队当主力,打冲锋的?于永波解放战争时是个连队里打竹板,喊加油儿的宣传干事,这在军队里,是最没有地位的角色。杨白冰当军委秘书长,全军不服,原因也在这里。 只是因为于永波带头喊了“江泽民万岁”,于居然被内定为下一任的国防部长。 不用说老军头,就连张万年也会问:“当年在塔山,我光靠一副竹板,两片嘴皮, 能打退廖耀湘的‘国民党军官团敢死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吗? ” 贾春旺是解放后才毕业的清华学生;国安部长许永耀,只是个陈云的秘书,或者是陈云秘书的儿子。这样一帮货色,它们哪一个有本钱,有胆量,敢对中共高层“太岁头上动土?”

其二,“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华国锋,一个山西交城县的文盲,四七年才开始打游击,当土八路。只因在湘潭为毛修坟造墓,保了毛家的风水,一跃成为共党第一副主席。问其能力,毛答曰:“不蠢”。倘若江青不是逼人太甚,何至于毛死后尸骨未寒,就被离蠢才只有一步之遥的华国锋,通通抓了起来。既有前车之鉴,此次追查,谁敢“紧逼”,不能紧逼,谁愿吐露真情,自投罗网?

其三,江李有心,他人无意。文化大革命时代,前“中央专案组”中下层成员的命运“殷鉴不远”。文革时代,以周恩来,康生为首的“中央专案组”,行明“东厂”和“锦衣卫”之事,并兼有清雍正“血滴子”之嫌。(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自杀”,公安部长李震“猝死”。) 文革结束,邓小平报仇,康生被“扒坟”,骨灰匣从八宝山丢了出去;老婆曹轶欧被处分;儿子张子石被罢官(时任杭州市委书记)。所有“中央专案组”中下层成员,有一个算一个,一律发配原籍,永不录用。中国是人治,一朝天子一朝臣, 上海帮气数将尽,谁愿意以仕途,和身家性命为江氏王朝陪葬?

按照江泽民主席所唱倒 (应为“倡导”,但是江太爱唱了,例如,在澳门和赌王小老婆同台高歌“叫我如何不想她”,因此“唱倒”更为贴切) 的上述“三讲”,大家已经知道,这次上层追查六四文件泄密,一定是“无疾而终”。

怎么办?“六四真相”中文版出版了,“六四”也快到了,上层追查泄密没有结果,张良又没有抓到。怎样向江害心交代?美国人又不像江泽民一样,能比照慈禧的办法,“宁与友邦,勿与家奴”,不到十天半个月,王伟的尸首还没找到,就把二十四个货真价实的美国间谍,一下子都放回美国;这边跟老美要张良,要徐俊平,要了快半年了,嗓子都喊哑了,人家认为你们“Too Simple”,“Something Naive”, 人家要“闷声发大财”,连声都不吭一下,根本不拿正眼夹你。

怎么办?抓耳挠腮,热锅上的蚂蚁。。。,还是江总救了命。“以德治国”。什么是“以德治国”?就是表面上行“王道”,用儒家思想来糊弄老百姓;暗地里用“霸道”,即法家,刑名,黄老什么的,对老百姓实行专政。暗的太黑,只能暗做不能公开讲,例如对付法轮功信众,对外国只讲“转化”,不讲如何用刑,也不讲“打死算自杀。。”等等。因此说来说去,所谓,“以德治国”,即是当年毛泽东形容老蒋的“好话为先生所说尽,坏事被先生所做绝”。 或满口仁义道德,满肚男盗女娼。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等等。

回过来说“孔教”,或孔孟之道,亦即江的“德”。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有云:“礼失而求诸(‘之于’的意思)野”。意指当上层统治阶级贪污腐化,道德沦丧之时,只能到民间去寻求真理。 即如现在,广大贫苦百姓所倡导的“真,善,忍”。但这也不行,江害心认定“真,善,忍”是“白莲教”。既要“以德治国”,“礼失而求诸野”,又不能沾上“白莲教”,这就难了。再说,孔孟之道是两叁千年前的东西,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一成不变也不合适。就像现在中国,国家主人工人阶级都下了岗,铁饭碗都变成了“合同工”,即马克思所说的“雇佣奴隶”;“人民公仆”个个都发了大财,腰缠万贯,贪污的赃款都存进了美国或瑞士银行,小老婆一打一打地换。再讲这是“社会主义”,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连孔老夫子也说:“名不正,言不顺”吗。因此,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要改一改,这才有江主席的“三个代表”出笼。

既然马克思的教义都改了,孔夫子的话为什么不可以改?二零零一年最新“论语”修正版是:“谍失而求诸野”,即是说,在中共上层抓不到泄露“六四密件”的间谍,就到老百姓中间,特别是留学生中间去抓。既然是抓人顶杠,也就无所谓证据不证据,先大网捞鱼,抓几十个,有没有真正的间谍,那是两年以后的事。现在,起码“抓谍”的声势是造起来了,向上可以交差,对下可以镇住老百姓和海外留学生,叫他们六四前后不要乱说乱动。

前几年,有几个留学生,拿了“福特基金会”的钱,回国讲学。问及该基金会资助的申请程序,他们答:讲学方案要中国国内专家评审,并经中国政府同意。当时,我大惑不解,美国人的钱,为什么要让中国政府同意,才能发放?现在,我才明白:姜,还是老的辣。“福特基金会”同共产党国家打交道多了,人家懂,而 当时我不懂:只要不是共产党政府同意的钱,一律有可能被当作“特务经费”。

前些年,国内放过一部电影,片名叫:“老少爷儿们上法场”,讲得是为晚清豪门犯法,花钱买穷苦老百姓替他们去杀头抵罪。但这毕竟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事了,当时只有“老少爷儿们上法场”。进入二十一世纪,正像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的:“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李少民,高瞻都一样;“老少爷儿们”和“老少姐儿们”都一样,一样为国安部的王八蛋们顶杠“上法场”。二零零一年中国国内,国安部最新编排演出的,现代革命样板戏是:“‘老少爷儿们’和‘老少姐儿们’一块儿上法场”。他妈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