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0日 来稿)
    (2012/03/09)如果中共派特务到联合国侦查一下的话,它就会发现它已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去了。它现在是堕落到四面楚歌,八面埋伏的困境之中去了。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韩国老兵在骂中共不应该把逃到吉林的北韩难民送给金胖子屠杀时,热情的帮我和黛丽安放横幅。今天罕见的一对上海老乡勇敢的站出来和我们一起谴责上海官商勾结强拆老百姓家的罪行(见图),黛丽看到他们像见到亲人一样声泪俱下,控告她上访九年被迫害的经历。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政府官员也答应帮我们向中央陈情,(见图)中国民主党也来为受害者维权….真是得道者多助!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政府官员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得道者多助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勇敢的上海老乡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得道者多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410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3月6日)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我沾了藏民的光 (图)
·上海黄浦区洪玲玲和长宁区刘桂芳联合国上访记—“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2012/03/08)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百折不饶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3月5日)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感动我的“白雪公主” (图)
·视频: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3月2日)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今天不休息 (2012/03/04)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3月2日)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创意“新五星红旗”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2月29日)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五面红旗迎风飘扬 (图)
·上海冤民杨律一家三口联合国上访记(2012年3月1日)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不予受理”把我逼上联合国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联合国前的地状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2月28日)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人满为患的广场 (2012/02/27)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不胜重负的广场 (2012/02/23)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纪实:藏民也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1月25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11月1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10月11日)(附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9月12日)(多图) (图)
·上海艾福荣,曾霞敏,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8月1日—3日) (图)
·联合国上访者陈续兴邻居半夜被强拆,不敢报警
·杨海涵联合国上访正在长春政府各部门传递/王宁
·长春外办重视杨海涵在联合国上访已报到检察院/王宁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5(图)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4日)(图)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7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5(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2日)(图)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0(图)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5(图)
·又一个中国民主党在美国产生——联合国上访第13季/赵岩 (图)
·张秀岩: 支持上海世博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