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从弱势群体被打瘫痪爆史上最牛的买官涉黑事件/湖南省东安县芦洪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3日 来稿)
     2006年9月6日,我回湖南省东安县芦洪市探亲,9月8日12时左右,正好我家祖屋厨房重建,这栋房是有房产证和法院判决书的,而本镇地痞曾高峰和曾华峰两兄弟,无视国家法律,拆我家房子(已拆四次)企图强占我家祖地,并打伤我已七十多岁的母亲潘林妹以及建房子工人李荣平。我立即报警,而镇派出所的值班电话[4496213]却无人接听.我和丈夫跑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空无一人,我大喊”救命”,这时从宿舍走出一个穿着红背心短裤的人来.我跟他讲了事态的严重性,要求派出所立即出警.该民警不愿到现场处理,在我苦苦的哀求下,民警周玉来和一名李副所长(穿警服的)到现场,只做简单了解,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连笔录都没有做,而曾家当着民警的面说:”要打死我家2个人”.民警却不出声,走时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曾高峰别搞事了”,在派出所民警离开现场只有10多分钟左右, 曾家兄弟开车挡住我家出入大门不让我们走,我看形势不对,立即打报警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于是我和母亲冒着大雨跑去派出所报警,派出所仍无人值班,我到二楼宿舍找到了(值班的穿着背心短裤)民警,该民警周玉来二次出警都是穿着背心,短裤.等民警磨磨蹭蹭到现场,我丈夫已经被曾家两兄弟及数十人,手持凶器, 闯入我母亲家打至昏迷,全身遍体鳞伤,大小便失禁,命悬一线。而我的侄女婿也被打成腰椎骨折,全身伤痕累累,曾家兄弟扬言要把“他们打成瘫痪,吃药也没用”。该民警周玉来和李副所长到时,并没有勘察现场录相,当场给凶手放走,而我丈夫生死未卜,腰椎二个骨头打成粉碎性骨折,因县医院设备不足,我们只得马上转回深圳。
      曾家兄弟在该镇是非法香港六合彩的庄家,他堂兄也是六和彩的庄家,他们曾家都是混黑道的,在当地是有名的一方恶霸,并有一定势力。他五叔曾垂强(祥)在东安县是开赌场和地下钱庄的,打手有100多个,非法敛财千万家产,他们家到处惹事生非,犯罪手段凶残,拉拢腐蚀政法机关的败类,给社会造成严重的危害.当地十几家人被他家打了,我家现有1个重伤,3个轻伤。公安局报到法院打折只报2个人。一个重伤,一个轻伤,而且重伤的材料很简单,证据不足。到法院后再次打折,只认定一个轻伤是他打的,县法院的判决书大部分引用凶手的口供,我们上诉到中院,中院更儿戏,开庭也不通知我们,就自己判了,而且说曾华峰没拿凶器,判决书上有4、5个证人证词,证明他拿了棍子。东安县法院刑事庭唐庭长和永州市中院的刑事庭黄庭长,他家也买通了。最后法院避重就轻只认定我侄女婿的一个轻伤,不了了之。为什么总是有司法内部的人帮凶手逃脱法律的制裁,凶手五叔曾垂强的赌场,县公安邹局长和冯政委这二位“哼哈二将”在他叔叔的赌场都有他的股份的,他五叔扬言“花一百万陪我们玩”看来他的一百万是有效果的。打残我丈夫的第二天,凶手曾高峰和他老婆易少白离婚,将财产转移。
       三年多了他每天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大便要用手指一点一点抠出来,拉一次大便全身大汗淋漓,小便也一滴一滴的流出来,全身都是臭味,臀部因没有知觉也烂二年多了,他日夜腰部疼痛,日夜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创伤,他才40多岁,每天就这样活着,他活着只有数量,没有质量,所以他也不想活了,我给这件事公布于众,我希望这件案子向整个社会敲响警钟,我不希望再有无辜的生命惨遭残害。 (博讯 boxun.com)

      请听一段录音,这段电话录音是我和县公安局一位有正义感的民警的电话录音,凶手曾高峰和当地派出所的李所长以及周民警是好朋友,他叔叔的赌场在东安县是最大的一家,是公开开的.县公安局的雷局长是凶手他叔叔花八十万帮他买来当的,县公安局局长邹富林和政委冯徐生都是他叔叔的好朋友.录音里一个开赌场的为了霸占另外一个赌场父亲被人杀死.一个军官的父亲眼睛被开赌场的人打瞎了.在当地这种事情很多。这些赌场公安局长都有股份的.这些都是县公安局领导涉黑造成的恶果.我的三个亲戚帮我们去北京送上访材料,被当地政府非法拘留十三天,凶手不用坐牢,受害人反而要坐牢,凶手家不但在公安局有“保护伞”,而且法院也有.而这些“保护伞”的良心已被利欲熏黑,司法机关这个社会的“公器”,在残酷环境中已经失去了他的“公能”.虽然我们国家的政策是好的“以法治国”,但基层的个别人藐视国家法律、法规,知法犯法,以权谋私,损坏法律的形象,玷污法律的尊严。发受害人家难财,让受害人及亲属流血又流泪,把这种权利变成自家的摇钱树.希望有关部门利剑出鞘,严惩司法机关个别人,受贿、腐败的行为,还司法机关一片净土,以正正气,还当地一个朗朗的睛天,还当地老百姓一个安全,和谐的生活环境。
      受害人妻子:“喂,您好,小易,”
      派出所民警:“喂,您好
      受害人妻子:您好,我是深圳的,我想向你问一个事情?
      派出所民警:噢
      受害人妻子:您叫易什么名字呢,我现在还不知道
      派出所民警:你问我的名字,我叫……易先意,意义的意
      受害人妻子:噢,我就是想问你曾高峰叔叔的那个赌场现在开了没有?
      派出所民警:现在呀…嗯…在县里开的,他是东安县最大的赌场
      受害人妻子:他是东安最大的赌场?
      派出所民警:对的
      受害人妻子:噢,那应该还需要那个……以前你告诉我那个东安县公安局长跟政委都有股份是吧,是那个邹局长是吧!
      派出所民警:对
      受害人妻子:是那个邹局长是吧?
      派出所民警:对
      受害人妻子:还有那个政委冯徐生是吧?
      派出所民警:对
      受害人妻子:他们两个都有股份是吧?
      派出所民警:他有没有股份我们不知道的,反正他开赌场是光明正大的开的.
      受害人妻子:噢,就是说有他们两个就是“保护伞”啰
      派出所民警:那肯定是公安局有人,没有人的话,县里能开赌场吗?
      是呀,他主要是跟那个邹局长很好,雷局长很好
      噢,雷…后面这个局长也很好呀
      受害人妻子:是前面那个局长还是后面那个局长
      派出所民警:是前面那个局长,以前有个副局长,姓雷的
      受害人妻子:姓雷的,以前你说他叔叔花几十万给他买正局长当,是不是那个姓雷的
      派出所民警:对,对,对,后来他不干了,他涉黑太厉害了,他怕别人搞他,他又辞职不干了吗
      受害人妻子:后来他不是白给他花了七八十万送礼
      派出所民警:对呀,听说花了八十多万没有搞掂
      受害人妻子:噢,没搞掂,他投诉太多了是吧,那个雷局长
      民警:对呀,他确实太厉害了,怕出事,怕别人搞他吗,他就不干了
      受害人妻子:噢,他现在没在公安局干了
      派出所民警:他现在在广东,去南那边做生意,开赌场,也是开赌场…
      噢,也是开赌场,他叔叔和那个冯政委,那有那个雷局长
      还有还个邹局长好.
      受害人妻子:是吧,噢,那他在东安县公安局还是很有关系的
      派出所民警:肯定是,他那个叫强仔的
      受害人妻子:噢,曾垂强
      派出所民警:嗯,外号强仔吗,上次市公安局抓他,县公安局不抓他,他从楼上跳下来
      噢
      跳下来不是搞残了.
      受害人妻子:他跳下来是为了保护他那三十六万块钱,他主要是有很多钱,跳下来的
      嗯,嗯,嗯
      受害人妻子:你东安县公安局是不抓他的,跟他关系那么好
      派出所民警:对呀,就是不抓吗,后来有人反映到市公安局防爆大队去了,
      受害人妻子:是呀,我老公打残这个事,包括那个派出所李所长,可能都收了好处.
      公安局局长,政委呀,法院,他们家都买通了的,整个地方都知道这事.
      派出所民警:对,对
      受害人妻子:你都知道,他都当着公安局人的面,说要打死我们两个人的
      派出所民警:嗯,是呀,对
      受害人妻子:那很黑的,反正慢慢来.
      派出所民警:现在你搞的怎么样了
      受害人妻子:现在搞的怎么样,就是说公安局对我老公有利的证据都没有
      派出所民警:哦
      受害人妻子:那我现在反正是要长期跟他那个的了
      派出所民警:嗯,对
      受害人妻子:因为他…你知道中国文字差一个字都不一样,何况你看他又买通了公安局.法院,他直接跟别人说:花一百万搞掂我个事.
      派出所民警:是,嗯
      受害人妻子:你都知道当地老百姓都是为我家说话的,但是没用
      派出所民警:对了,说了.当地公安局不给你采纳,不给你报上去有什么用呢?
      受害人妻子:是呀,因为公安局没有正义,就是说对我们有利的都没有吗
      派出所民警:对呀,再说公安局没给你收集证据有什么用.
      受害人妻子:是呀,你现在还在芦洪市派出所是吧
      派出所民警:对,对,对
      受害人妻子:他说很多人都调走了
      派出所民警:对,就我一个人在这里没走
      哦,全部调走了
      对,不是说调走了,现在是新所长来了吗.
      哦
      新所长过来他组阁吗,新所长就要我一个人,其它人不要吗,他让其它人去找别的单位.
      受害人妻子:不过那也太乱了,以前那个派出所长跟那个开赌场的都有股份,别人把那个人的爸爸都杀死了,
      派出所民警:对,对,对,他们是一家的,一条线的,包括那个雷局长,邹局长,还有那个强仔,他们都是一伙的.
      对
      都是一条线的吗
      噢
      受害人妻子:东安县公安局太乱了
      我说你是当过兵的,比较正义一点,其它那些人真是…..
      派出所民警:有一个人把当兵的父亲眼睛打瞎了,现在那个的法医鉴定下来了,重伤.后来他们把人放了,放了看他们怎么办?
      受害人妻子:是
      派出所民警:打人这个人一直就没有说出来,后来派出所知道了,也不抓他,也不找他问话,后来我新组成了一个班子,老班子都走了吗?他们把那个打架的,因为我知道吗,别人告诉我这个内幕吗
      抓出来问,就问出来了,后来凶手又通过局里的关系把他搞出来了
      是吗……
      那时鉴定是轻伤,后来重伤又鉴定出来了,后来又抓他,我估计以前派出所那些人对他很好,后来又把他放出来了.
      受害人妻子:是呀,你看我老公这个,我们家被打到一个重伤,三个轻伤, 还给人放走了,我肯定跟他没完的,反正就这么去弄吧,慢慢来,我也不着急
      派出所民警:是……
      受害人妻子:你还是很正义的,我觉得你还是很信的过的,你看其它东安县的那些人,真是的,警匪一家,跟黑社会搞到一起,
      派出所民警:对,他给民警好处,给他利益,唯利是图.
      受害人妻子:是,唉,东安县像你这种民警少了,那些你看公安局长,政委都涉黑.
      对
      嗯
      派出所民警:你现在搞,说实话,他们是脱不了干系的
      受害人妻子:脱不了干系……,唉,慢慢来吧,嗯…上帝还是有眼睛的,中央的话,他也不知道下面有这么乱,国家政策还是好的,主要是下面歪曲了
      嗯
      受害人妻子:不过他们这种人夜路走多了要撞鬼的,你说经常跟黑道搞在一起,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派出所民警:对呀
      受害人妻子:唉,我又麻烦你了
      派出所民警:没有,没有,什么时候需要我,你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你就是了
      是呀,是呀,你确实是很正义呀
      没有,没有
      确实呀,我看不惯这帮人
      是,是,我老跟他们斗的,你知道吗
      受害人妻子:是呀, 你这种民警是好民警的
      派出所民警:老跟他们斗的
      哦
      李所长最后也没有落到好下场
      受害人妻子:是呀
      派出所民警:最后,我就是要把他搞下来
      受害人妻子:是
      派出所民警:你不要跟别人讲,他下来主要是我把他搞下来的,
      受害人妻子:我不会说的
      派出所民警:对……
      受害人妻子:不过你是主持正义的,我相信正义永远是胜利的
      派出所民警:所以我们新来的所长来,他也知道以前所里的情况,所以他来组阁的时候,他说:只要你一个人,其它人我都不要
      受害人妻子:哦,周玉来后来调到哪里去了
      派出所民警:周玉来到治安大队
      受害人妻子:哦,治安大队
      派出所民警:治安大队的那个教导员,听他说是亲戚,花了好多钱
      受害人妻子:哦,他花了好多钱,那后来他提上去没有
      派出所民警:没有
      受害人妻子:你看,凶手就当着你们民警的面说”要打死我们一家几个人”.民警周玉来和李付所长都不吭声,他们是不作为,侵权渎职,按道理公安局民警的职责是:预防制止恐怖事件,他如果预防制止了,我老公也不会打成瘫痪了,这是个混蛋来的
      民警:这个事情为什么升级了,主要是周树来和李所长两个,他们两个跟凶手很好,他们像开玩笑一样的,没有严肃,所以又返回去打你老公.
      受害人妻子:是呀,如果他们制止的话……
      派出所民警:凶手认为打到了没事的,所以不怕了,没有严肃的,没有威胁性的
      后来,李所长跟凶手关系最好,在取证呀,系列当中就包庇他,所以这个事情他们形成了一条龙了,
      受害人妻子:是
      派出所民警:是这样了,形成了这个后果了
      受害人妻子:不过李程在芦洪市还是赚了不少钱的,他们开赌场,开六合彩的,他们每月都上供给他的,
      派出所民警:对,对
      受害人妻子:他上次在深圳的时候,他都跟别人吹牛,说想来深圳买房吗
      你看深圳一套房一两百万,他在派出所就一两千声,他怎么买的起,他就是捞好处,
      派出所民警:对,
      嗯
      受害人妻子:我看东安县公安局从局长,政委到派出所长都这样搞法
      派出所民警:对,上次那个,打部队那个叫,就是在深圳当兵那个吗,
      嗯
      把他父亲打成重伤,也是他这帮人.
      也是这帮人拿好处的
      对,也是李所长这些人,所以局里一直不管.
      受害人妻子:就是他们搞混水,芦洪市才那么乱
      派出所民警:对
      受害人妻子:因为他们拿好处,开赌场呀,还有那个什么打人哪,都是这些人…这些警匪一家人搞的,要不然凶手也没有那么嚣长,那些黑社会
      派出所民警:对,对
      受害人妻子:反正慢慢来,反下我也不着急,哼,哼,哼
      对,有时间来深圳玩
      派出所民警:,好好,没事
      受害人妻子:你看,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派出所民警:好,没事,有事打电话行了
      受害人妻子:那好,谢谢,再见
      派出所民警:反正你用深圳的电话打给我好了
      嗯,那好,再见
      好好,
      再见
      
    
    法院的文件扫描
    博讯编者按:没有看到图片 谢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买官卖官黑幕调查
  • 中国“白宫书记”买官后卖官 买官者仍在任
  • 浙江县委书记章方璋买官卖官猖獗:一次提任129名干部
  • 师东兵对此公开揭露许宗衡疯狂买官卖官等黑幕
  • “和谐社会”买官鬻爵明码实价 腐败远超清末/远望
  • 深圳龙岗公安分局副局长2千万买官 事发后老婆狂烧现金
  • 中国一位亿万富豪买官 高票当选村主任
  • 农村基层选举是假 买官卖官是真
  • 让人如何不买官/常响林
  • 优秀青年朱孔剑:向江苏赣榆行贿买官者开战!/何其
  • 买官者不倒 胡总书记搅/王国庆
  • 中国青年报:"保护伞"两千万元买官背后水有多深(图)
  • 胡锦涛,敢不敢查福建买官卖官祖师郑海雄
  • 公务人员对双鸭山市委书记腾喜魁买官一席谈/孔强(图)
  • “富有”的用500亿买命,“尊贵”的用500万买官/郭起真
  • 还权于民,才是遏制“跑官买官”腐败现象的根本保证/张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