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苏省射阳县千人举报豆腐渣工程
请看博讯热点:中华豆腐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4日 来稿)
     请中组部长李源潮少在人民网涮口号标语,多看看江苏官员的腐败!
    
     江苏省射阳县千人举报豆腐渣工程欢迎新闻采访 (博讯 boxun.com)

    
    我叫王正林,是揭发江苏省射阳县新坍镇贺仁片豆腐渣工程的直接受害者,因揭露腐败分子的罪恶勾当,他们竟然买通黑社会采取恐吓、放火、扬言杀人等多种手段,以达到胁迫我们停止举报,揭露他们的犯罪事实,我全家人的生命受到了巨大威胁,我咨询有关律师,
    父亲王益军72岁2009年11月9下午2点15分被干部刘俊波殴打左手骨折,右眼被打失明,为六级伤残,伤事情况当天镇政府领导开会,他们全部清楚,当时表态一定严肃处理。为此案两位老人连续上访县政府多次,均被新坍政府从县政府接回家,凶手至今未被有关部门处理。我实无办法,只有通过网上发帖举报豆腐渣工程,并写信有关部门,至今未能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他们在多次欺骗上级有关部门,工程有监理监督质量,还多次回函答复上级领导工程没有问题,现实是豆腐渣工程,坑害农民,将长期影响农业生产,他们无法阻止网上举报。
    2009年12月17日下午吴开林又亲率干警十余人,气势汹汹,开着警车【苏J4135警、苏J4098警】来到王家,又对王正林和他母亲李云威逼恐吓,迫使王正林停止举报豆腐渣工程,吴说把王全家都抓起来带走,李云68岁遭到吴开林与派出所干警十余人威胁、恐吓,于5.点时间左右将老人强行抓走,到晚上7.点半左右他们把老人抛弃在公路上,老人特发心脏病住院,每日靠医药维持生命。我全家生活在惶恐之中,度日如年,全家精神上受到摧残,身体遭到刺激,经常失眠,睡不着觉,生命无法得到保障,我父母亲原来是手工业者年收入五万余元;我是开拖拉机的夫妻二人靠卖水果、运输等【居委会书记44岁年正常收入30万元他一出生就挣钱,早就是千万富豪,群众人所皆知】我举报豆腐渣工程用了两年时间,光汽油就用了八百多元,我跑遍项目区每个角落,拍照、上访等,光费用花了约两万余元
    腐败分子甚至到我小孩就读的射阳县第五中学学校威胁学生,为此我到过省、市、县政府、纪委、公安局、检察院、教育局等部门反映,干部打击报复致使我全家经济损失二十多万元,导致我过度劳累现在家带病休养,我全家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恳请党和政府为我们排忧解难。
    为了使豆腐渣工程不被记者曝光,新坍镇政府光接待记者有北京、南京多的一行四人,他们千里条条到射阳县采访,听政府人员说:每次记者来射阳县、新坍镇、政府都花十几万元,光招待费用政府就花了百万余元,
    腐败分子还到处散布谣言居委会干部已赔偿受害者全家,我们举报豆腐渣工程政府部门已经用去几百万元,四处给受害者制造紧张局势。
    一、举报人6月8日晚9.55分遭到恐吓,接到电话:15861922641一个自称姓吕的人与举报人不相色,公开威胁要杀害我的儿子并立即挂了电话,后又打第二次。
    二、9日晚9.38分举报人再次接到恐吓电话威胁,扬言杀人一连打了几次,这更说明了新坍镇政府的腐败分子已经恐慌。
    三、6月20日夜里0点20分左右王正林父母听到响声,起来看看没有发现什么,又睡觉了,早上起来开门怎么也开不开,后来发现门被人用U形钢筋穿起来,西房间玻璃窗被人砸了一块玻璃,我随即打了110报警。
    四、早上8点29分再次接到恐吓电话13601411289,一个本地口音的人说“兄弟我和你无怨无仇,我做过两次牢,我是受人指使,人家给我20万,我们在射阳县第五中学蹬点,【束长清的车子6月18日9点40分左右(苏EA6P93)举报人清眼看到在射阳县第五中学来回停留一段时间】找你儿子,你自己清楚了”。王说你不能参与此案,这起案件是国内阳光工程腐败案中最大的案件,由中央纪委督办案件,你拿不到钱的。对方又说“我不管我只要20万,人家给我一个月时间找你儿子,我再三说,你绝对拿不到钱,对方挂了,通话3分30秒
    五、7月4日夜间三个自称新华社的记者13451850430联系举报人开着小汽车车号苏AW1063在证实王正林时殴打举报人,后逃离现场。三次都以报案全部与举报豆腐渣工程有关,至今公安机关未破案。?
    江苏省委、省政府4月1日收到射阳县农民的举报信,责令射阳县纪委调查。4月2日县纪委纠风办吴绍明18936308599、丁增祥只查举报人的情况,他们说:豆腐渣工程不该你们管,应该工程监理说了算,等工程验收后纪委在调查,影响生产你们找主管部门,纪委只管党员干部违法违纪。实际工程以竣工,原计划2010年的4月验收。豆腐渣工程已经毁坏了原有的水利系统,现有的设施无法为农业生产服务,工程至今未验收目前县纪委态度不明,政府部门将工期继续向后延迟来拖延时间【2010年10月验收,现在又改为2010年12月验收】并泄露了八位举报人姓名,究竟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黑幕?谁在操纵这起腐败案呢?至目前腐败分子逍遥法外。
    
    新坍镇长张蓉等瞒上欺下、横行不法借国家贺仁片土地整理中
    贿标谋私买合同 工程搞成豆腐渣
    
    春播在急、排灌急等,田、渠、路、桥、闸,危机伺伏,却无人问津,村民怨声载道,镇、县主管又纵容凶手,威胁殴伤举报人…….
    我们是在实事求是说真话,依纪依法揭露腐败真相
    2008年底,国家拨款4240万元对江苏省射阳县新坍镇贺仁片【新坍子、贺仁村、靠渔湾、胜利桥】四个村居2.9万余亩农田实施平整,紧接着开始后续农田相关配套工程建设,经过一年多的工程实施,至今无法验收,更无法投入使用,其原因是:由于非法招标,行外汉介入工程,加之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用的又是伪劣建材,乞今仍有三个组1千余亩未平整,因赔偿没有到位,仍有 30余户民房和80余座墓地原地未动。妨碍了机械操作,新建桥闸全部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问题,3.5万米灌溉渠中有5千米灌溉渠出现扳剥等等,(都没有按照原始的设计工程方案施工,桥、闸、渠、楼板桥、机耕路等等全部为豆腐渣工程)直接导致我片排灌功能尽失,无法抵挡洪涝等自然灾害,农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了严酷威胁。
    起先,新坍子居委会王正林多次向镇、县有关部门举报,未能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如果说他们不是权钱交易,为什么不果断的解决问题?!为了确保国家资金,造福一方农民,我们向党和政府揭发不法之徒的所作所为:
    1、 买标贿标、行外汉介入工程。
    新坍镇政府谎称公开发布招标广告,有江苏“宏远”等四个有资质的建设单位,参与此项工程竞标,事实并非如此,新坍镇政府没有公开招标,更没有宏远等四个公司的代表前来竞标的事实,所谓为四个公司竞标,纯属虚假。束长清、吴开林、刘俊波三个村官既不是宏远等公司的下属,他们也无资质,更无建设队伍。却成了江苏宏远公司的下属,他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行外汉,从未搞过工程建设,地方群众人所皆知,但却得到我镇张蓉、张者淼等镇领导的赏识和重用,这无非是权钱交易,用金钱买标贿标,否则又怎能心安理德地在我贺仁片开展农整工程及配套工程建设呢!
    2、 没有资质怎么办?竟然买回一纸空头合同。
    束长清、吴开林、刘俊波三个在职村官承包此项工程,定会受到广大农民的质疑,镇领导便动起歪主意,竟然从宏远公司买回一纸空头合同,并说这三位村官是该公司的的成员,为这三个行外汉,承包国家民心工程,铺平道路。三个村官有了宏远公司的假合同,这张护身符和张蓉、张者淼等这顶保护伞,才敢在贺仁片平整工程中胡作非为,干出了损农、坑农的罪行。
    3、偷工减料,粗制烂造,伪劣材料酿后患。
    贺仁片2.9万余亩农田,土地平整已基本结束,2009年5月束长清、吴开林、刘俊波又投入后续农田配套工程建设,新建的桥闸用的水泥、砖头等皆为劣质材料,施工队又是临时招集的一批毛工粗匠,没有一个正规的技术人员,已建成的15座桥闸没有墙基,直接砌在泥上,墙体已经倾斜,部分开裂、钢筋暴露、地基下沉,灌溉渠断裂、扳剥。县、市、监理部门多次质令整改,而他们敷衍了事,只是用水泥抹抹而已,过几天缝隙依旧,未能整改到位,无法经受洪涝等自然灾害的考验。
    例如:蒋家码头桥闸、靠近镇政府的桥闸等等,都是用空心砖、砂灰砌墙
    农庄河上到处见到空心楼板桥,有十八、十二公分
    每条灌溉渠到处见到有近10%裂缝、扳剥、渠只有2厘米厚等等
    4、 少作多报谋私利,民心由此变民怨。
    我贺仁片上报国家规划建造十七座桥闸,而实际却新建十五座,农庄河上架的全都是楼板桥,农业机械无法进入作业,更有甚在2.9万余亩农田仍有1千亩一锹未动,30余户民房、80座余坟墓仍未拆迁,已经平整的2.8万余亩迫于农时,以分包到户,高低不平无法上水,村民怨声载道。
    例如:原渔湾村七、八、九三个组未平整。
    5、 截留挪用误季款,坑农害农,理不容
    2008年秋,镇政府通知贺仁片各农户,清理田间庄稼的杆仔、杂草等,准备在11月上旬,开机平整,由于让茬,片内2.9万余亩农田颗粒无收,据我们了解国家对误季以作出了300至900元的补偿,以每亩300元计算,2.9万亩,至少应补偿870万元给农民,至今未兑现,由于迟迟未到位,加之09年秋季自然灾害,农民收入锐减,喊冤叫屈,误季款又被政府挪用了,好端端的民心工程却又成了民怨工程。
    6、 不敢公布账目,拒绝民众监督。
    监于贺仁片项目中存在严重的豆腐渣工程,片内村民多次要求公布工程方案,有关账务,以及国家拨款4240万元的用途和去向,可是我镇张蓉、张者淼等一批腐败分子,拒不接受群众监督,迟迟不与公布。
    7、纵容承包者,威胁殴伤举报人
    2009年8月,举报人王正林发现贺仁片项目区农业工程建筑物,到处破损裂缝,拿起相机拍照取证,与此同时,写信多份举报到县、市、省、中央有关部门,三个村官对王恨之入骨,要致举报人于死地,可是却无把柄可抓,书记束长清等利用职权,借调整宅基地为名,传讯王父、母亲(王益军73岁、李云69岁)两位老人到居委会,把已写好的协议书强迫两位老人签字认可,将王正林家的宅基地强行划出2分给书记的亲戚唐修林,唐某户口不在此地,老人拒绝签字,副主任刘俊波大声训斥火冒三丈,将两位老人打倒在地,王益军右眼被打流血,左手被打骨折,(现有射阳县医院诊断书为证),因为王多次举报束长清等人怀恨在心,对王家人的打击报复,并未因此而罢休。
    2009年12月17日吴开林又亲率干警十余人,气势汹汹,开着警车来到王家,又对王正林和他母亲李云威逼恐吓,迫使王停止举报,吴说把王全家抓起来带走,后将王母亲送至射阳县公安局,老人遭到高度惊吓,突发心脏病住进医院六月有余。
    综上所述,国家投资贺仁片农整项目,由于张蓉、张者淼等假招标,把国家阳光工程搞成了权钱交易,他们和新坍子居委会束长清、吴开林、刘俊波串成一气,狼狈为奸,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由于招标环节上出了问题,三个行外汉胆敢把我片农田配套工程,搞成了豆腐渣工程,也就不足为奇了,张蓉、张者淼等领导满上欺下,横行不法,他们无视国家的惠农、益农的政策,拒绝接受群众监督,面对广大农民的一再举报,视若网闻,现又和县主办单位勾结,打击报复,情节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的损害了党在农村、农民心目中的形象。
    以上举报他们的罪错七条,条条事实,句句有据,如有不实之处,我们甘负法律责任。
    我们强烈要求新坍镇政府、镇国土所公布贺仁片农整项目原始工程方案及有关账务,接受农民监督,取信于民。
    恳请上级领导督促有关部门,快速派遣调查组深入我镇贺仁片,对现有工程评估、鉴定,并作出切实的整改措施,挽回损失,重新招标,使阳光工程真正造福于民。
    举报人王正林电话051582865432__13615153833、 秦广浦、董其春13770158548 、唐余四、倪从国051582861533、陈德根、朱爱波
    王益军、、等陆百多户农民联名盖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省酒泉市黎明综合楼工程“豆腐渣工程”
  • 豆腐渣工程再现 汶川的血白流了!(图)
  • 国家3A级住宅豆腐渣 珠海仁恒星园
  • 综合报道:塌陷、裂缝、天坑——天灾人祸豆腐渣(图)
  • 北京豆腐渣 明悦湾保障房6栋决定拆除重建
  • 综报:沉降、裂缝--天灾人祸豆腐渣(图)
  • 纵报:塌陷、裂缝、地陷——天灾人祸豆腐渣(图)
  • 安徽豆腐渣工程 纱布塞进墙体裂缝
  • 综报:裂缝、他下、沉降——天灾人祸豆腐渣(图)
  • 四川搞跃进式的豆腐渣工程(图)
  • 综报:沉降、塌陷、裂缝——豆腐渣城市和建筑(图)
  • 综报:塌陷、裂缝——豆腐渣城市和建筑(图)
  • 射阳千名村民实名举报豆腐渣工程遭当地官府和警察威胁殴打
  • 黄河原阳段防洪坝现大坑 转包致豆腐渣工程
  • 豆腐渣综合:墙裂裂、地基塌陷 (图)
  • 综报:墙体裂缝、地基下沉——豆腐渣(图)
  • 豆腐渣工程能以四川大地震为界限吗?(图)
  • 北京政策房方案再露脸 漆皮盖不住豆腐渣
  • 为什么每次灾害面前, 豆腐渣中国都像“打仗”一样
  • 豆腐渣城市建设:内涝、水淹综合消息(图)
  • 综报:城市沉陷 天坑 桥梁开裂 豆腐渣工程何无人被问责(图)
  • 来自上海民众的哀声:豆腐渣 噪音 地铁频出故障(图)
  • 韩浩月:《唐山大地震》豆腐渣国人心哀
  • 张楠之:“豆腐渣”党必然造就“豆腐渣”校舍
  • 豆腐渣城市党垄断 上海“地下水灾”需重视
  • “豆腐渣工程”一而再 再而三/毕文章
  • 到处都是腐败豆腐渣楼 地震得死人无数/黄东亮
  • 玉树的瓦砾下掩埋几百个孩子 豆腐渣工程谁来负责?
  • 一個豆腐渣 三個反革命/李平
  • 豆腐渣校舍:你凭什么不相信政府?
  • 严家伟:献给长眠在豆腐渣校舍下的孩子(诗)
  • 不追究豆腐渣工程 碎了的心無法重建
  • 隱瞞川震死難真相,高官瞎說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 市政设施豆腐渣何其多?
  • 谭作人: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谭作人
  • 必须颠复《中共豆腐渣政权》(图)
  • 南通建工集团又现豆腐渣工程
  • 正视大量学生地震遇难中的豆腐渣人祸 —— 致中国领导人的呼吁书/裕雄
  • 豆腐渣校舍與大國崛起/劉曉波
  •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