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0公斤TNT炸专列——毛泽东访苏前后两岸谍战纪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9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毛泽东一生走出国门共有两次,这两次都是出访当时的亲密邻邦苏联。第一次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仅两个月,即从1949年12月6日至1950年3月 4日。第二次是1957年的11月2日至21日。毛泽东第一次走出国门,是在极其复杂的国际环境和极其混乱的国内环境下成行的。《谍战在黎明》一书以此为背景,记述了毛泽东第一次走出国门,我公安侦查机关在隐蔽战线上同国民党保密局进行殊死搏斗的全过程。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访苏,蒋介石发怒
    
    
    1949年12月6日,华灯初上时分,前门火车站,毛泽东从一辆黑色的苏制“吉姆”轿车里走了下来,以幽默的口气和前来送行的人们招呼着、攀谈着。毛泽东走到专列的车门前,一只脚已经登上了车门,突然把脚又退了回来,把李克农、罗瑞卿、杨奇清招呼到面前,神色严肃地说:“公安部的敌情通报我看了,京津地区发现了国民党潜伏台,希望你们抓紧侦破,争取我访问苏联回来挖出这个潜伏台,镇压这个反革命!”说完,转身登上了火车。毛泽东第一次秘密地走出了国门……
    
    台湾台北市,国民党“总统”官邸。蒋介石满脸怒容,拿着保密局送来的情报,对来参加汇报会的保密局局长毛人凤说:“毛泽东的访苏情报才给我送来?人都走了,再向我报告有什么用!”
    
    蒋介石对毛泽东出访苏联给予高度的关注。这种关注,不次于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重大事件。他从西方情报中得知,毛泽东访苏意味着国民党和苏联的“友好条约”将会被废止,这对国民党来说,无疑又是一次重大打击。
    
    毛人凤不敢再说什么,一时使会议冷场。“委座,请放心,虽然我们在大陆的潜伏组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但是,我们潜伏下来的人还有,他们对中共十分仇恨。有的潜伏得很深,中共不容易发现,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以绑架、暗杀著称,素有“小戴笠”之称的二处处长叶翔之忙站起来说。
    
    蒋介石对叶翔之的一番话,点头表示赞许,接着,毛人凤就毛泽东访苏期间的下一步计划,向蒋介石作了汇报。
    
    蒋介石的脸色好看多了,最后,他和颜悦色地对毛人凤说:“好,好,对上海和广州的行动也要抓紧实施,这样,北京、上海、广州这三地的行动才构成我们‘DSS计划’的全部,重点放在北京!”
    
    
    
    专列未出发,杨庄车站发现爆炸物
    
    
    
    毛泽东访苏专列在北京出发前两小时,在北京和天津结合部的杨庄车站附近,发现了足以使火车颠覆的爆炸物。距车轨约有20米的地方,躺着一个人,已经死亡,该人脸上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处的刑侦人员和技术人员对现场做了勘察:认定死者为男性,身高约为167公分,比较瘦,约三十岁,死者上身穿紫色棉猴儿,下身穿深蓝色的棉裤。经法医初步鉴定,死者的前胸部和后胸部各有一个弹孔,死因是子弹直穿心脏。经查,此人正是潜伏特务,此次爆炸案的执行者。
    
    爆炸物是TNT炸药,约十公斤。死者距铁轨20.5米。一支左轮手枪抛在距头部80公分处。现场还留下了一个蓝色挎包,挎包的背带上有用蓝墨水钢笔写的“冠军”两个字。
    
    “立即赴天津调查!”江平眼睛一亮。
    
    第二天早上八点,邢刚等四人准时来到天津金城银行大楼里。11时左右,于向东翻开一页账簿存根,几行字映入他的眼帘:1949年12月14日由香港金城银行汇天津银行转北京金城银行交北京和平门外梁家园东大院甲7号沈宅1500元港币,取款人计爱琳,取款日期12月23日。
    
    邢刚看了一下,激动地说:“就是这张汇票!姓名、款数与保密局的电文相吻合,收获更大的是,查到了收款人和一个详细地址。”
    
    经继续查找,他们还查到了保密局第一次汇款的情况:1949年11月21日,由香港金城银行汇天津金城银行1500元港币,仍由计爱琳取走。
    
    
    她就是计小姐
    
    
    翌日上午,邢刚从津门回来没有休息,又马不停蹄地和王芸、于向东一起到外二分局第十派出所,调查了解梁家园东大院甲7号沈宅的情况。
    
    计燕梅,32岁,北京人,中国大学毕业,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孩,均年幼,计燕梅过去有工作做。目前在家照顾孩子,系家庭妇女;妻妹计燕楠,29岁,北京人,中国大学肄业,曾当过教员,离异,在其姐家中赋闲。妻侄女计雪玲,15岁,正在上学。沈伯乾之岳母王蕙敏也住在该院。
    
    沈宅竟然没有叫“计爱琳”的!
    
    罗所长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说:“沈伯乾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大,他的三弟沈伯录原在国民党部队当兵,在抗击日本侵略的战斗中牺牲。他的遗孀王某曾在沈宅小住几日,临走向我反映了一件事,一天,计燕梅要沈伯乾还给计燕楠一笔钱,沈伯乾生气了,把手中的书向桌子上一摔说:‘还!还!还!你以为你们的钱是怎么来的,我还不知道?!……’来了客人,沈伯乾没有再说下去。王某说,她觉得这里边话中有话!”
    
    王芸脱口而出:“计燕楠没有工作,她怎么会有钱借给沈伯乾呢?”
    
    计燕楠,妩媚动人,婚姻却十分不顺。1947年她曾和国民党天津警备区司令部一名军官结婚,不到半年就离异。过了一段时间,经沈伯乾介绍,计燕楠和一个商界的王某结婚,不到一个月,两人又分道扬镳。王南下,计燕楠回到北平。这个女人会不会是敌台称的“计小姐”呢?
    
    一天,一名民警和内勤开玩笑,喊着要向内勤借点钱买糖吃,这件事触动了王芸的灵感,借钱?我也可以向沈宅借钱,从借出的钱的号码和从天津银行取出的钱的号码比对一下,是否能看出一点问题呢?
    
    新年前夕,罗所长召开了一次治保积极分子会议。王芸把前来参加会议的王蕙敏老太太请到自己办公室聊天,从国内到国外,从过去到现在,无所不谈。
    
    过了两天,王芸急匆匆地来到沈宅。王老太太吃了一惊:“闺女,出什么事啦?”
    
    王芸说:“大妈,我有事要您帮忙!”
    
    王芸眼里含着泪水:“昨天我父亲从河南来京,他的胃有病,需要住院治疗,但是我父亲的住院押金凑不够,想跟您借点钱把押金交上。”
    
    “好说,你要多少钱?”
    
    “50万吧。”
    
    “行。但我这里没有多少钱,需要向燕楠去借。”
    
    王芸表现出迷惑不解的样子,问:“燕楠没有职业,她怎么会有钱?”
    
    
    侦破组全力投入了对7号院10户人家的调查。很快,侦查员把注意力集中到该院的计旭家。派出所的户口底票上是这样填写的:计旭,男,1924年生,北京市人,华北国医学院肄业。现为周口店中华煤矿公司职工。
    
    计旭是否就是计兆祥? 侦查员们在国民党保密局的一张发黄的表格上,发现了计兆祥的照片。可以断定,计旭就是保密局潜伏台特务计兆祥!
    
    江平和邢刚感觉到,控制计兆祥仅靠外线是不够的,必须物色一名合适的内线才行。江平和邢刚决定亲自接触一下计燕楠。
    
    “燕楠,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想和你聊聊。”
    
    计燕楠迷惑不解:“找我聊聊?你们是……”
    
    “我们是公安局的!”邢刚微笑着。
    
    邢刚从她的不幸遭遇谈起,把计兆祥充当国民党特务,王光侠就是王学江,他是保密局北平站的老牌特务,以及保密局利用她为计兆祥转款等情况说了一遍。
    
    计燕楠有些哽咽地说:“我这是怎么啦!命运怎么如此捉弄我,连亲弟弟也骗我!我也觉得王学江给我寄钱有些蹊跷,我与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计兆祥总共向你借了多少钱,多少东西?”邢刚问道。
    
    “计兆祥向我借了约1000万元(旧币)人民币,8袋面粉,100尺布。”计燕楠回答道。
    
    “说是‘借’,实际上是‘要’,这是保密局耍的手段。”江平插话。
    
    “我真傻!”计燕楠长叹一口气。
    
    邢刚让计燕楠如何接近计兆祥,稳住他,不让他逃跑,以及遇到紧急情况如何联系等说了一遍。计燕楠望了望坐在一旁的王芸。王芸没有说话,冲她笑了笑。
    
    1950年春节,计燕楠因执行公安机关交给她的任务,很晚回到家里。她刚关上大门,就听到楼里有枪声!王蕙敏老太太跑下楼来,看见计燕楠在院子里朝楼里拼命跑来,便问了一句;“燕楠,怎么回事?”
    
    拿枪的匪徒听到说这个跑着的女人是计燕楠,便朝她连开两枪。顿时,计燕楠躺在了血泊中……计燕楠因抢救无效,于1950年1月14日凌晨1时去世!
    
    
    母子相会,管你警告不警告!
    
    
    北京前门大栅栏一带是北京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在前门廊坊头条3号房子前,赫然挂着一个“孙记烟庄”的大牌子,然而,光顾这儿的人却不多。
    
    一天,一个商人模样的人走进了烟庄,还带着一个伙计。从屋后走出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此人便是郭荩臣,爆炸案就是他策划的。他向那商人一抱拳,说道:“请到后堂一叙。”
    
    “在下王学江,香港兴隆贸易公司经理。和我一起来的这位弟兄叫庞树则,我们公司的都叫他‘老P’。”说罢,把毛人凤给他的手令递给了郭荩臣。
    
    晚上,郭荩臣在前门廊房头条3号后堂设宴款待王学江二人。郭荩臣说:“自从爆炸案后,我们不在房山、周口店一带活动了。这里比较繁华,离中共政府机关尤其公安机关比较近,我们就在他们眼皮底下活动。”
    
    王学江摇摇头说:“郭司令,我这次下来,是带着委座和毛人凤局长的指令来的,要求你们执行一项重大的、关系党国命运的‘DSS计划’!”
    
    
    
    王学江又说:“我们还有一个潜伏组织,叫‘华北敌后特密行动组’,你们和他们联合起来,共同执行‘DSS计划’,联合起来力量才大呀!明天我就找他们去!”
    
    翌日,王学江仍以商人打扮,同老P一起,来到了西单砖塔胡同三条15号的“维康药店”,找到了柳克强。他把“DSS计划”和“平西反共自卫军”这一组织合并之事对柳克强说了一遍。柳克强同意“DSS计划”,也同意和其他组织合并。
    
    春节前夕,计兆祥收到保密局一则电文:“计小姐已被除掉。”计兆祥大吃一惊。他断定二姐计燕楠已遭不测,心如刀绞,为自己年迈的老母担心起来。
    
    一天下午,计兆祥来到了和平门琉璃厂的大街上,路经一所学校时,被里边传来的歌声吸引住了。两个方队的学生先合唱了不久前定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计兆祥听着这首歌曲,仿佛自己又回到了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那段岁月中。
    
    计兆祥正要转身离开学校门口,忽然见到一个女学生。计兆祥仔细一看,觉得这个孩子怎么这么面熟呀!是自己的侄女计雪玲吧?
    
    相认后,他们坐无轨电车到了沈宅。计雪玲推开沈宅的大门,一边跑一边喊:“奶奶,奶奶,您来看谁来了?”
    
    计兆祥仔细打量着年迈的妈妈,眼泪如泉涌似地流了下来:“妈,我是小旭!”说完,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计兆祥的姐姐计燕梅先是一惊,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到客厅。
    
    “小旭,回来了!”她的目光在计兆祥的脸上看了好长时间。你怎么找到咱们家的?”
    
    “是在我们学校门口碰上我了,我把二叔拉回家的!”计雪玲抢着答道。
    
    “噢。”计燕梅若有所思。
    
    翌日清晨,保密局电台发来电文,对计兆祥擅自回家探母提出警告!
    
    计兆祥又一次惊呆了!他妈的,“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管你警告不警告!
    
    
    神秘女子“0409”夜会反动头目
    
    
    1950年大年初一晚上,大街上行人稀少。一个神秘女人悄悄地来到王学江所住的304房间。在这之前,王学江吩咐老P在门外楼道里放风。
    
    那个神秘的女人走进王学江的房间,王学江忙走过去,拉了一下对方的手,说:“‘0409’,你辛苦了”。
    
    “0409”不紧不慢地说:“不是辛苦,是命苦!”
    
    王学江:“这些年,我给计燕楠寄的钱,计兆祥得到了没有?”
    
    “0409”:“计兆祥得到了一些,不是全部!”
    
    王学江:“能得到一部分就不错了!”
    
    “0409”:“你真狼心狗肺,丧尽天良,竟然派人把原来的妻子给杀了!”
    
    王学江:“不能儿女情长,况且,这是毛人凤的指令,我岂敢违抗?!”
    
    “0409”:“禽兽不如!这次亲自来大陆,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王学江:“整合武装人员,执行‘DSS计划’。”
    
    “0409”:“你的‘DSS计划’,美国中央情报局并不支持,但也不反对,具体事情让他们帮助,他们也帮助。比如,使用他们的电台向保密局报告情况,或给我们提供一些中共的情报等。”
    
    王学江:“你和他们的情报通道还畅通吗?”
    
    
    “0409”:“还可以。天主教南堂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我和他们有联系。还有美国驻北平的领事馆,我和他们联系更方便一些。”
    
    王学江:“你和计兆祥交换情报如何?”
    
    “0409”:“没问题。我把情报放在王连仁家的门口就行了。”
    
    王学江:“毛人凤局长让我把情报交给你,由你交给计兆祥,再由计兆祥发报给保密局。你看如何?”
    
    “0409”:“我们如何联系?”
    
    王学江:“你说个地点吧,我让老P把情报给你送去。”
    
    “0409”:“送到天主教堂南堂西北角的一棵百年松树底下,再放一块石头压上即可。”
    
    关键时刻出了叛徒
    
    这几天,邢刚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廊坊头条三号郭荩臣一伙匪特,他们怎么会逃跑了呢?是谁走漏了消息?他们从周口店郊区来的,如果没有很大的必要性,他们是不会撤离或者逃跑的。是不是刑警韩启通经不住拷打,在同事魏明伯昏迷的时刻,把我们要打掉廊坊头条三号李记烟庄的计划告诉了柳克跃,柳克跃又告诉了柳克强,柳克强逃跑之后,派人或打电话告诉了郭荩臣,使郭荩臣一伙匪特逃跑?
    
    韩启通在邢刚的眼中,已经不是令人崇敬的形象了,而是一个渺小、令人厌恶的人!
    
    邢刚把找韩启通谈话的情况,以及对韩启通的疑点向江平作了汇报。
    
    “也许老P知道一些情况。”邢刚说。
    
    “你去接触一下老P,弄清两个问题,一是韩启通的问题,二是郭荩臣等匪徒的去向。还有一件事我告诉你,你一定要保密,毛泽东主席计划于2月 26日到达我国境内的边界城市满洲里,27日到达哈尔滨。28日到沈阳。今天是23日,明天上午我去公安部开会,主要是布置摧毁和粉碎保密局的‘DSS计划’的行动。上海市公安局已经把妄图暗杀陈毅元帅的保密局特务监控起来了。广州市公安局也已经把妄图暗杀叶剑英元帅的保密局特务监控起来。争取在毛泽东主席回北京之前,北京、上海、天津、广州几个城市同时行动,把妄图暗杀毛泽东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保密局特务一网打尽,彻底摧毁国民党保密局的‘DSS计划’!”
    
    当天晚上,邢刚仍以上次的方式和老P见了面。老P见了邢刚非常着急地说:“邢科长,郭荩臣已转移,转移到城北和察哈尔省延庆县的结合部活动,目前他们分散隐匿,没有固定地点,等有了固定地点,我再告诉你们!”
    
    邢刚问:“郭荩臣为什么转移,莫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老P回答道:“郭荩臣知道柳克强已逃走,并且知道了共产党的公安机关已经注意了他们的李记烟庄,郭荩臣要求转移,王学江开始不同意他们转移,最后还是同意了,命令他们向北城转移。”
    
    邢刚说:“是不是柳克强给郭荩臣通报了消息?”
    
    老P摇摇头说:“我想有这个可能。”
    
    邢刚问:“王学江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老P答道:“王学江异常烦躁,动不动就骂人。他骂柳克强这个混蛋把他的整个部署都搞乱了。他经常和一个神秘女人进行联系。”
    
    擒贼先擒王
    
    2月25日,经中央批准,从这一天开始,彻底摧毁国民党保密局的“DSS计划”的战鼓已经敲响了。
    
    老P送来了情报,称:“王学江于明天早晨六时转移到察哈尔省延庆县八达岭一带,和郭荩臣会合!”
    
    杨奇清副部长吃了一惊。他清楚地知道,八达岭是东北的火车进入北京的咽喉要道,将来毛泽东的专列要经过这里,如果敌人在这里搞破坏,那太危险了……
    
    
    为了防备王学江逃跑或有其他变故,不能等到十点钟再行动了。
    
    “立即逮捕王学江!”杨奇清副部长向北京市局发出了命令。
    
    九时许,老P快步走进王学江的304房间,带有非常着急的口气对王学江说:“特派员,有一个女人告诉我,让你速去东方大酒店南门外,在一棵大槐树下见面,有要事相告!”
    
    听老P说有一个女人找他,他估计是“0409”,对老P说:“你不用跟着我。”
    
    王学江走出东方大酒店的南门不远,看到在大槐树下有一个女人伫立在那里。当王学江离那个女人还有十多米的时候,他气喘吁吁地问:“‘0409’,有什么紧急事情需要告诉我?”
    
    那女人不紧不慢地转过头来,说:“王特派员,别来无恙,住着高级饭店,吃着珍馐佳肴,日子过得够滋润的呀!”
    
    “你,你是?”
    
    “计燕楠!”
    
    “你……你没有死?!”
    
    王学江“嗖”的一声从身上拔出手枪,对着计燕楠说:“我先打死你!”
    
    “王学江放下武器!王学江不要动!”埋伏在大槐树周围的邢刚、王芸及公安总队的战士举着手枪,向大槐树方向合拢过来。
    
    王学江迅速地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糖块状的东西捂在嘴里,咽下去。然后,沮丧地坐了起来,举起了双手。王学江像一具泥塑似地倒了下去,嘴里和鼻子都流出了鲜血。
    
    当王芸领着计燕楠来到沈宅,老太太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王芸忙说:“这是燕楠,她没有死,这是真的!”
    
    计燕楠见计燕梅没有在场,问王老太太:“妈,我大姐呢?”
    
    “你大姐自春节起就没有在家住,过年那几天他们一家三口在周口店。过了初五,伯乾把孩子送回家来了,说燕梅去天津看朋友去了。”
    
    
    敌台落网
    
    
    26日早六时半,天刚蒙蒙亮,邢刚、李庆明、王芸等侦查员隐蔽在东城区南池子磁器库南岔七号附近的一个街道积极分子家里,他们在这里等候公安部行动指挥部的命令,于七时整,逮捕万能潜伏台台长计兆祥!
    
    七时整,公安部行动指挥部下达了逮捕计兆祥等人的命令!邢刚、王芸等侦查员迅速地冲进磁器库南岔七号院内,他们踢开了计兆祥的房门,几支手枪对着计兆祥!
    
    计兆祥此时还躺在床上,见公安人员进来,他显得非常平静,慢腾腾地坐了起来,穿上衣服,把双手伸到胸前,乖乖地让邢刚给戴上手铐,并神情沮丧地说:“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邢刚、王芸等人对计兆祥的屋子进行了搜查。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纸条,邢刚拿起来一看,纸条上写着:
    
    立即撤离,共产党逮捕你就在近日。
    
    0409。2月25日。
    
    电台藏在什么地方?邢刚和王芸在屋子里仔细地搜查,连犄角旮旯都找遍了,竟然没有找到!邢刚在屋子周围的墙壁上敲了敲,发现有一面墙壁有空洞感,他和侦查一队的两名侦查员一起,把挡住这面墙壁的衣柜移开,发现这一面墙是夹皮墙,里边有一个小门,小门里放着一个两头窄、中间凸的鼓形面桶,原来电台竟藏在这里边!
    
    计兆祥被押上汽车,只见王连仁已坐在里边,两人对视片刻,各自沮丧地低下了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最爱的红烧肉不许放酱油:那是怎么变红的呢?
  • 官方文件铁证如山:毛泽东时代千方百计减少人口
  • 毛泽东:旧中国算得上财团的,只有荣氏一家 (图)
  • 毛泽东也曾为纣王
  • 难解的历史迷团:毛泽东穿睡衣进军营究竟讲了些什么?
  • 清华副书记刘冰写信给毛泽东报告谢静宜作风问题的后果
  • 苏中“七战七捷”:毛泽东意料之外的战略初战 (图)
  • 班禅喇嘛给毛泽东、周恩来的七万言书
  • 专机为毛泽东空运活鱼
  • 毛泽东:关于播发《彭佩云等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大字报的批语
  • 这一结论令网坛哗然——毛泽东最新考证曝光(图)
  • 皖南事变,毛泽东的陷阱:除掉心腹之患项英
  • 毛泽东铁青着脸,周恩来开始救场——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内幕
  • 美外交官赫尔利究竟做了什么?毛泽东发誓赶走他 (图)
  • 毛泽东与邵华:《上邪》一篇,要多读。余不尽 (图)
  • 毛泽东为什么也曾高呼达赖万岁 (图)
  • 毛泽东24岁致黎锦熙书: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
  • 毛泽东在制造的张东荪案件中,彭真不在知情者的范围中
  • 美国传来老照片:毛泽东去重庆谈判前召开会议 (图)
  • 规模罕见:近3万人清明节赴韶山祭奠毛泽东 (图)
  • 活跃在几内亚政坛的毛泽东届校友 对华友好(图)
  • 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张清扬中国姑娘骑着毛泽东头像照相引发网络热议
  • 第十届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在西柏坡召开
  • 官办忽悠:乌有之乡和祖国网、“毛泽东旗帜”网一样
  • 毛泽东侄女提“不折腾”提案:建共产主义示范区(图)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毛泽东纪念堂外的遭遇(图)
  • 大陆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活动遭警察干预(图)
  • 十万人齐聚给毛泽东过115岁生日 (图)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毛泽东诞辰 韶山10万人聚庆齐唱红色经典 (图)
  • 网友纪念毛泽东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
  • 毛泽东最早手稿《满江红和郭沫若》被发现 (图)
  • 韶山毛泽东广场改扩建即将竣工(图)
  • 毛泽东语录在中国又不胫而走
  • 刘晓波:大竖毛泽东雕塑就是维护毛泽东神话(图)
  • 毛泽东的餐單菜譜/司徒華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洪秀全及其后行者毛泽东们对外来文化的态度
  • 从毛泽东荒淫糜乱的私生活看今日官员玩弄幼女
  • 胡锦涛暗中贬损毛泽东/邵阳陆
  • 看看对毛泽东词<<沁园春﹑雪>>的新解释
  • “11.5%的家庭供奉毛泽东塑像”可信否/杨宗岳
  • 醒醒吧中国男人:一个女人眼中的毛泽东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没有毛泽东中国会有大米吗
  • 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汪华斌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艾风:毛泽东,中国的灾星
  • 毛泽东的俭朴生活/吴连登
  • 19岁时的毛泽东的一篇作文闪耀着睿智的光芒 
  • 从贺子珍九年怀十胎看毛泽东旺盛的性欲
  • 仇和:老将军们绝大部分对毛泽东都是感恩的
  • 吴康民﹕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鲁迅必然成为囚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