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朱德与康生/海三洲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4日 转载)
    
    朱德与康生,武将与文臣,若论功罪与忠奸,本有天渊之别。但作为两个著名的文武大臣,在书法上姑且对比一番,也是蛮有意思的。
    
    朱德作为十大元帅之首,人们说起他与毛泽东,很多时候,都以“朱毛”并称,但在毛泽东伟大的光环下,朱德没有多少文化的光彩。实际上,朱德绝非粗人。他早年进云南讲武堂,后来留学德国、苏联学军事。朱德的文章诗词不少,只是与他的“武功”相比,人们不怎么爱提罢了。
    
    但他的书法,却真是值得一提的。
    
    朱德与康生/海三洲
    朱德与康生/海三洲
    
    
    
    这幅题词,粗豪,厚重,在貌似草率中可看出朱德的书法在随意中仍有书法的提按使转,在肥厚得近似笨拙中仍保留着法度的严谨与行笔的从容。
    
    朱德的书法并非一流书作,但却有着鲜明的自我面目。这自我面目就是质朴、厚重、豪迈。她不事雕饰,却自然有度;浓笔重墨。而不失规矩,略带随意而显雍容大度。
    
    
    作为戎马一生的总司令,书法只是偶尔遣兴的业余爱好,但在个性上,却又真的“字如其人”,毛泽东说朱德“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虽然书品不等同人品,但我们不是多少可以从中看出其朴厚大度之气度么?人们喜欢他很有个性的书法,固然有书因人名人贵,而很多地方至今仍保留他题写的牌匾和题书,也因为他的字确实很有书法效果。
    
    在中共领导人里能称得上书法家的不多,而被称为“中国贝利亚”的康生,应算的其中的一个。虽然我们厌恶其为人,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书画造诣很高,艺术品味不俗。他在隶属尤其是章草下过真功夫,是个行家里手。
    
    
    在这幅抄录毛泽东诗联里,虽然只是简单十几个字,也没见什么大气魄大风格的东西,但用笔规范精到,在极其简练中又蕴含了变化。
    
    这些都得益于他对隶属尤其是章草的熟习,你看这幅对联,用左手也能玩出很有趣味的效果:
    
    
    康生的字很熟练很精到,但或许是过于算计之故,或许毕竟对艺术只贪不忠,心多旁鹜,他的书作便缺乏一种大度和自然,而我们了解了他的为人后,更从出隐隐看出一种阴毒气。
    
    康生精于鉴赏,书画尤为擅长,他常用“鲁赤水”名作画,意与“齐白石”并驾齐驱,要显示其“红”的一面。而
    
    康生在收藏书画方面的爱好,几近于一种疯狂式的掠夺。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康生常以借条的方式占有一些文物。1956年,故宫博物馆太和殿展出一方唐代陶龟砚,被康生看中,说是“借”去看看,实际上是借而不还,还被康生编入“康砚第五十三号”。故宫博物馆不好入账,只好为康生办了调拨手续,归康生所有了。
    
    “文革”中康生将京城一批有名文物收藏家的名单开出,交给心腹,煽动红卫兵前去“抄家”,将这些名家的收藏全部集中到文物管理处,然后趁火打劫,巧取豪夺。1969年10月18日上午,康生得知傅惜华的书已经“抄”出并已经集中到国子监藏书库,赶紧驱车前往。到了又脏又冷的书库,他一屁股坐在一个破木箱上动手挑书,就这样,71岁的老头子,嘴唇发紫了,鼻涕也流出来了,一个人竟挑了3个多小时。傅惜华的藏书经过红卫兵“抄家”行动,转而流入康生之手。自1968年至1972年,康生先后到北京市文管处32次,窃取图书12080册,窃取文物1102件。其中有大批宋元版和明版的珍本、孤本图书,有2000多年前的青铜器,有1000年前的古砚、碑帖、书画和印章,还有30万年前的玳瑁化石等,都是一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珍品,有的还是绝无仅有的国宝。康生侵占这些图书文物,有时还象征性地付点钱。有一次,他在文物库房里发现宋拓汉石经,这据传是蔡文姬之父蔡邕书写,国内仅存3件,是异常珍贵的文物,他从口袋里掏出10元钱,说:“这件东西我买了。”随后,他又看到了《腊梅三咏》,系黄庭坚真迹,极其名贵,又说:“这件东西给5元吧!”过了一会,他又看到宋画院仿赵干的《起蛟图》,爱不释手,但口袋里仅剩下一角钱,就厚着脸皮取走了。康生死后的1980年夏天,北京故宫后院的东宫举办了一次私人收藏品的内部展览会,展出了康生的收藏品,人们被康生的收藏吓呆了。
    
    我们相信“人无癖不真,人无癖不深”,进而以为酷爱艺术者便是真诚的人。但谁想到康生这个有着浓厚艺术鉴赏兴趣的人(这个文化盗贼并非为钱而真出于爱好),竟然是个阴险无比的特务头子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