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坚持既得利益集团对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2日 转载)
    
    李一磊:“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坚持既得利益集团对人民的剥削
     当温家宝总理提出了政治改革的呼声后,执政党内部的反改革的分子立即跳出来反对改革,利用党报党刊来猖狂反扑,歪曲政治改革的真实含义,重弹专制主义的老调。有萧冰理的《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有匿名作者在“求是”上写的《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民主的界限》等等。 (博讯 boxun.com)

     这些极左派的“理论家”们对人民具有很大的欺骗性,他们明明是要坚持权贵阶级的少数人的统治,继续作威作福、搞专制政治,却要打着一个漂亮的理论依据,“我们是为了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是为了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他们伪装成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利益的捍卫者,实际是捍卫他们的特权利益集团的对劳动人民的继续奴役,这些反动的政治骗子对今天的政治改革的启动起着极其恶劣的影响。
     “政治改革”的实施是造福中国人民、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举措,它的实现将给中国人民带来什么呢?它会落实宪法所赋予人民的民主、自由和人权,具体地说就是:公民会获得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文艺创作的自由等等,届时,普通的公民都可以参与政治生活,你可以加入某个党派,也可以与志同道合的人组织新的政党和社团,为自己阶层的利益而奔走呼号;你也可以办报馆,出版报纸杂志,为你自己的阶级利益而发表言论。你可以参与选举,参与当地的政治生活,监督政府和官员,限制政府和官员的权力。实行政治改革,让人民拥有现实的民主自由权力,就是60年前无数革命先烈的政治理想,共产党对实现民主的承诺才获得人民拥护、才有新中国的建立,今天不去实现这些民主权力,就是对革命先烈的背叛!
     政治改革的核心就是宪政改革,把宪法赋予人民的政治权力真正落实到人民的手中,而不是限制人民的政治权力,人民需要直接民主而不是间接民主。民主是赋予所有人的政治权力,而那些“理论家”们故意强调民主是有“资本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之分的,强调“社会主义民主”是大多数人的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优越,所以要坚持“社会主义民主”,达到坚持他们自己特权阶级统治的目的。
     “社会主义民主”已经困惑和欺骗了很多人,这是一个假命题。60年来,中国人民有直接的民主吗?毛泽东拥有“大民主”,看似民主,其实是一个只对自己民主,不对别人民主的“专政”,是剥夺彭德怀和刘少奇民主的伪民主;看一个人是不是民主,不是看他个人有没有民主,而是看他是不是“尊重”他人的民主,如果一个民族,都能做到每个人都尊重他人的民主,那每个人的民主才有保障,才是真正实现了民主。
     “社会主义民主”的理论依据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因为经济基础是公有制的,所以上层建筑的民主形式也是“社会主义”的,是“多数人”的民主,优越于少数人的“资本主义民主”。这些教条主义的理论家们往往用机械静止的思维来解释今天的中国现实。改革开放30年之前,中国的经济基础是公有制占统治地位,现在是公有制据次要地位;现在是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占主要地位,你们要实现你理想中的“社会主义民主”,强调它的优越性,不是要倒退到生产资料公有制占主体地位的时代吗?继续试验你们的“理想国”共产主义社会吗?再搞苏联的国营经济为主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吗?再让人民和北朝鲜那样回到没有效率的时代、物质紧张的年代吗?
     一个民族不要害怕犯错误,但最可怕的是重复犯错误,国营经济模式是实践证明了的失败模式。一个战败国日本现在还敢轻蔑中国,是由于中国的政治制度无法竞争胜过日本,它才敢于挑衅中国。
     “中国输在制度上”----这是无数仁人志士所得出的结论。我们要坚决抛弃国营经济的发展模式,苏联这个“老师”都抛弃了国营经济的发展模式,我们还留恋这种时代,还舍不得剪掉这根旧时代的“长辫子”是非常可笑的!改革开放30年,国营企业靠得是垄断、垄断再垄断才得以苟延残喘维持到今天,他们把“为人民服务”抛在脑后,在电信、能源、传媒、医疗、教育、金融等领域暴利垄断经营,还继续靠全国人民牺牲利益来填补国有经济的亏损漏洞;这种国营企业模式还是腐败的温床,贪官污吏都是在这种部门才有贪污的机会,而整个权贵阶级都是靠它来维持豪华奢侈的生活的,结束这种国营经济的发展模式就是要了权贵阶级的命,当然他们要竭力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这种靠垄断来维持生存的国营经济模式,只有靠权力来掠夺资源和霸占市场,成为官僚资本主义经济,它的恶性膨胀必然导致“国富民穷”的后果,是没有前途的经济。
     在国营体制之下,"社会主义民主"其实只有干部的民主,没有企业工人的民主,不是一种直接民主,是任命干部,是少数干部的民主,也是一种官僚民主。这就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实质,它仍然是一种少数人的民主,它根本代表不了大多数人民的民主,是权贵阶级的民主。
     改革开放30年,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这一切的所得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带来的进步,而不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带来的发展,功劳是谁的?一定要讲清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所选择的最先进的生产方式,它有很多缺点,但也是在不断地修正中完善自己的。从封建主义的生产方式到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的一次伟大进步,它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工业文明,我们今天所享受到的文明的生活方式都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带来的,它激发了人们创富积极性,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精神和物质财富。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中国的发展经历了坎坷的历史,从一百多年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萌芽,到毛泽东的公有制的共产主义实验,到改革开放30年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已经实际上确立起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先进性才逐步被人们所认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实际上在中国存在才仅仅几十年时间,就创造了如此辉煌的成就,可见,中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继续发展,将展现给国人的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精彩画卷,好戏还在后头!那些污蔑和诽谤“资改派”的极左分子,是在开历史的倒车,是在把中国带入一个没有前途的黑暗迷途。他们鼓动那些迷茫的工人、农民,打着维护劳动者利益的幌子,叫嚣要再来一次文革,把中国的历史转回到毛泽东时代。
     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革命者,代表了穷人阶级的利益,赢得了人民的爱戴和信任;但是,毛泽东错误在于,他全盘否定资本主义文明,否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否定新民主主义纲领,以个人的独裁,来照搬苏联国有经济的发展模式,走了一条违背人类历史发展方向的道路,他使中国错失了20年世界工业史上发展的黄金时期,这是他失败的根本原因。否定毛泽东实际上就是否定了他在中国开创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即国营经济的发展模式。他的这条道路在中国走不通,在世界各国的社会制度的探索中也走不通,看大陆和台湾、看南韩和北韩、看东德和西德,就明显地看出两种制度的优劣。台湾就像一块试验田,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来经营使它获得了成功,中国大陆理应在全国推广。我们否定建国之后的毛泽东,不是出于对毛泽东的个人怨恨,毛泽东的主观思想是想尽快把中国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国家,他对人民充满了感情,是伟大的探索者,他的国有制的实验也是世界的一份精神遗产,他告知人们“此路不通”。但是,民主社会主义者不是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而是认为百分之七十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加上百分之三十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合理的,我们应该在法律上确定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将是跨越千年的人类历史,今天的政治改革是功在千秋。
     否定“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是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开辟道路,中国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但是,这次革命完全可以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执政党的开明人士的带领下完成,实现非暴力的社会转型。我们应该发挥政治智慧,用最低的代价,完成这次资产阶级革命!而这次革命的对象是谁,就是权贵阶级,他们宁愿牺牲中国的政治前途,也不愿意开启政治改革。党内历来就存在着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斗争,反对政治改革的是担心丧失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叫嚷的要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实际上是维护他们自己的私利。在启动政治改革的关键时刻,希望政治家们看看温总理的诗篇《仰望星空》,当你们在仰望宇宙时就可以感到,个人的利益和荣辱算得了什么?连地球也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尘,你们应该把握时机推动中国社会的前进,坚定不移地加快政治改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社会主义掠夺:古稀老人私房被占投诉无门
  • 社会主义中国岂能容忍侵害劳工权益
  • 党报: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资本主义民主界限
  • 王书瑶:党内民主就是奴隶主民主——再论民主社会主义是空想
  • 十八大将开启“社会主义两党制”的胡锦涛时代
  • 视频:访民老太太唱社会主义好
  • 胡锦涛不给政改松绑,深圳30周年庆典强调社会主义道路
  • 毛泽东谈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政策
  • “民主社会主义”倡议者谢韬先生逝世(图)
  • 孙文广: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图)
  • 冷锋:流动人口的“奥斯维辛”,在社会主义如此美丽
  • 河南政协常委李荣堂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被撤职(图)
  • 社会主义“性开放”——卖淫嫖娼流入西藏
  • 中共掀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学习读本》热潮
  • 造假成性:73.5%大学生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 胡锦涛新两个凡是:凡是社会主义的全否定,凡是资本主义的全接受
  • 高层整治色情网络目的:让网络成为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阵地
  • 中国2049年迈向社会主义福利社会
  • RFA:中宣部长高调重弹社会主义“无比优越性”
  • 中国VS古巴女排现场音乐竟是“社会主义好”
  • 秦晖:学习西方的“社会主义”
  • 亲历朝鲜社会主义医疗/郭松民(图)
  • 许志永:什么是社会主义民主
  • 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牟传珩
  • 刘文忠:古巴社会主义岛国
  • 赵达功:世界杯上的唯一一盏“社会主义明灯”
  • 谈澳洲今年底的大选:从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艾华
  • 曹长青: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的G8峰会
  • 没有民主宪政就不会有真正的社会主义/金为民
  • 社会主义改造运动无偿剥夺公民财产/欧阳南山
  • “黑社会主义”现象之反思/朱德龙
  • 与民主社会主义者再商榷/荀建
  • 中国出路仍然是社会主义/马晓
  • 建国60周年成就为什么不包括58年私有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图)
  • 社会主义必须体现公正精神/金煊
  • 林蕴晖:探索社会主义毛泽东的成与失
  • 民主党能解决当前日本民众面临的困难吗/日本社会主义党
  • 生态社会主义/陈学明
  • 曹长青:社会主义在美国走不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